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嫁闺中:PPTV的辛酸史

    在上海这个地方,就像大家所知道的,大龄剩女的现象很是突出,笔者担心PPTV会因为自己的孤傲以及过分执着、而错过了好男人。

    (一)

    04年Bill(PPTV创始人之一)还在华科读硕士的时候,与其他年轻人一样,很喜欢体育。他发现每当球赛来临的时候,同学们看个直播都要往电视前挤;限于带宽条件,平常常用的电脑在流媒体面前几乎成了摆设。正好那几年P2P技术很流行,于是乎,Bill与几位同学出于对球赛以及P2P技术的爱好,催生出了当时的一款视频客户端软件:PPLive。PP前缀来源于P2P一词,Live则代指其“在线直播”的功能。

    之后的两三年,PPLive在大学校园中很是流行,彼时土豆、优酷之流根本就不入流,因为它们没有借助P2P技术,很难有流畅的播放体验,也就谈不上像样的网络流媒体;因此06、07这两年,PPLive代表了网络流媒体的未来,可谓“壮志正酬”!Bill则已经辍学、如同硅谷那些有志青年一样,选择全身心的投入到创业。那时候Google已经是互联网界的传奇,在Bill的眼里,PPLive则将成长为中国的“小Google”,年轻、活力且大有所为!于是乎,在张江毕升路的PPLive办公小楼里,一进门看到的首先是一张大沙发,旁边的茶几上放上好些零食,而在每层楼的冰箱里饮料不断,厨房里饼干任意拿,每天下午更是有阿姨煮好了粥等着年轻的同事们去分享。

姚欣

    (二)

    转眼到了08年,此时行业第一的PPLive(下称PPL)与行业第二的PPS明争暗斗,PPL“急于”拉大老二与自己的差距,便开始松开裤腰带去花钱了。先是搬到了交通更便利、更阔气的微电子港,然后在51与腾讯刀兵相见之后,收罗了几个败走51的“高人”。正当PPL内部发力想要在技术上有所创新和超越的时候,一场席卷全球的金融风暴却降临在了世人面前!

    春江水暖鸭先知,资本界的忧郁情绪瞬间传递到了PPL这些正在起步的互联网小企业。本想加大投入、压倒对手、提升绝对优势的PPL,如今突然将策略转为“活下去”。微电子港里某个偌大的楼层,很快的空出了大片办公区域。空置的不仅仅是大片办公区域,还有大量企业员工的心。从一开始的意气风发,到如今的疑云密布,不过两三年光阴。

    这一年,甚至往前的07年,本是Bill打算冲刺纳斯达克上市的年份,却不想形势急转直下,受挫之情可想而知!也便是从这一年开始,本一心以为必须上市、且即将上市的Bill,开始考虑第二种可能:出售。

    (三)

    除了金融风暴,08年前后还出现了“视频牌照”和“CNTV”两个关键词。大概是因为政&府关系不错,据说CNTV和PPL还做过接洽。又大概是因为前者以及其所代表的势力一如既往的傲慢与无知,导致这个民间传说极为短暂且后续也没有再流传。但Bill的努力大家有目共睹,作为一名年轻的创业斗士,在百年一遇的金融风暴洗礼中,他能够顶住各方压力试图保住PPL的独立性、先进性,坦白说这份勇气已经是难能可贵。

    09年,PPL迎来了第一次蜕变。Bill之所以能够顶住各方压力,是因为他找到了一位“靠山”,同是华科校友的大师兄陶闯博士(下称Vincent),又同是湖北老乡。Vincent的到来给PPL注入了一针强心剂,一扫前一年的惨淡经营,公司焕发了一年未见的活力。老江湖与年轻人最大的不同在于气魄。Bill有走向世界的理想,却不知道出路在哪里;而Vincent则在短短几个月时间里做了Bill几年也未曾想过的事情。

    首先是公司的人事架构调整,Vincent要求每个上级的直接下属不得少于“7”人,使得组织架构扁平化。其次是公司的产品架构调整,Bill视如己出、呵护多年的点播系统因与另一产品在功能上重合,直接被Vincent砍掉。然后是公司的品牌塑造,2010年伊始,PPLive正式更名为PPTV,非常鲜明的彰显自己的媒体属性,而不是某个产品功能。Vincent的小显身手必然让Bill大开眼界,而接下来Vincent所做的一系列大手笔,更是让全公司目瞪口呆!

