怀念小双

    (一)

    都说越长大越孤单,成长的过程也是拉开人与人距离的过程。我和小双是小学同窗,上了中学后就联系渐少,近几年见面不过三次,想必未来是不会见面了。

    而朋友有好多种,我欣赏的不是酒肉朋友,因此见面少不代表感情淡。我有那么几位好友向来不联系,但是一见面就好像昨天刚分手那般。或许正是因为有这样的一种默契,所以无论相距多远、相隔多久,心与心从来亲密无间。心里一直揣着那么多的人、那么多的事,每次被逼到绝境,我总能靠着这些宝贵的记忆挺过难关。

    两年前西瓜庆生的那天,是我和小双分开十几年来的首次见面。他当时黑了很多,面容有些显老,但精神气还是很足。因为身体的关系,他已经请了长假在家修养,这才有了时间来看我、来看西瓜。后来的一年多里我离开上海回到南京工作,也登门去看望了他两次,还见到了可爱的毛毛。时光飞逝,岁月无情,未来再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二)

    在我和小双都小的时候,节假日我们经常串门走动,双方父母也很友好和善。母亲至今还常提起小双,提起过去艰难的生活,提起那些陪伴我成长的小伙伴。人是社会性的动物,物质上可以清苦,但心灵上不能落单,这是为什么我的生命中小双是如此的重要,他是不多的几个知道我的内心所想的好友。

     这几次的见面,我和小双都很少问起对方飞的有多高,更多的是勉励彼此要坚强,为了亲人要勇敢的活下去。这种沟通看似朋友间的嘘寒问暖,却胜似亲人间的关心爱护。这也让我近来不禁反思,人到底应该孤单的飘在异乡、为一个虚无缥缈的情怀打拼,还是应该踏实的留在家乡、守护人生最宝贵的情感?

     因为我的性格太过优柔寡断,过去的十年我始终活在别人的阴影之下,生活的沼泽让我离自己的人生目标渐行渐远。小双说了很多鼓励我的话,让我鼓足勇气为自己、为家人而活;但时间稍长,繁忙的工作、杂乱的生活又让我迷失了方向。此刻我非常想给小双打个电话,很想问问他接下来我该怎么做,但这却是永远拨不通的电话。

    (三)

    当我过的好的时候,我大概没有想到过我的朋友;当我过的不好的时候,却情不自禁想起他;而想到他越多,越感叹人生苦短。

    十多岁的时候我怀揣着治国齐家的梦想在校园里跌跌撞撞,二十多岁的时候我抱着天道酬勤的愿望进入社会历练,如今三十岁了,我却只想守着那些爱我以及我爱的人,平平淡淡、与世无争的走完我的余生。过去我以为余生还很漫长,所以会想着去外面闯一闯;现在我却觉得余生可长可短,不是人力所能决定的;但若果真很短,我选择去做我最想做的事。

    人生在世,有舍有得。经历的越多,越懂得舍得的艺术。我们绝大多数的时候工作不如意、生活不幸福,不是因为我们得到的太少,而是因为我们想得到的太多。我在南京静养了一年,当我参悟出这些道理的时候,也就学会了放手。这时候和小双的见面就像是重逢冬天午后的阳光,一见如故,清新温暖。

    我握着他日渐消瘦的双手,仿佛触碰内心深处已经萎靡的自己,只有淡淡的悲伤,没有泪光。他站在病魔的面前、瘦弱不堪,我抚着破碎的心、稍显颓丧。而他从床头拿出一张毕业那年我们的合照,几个少年对着镜头腼腆的笑着。他说过去多美好啊,我说毛毛一天天长大,未来也很美好!

    (四)

    终究我没能见到他的最后一面。我常躺在床上却一夜无眠。我的亲人正不经意的离开我,但我却无能为力。我也将离开我的亲人,但我却不知道能为他们做些什么。

    都说越长大越孤单,成长的过程就是不断的与命运抗争却难免迷失的过程。运气好的会碰到一两个理解你、支持你的伙伴,运气差的则只能自己一个人默默承受一切苦与痛。因为毛毛,因为西瓜,世界是美好的;而抛开这些,世界是如此的丑恶。心无所念、便不为所伤,却也失去了坚持下去的理由。

    我怀念小双,是他将我带回童年的美好中,并且告诉我眼下我该怎么活。如今还有几位好友也在默默的打拼,我却不敢去打扰。如果他过的好,我不想打断他的生活,如果他过的不好,我又何苦让他伤感。只有怀念,只在一个人的时候沉浸其中,用心去想、去体验,还能找回自己残存的灵魂。

    (五)

    每每被身边的人伤害,我多少有些懊恼和愤懑。我的生命力已不如十年前那么旺盛,但我还想着苟延残喘、试着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一个不死却僵死的人必然还有一线活着的留念,或是流连这世间的美好,或是被他人的怀念所挽留。我会怀念小双,我相信他也在怀念我。我用抒写心情的方式纪念他,他会用托梦的方式勉励我。

    离开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我们把离开等同于死亡。如果留下带来的是伤痛,那么离开就是一种解脱。如果留下注定了憎恨,那么离开就是理性的爱护。如果留下是对生命的一种奢望,那么离开就是对死亡的坦然。无论生或死,好伙伴总有重逢的时候,记忆里、梦里、文字里,总会有我和你在一起的影子。

    转眼又是冬天,等到美人山上落满雪花,站在山顶遥望向远处的长江,白皑皑一片片的人家,来往穿梭如方糖般的车辆,在这白砂糖般的世界里、构建一个甜甜的童话。而我则需找一个清静的地方,烧上几张长信,点上几支香烟,仿佛就坐在你的身旁,唠唠家常,说说心里话,然后挥挥手离开。

    (六)

    很多次提笔又放下,知道想起了你却又不知从何写起。终于我鼓起了勇气,将零零散散的人情乱暖拼凑成你的模样。

    纪念小双。

    (那些花儿 - 朴树)

posted @ 2015-11-13 23:37 陛下 阅读(...) 评论(...) 编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