姚欣、陶闯

    (四)

    很多成功过的大老板,如李彦宏、Vincent之辈,都想将“狼性文化”打造成自己的企业文化(有趣的是,带领优酷并购了土豆网的古永锵也有此想,这个我们以后再谈)。这与Bill儒雅平易的行事风格还是颇为不同的。于是从2010年起,PPTV工作氛围有了明显的转变。比如核心部门开始频繁的加班,比如每个月都会有一次全体员工参加的月会并评比当月的“PP之星”。每次月会上还会将往常只有年会上才说的话重复给大家:“公司将在未来的一年甚至半年内上市”!但彼时因为这话出自Vincent之口,还是很有鼓动性的。如今想来,这话重复五六年了吧。

    Vincent的能力远不止在对内公司执行力的改进上,对外他有着自己老谋深算的一面。2010年的3Q大战至今让人印象深刻,但那之前其实还有PPTV与PPS的死磕。倘若是在往年,相信Bill会相对平静、缓和的对待这些来自对手的挑衅,但Vincent不同,愣是组织起核心技术团队打起“百日大战”,当年互联网竞争之混乱、之恶劣至今令牵连其中的无辜用户不寒而栗!然而耐人寻味的是,经过多次“百日大战”以及重要产品的翻新,PPTV的艾瑞排名却被PPS反超。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正当Vincent即由PPTV固有的P2P技术优势、着手打造世界的P2SP视频云平台时,2010年下半年,同行、同城市、纯BS模式(不含P2P技术)的土豆网已经提交了IPO申请!出人意料的是,2010年12月8日,最终却是古永锵带领着优酷网登陆纽交所、敲响了上市的钟声,成为大陆第一家上市的视频网站(不算借壳上市的酷六)。此刻的PPTV凌乱了。

    Vincent并没有乱,就着视频行业的泡沫,他开始绘制自己的又一大手笔。2011年2月,PPTV获得软银2.5亿美元融资,这在当时是何等的风光。然后便是花巨资进行版权内容购买和市场推广,同时还空降了多位高管,甚至将微软的企业管理方法照搬了过来。当土豆网再一次路演且不被人看好时,PPTV更是传出要“收购土豆网”。此刻的PPTV疯狂了。

    (五)

    疯狂而高潮的日子总是短暂的,犹如那2.5亿美元带给PPTV的快感。2011年下半年,中概股在海外频频遇冷,紧接着同样以P2P起家、互联网界的翘楚迅雷因版权风险而上市失败,到了2012年8月,更是迎来了“优酷土豆合并”的爆炸性消息,PPTV在“金钱燃烧的岁月”里只度过了华丽的一年半时间,又回到了08年那个尴尬的不知道是该求发展还是该求生存的选择难题中。所不同的是,这一次答题的人不再是Bill,而是Vincent;或者说,不只是Bill,还有Vincent。

    Vincent深知规模化对于企业的重要性,同行当中,优土集团无疑是拥有绝对规模优势的竞争者,同时爱奇艺、搜狐视频等富二代也必然会跟进规模,PPTV被远远耍出第一阵营是迟早或者已经发生的事情。而一年前加入公司准备和Vincent一起分享上市硕果的若干高管们,在接下来的不长时间里,又陆续悄然离开了。

    时间来到2013年5月,也便是一个多月前,爱奇艺PPS宣布了合并,网络视频行业的联姻潮流可谓方兴未艾。曾不打不相识的老对手“PPS”嫁为他人妇时,PPTV心中泛起更多的该是一种“惺惺相惜”的感情。摆在PPTV面前的道路,已经相当狭窄,在外界、内部都不看好独立上市的情景下,唯有出售,才能存活。

03陶闯

    (六)

    四年前Bill肯定没有想到,今天公司的处境会是如此的尴尬。或许从个人财富的角度看,他算是成功的;但从他“小Google”的理想来看,这并不是他想要的结局。当他找到了一位上可通天的搭档来一起完成他的梦想时,却发现这片土地上竟有比登天还难的事。

    互联网不同于传统行业,成功与失败都只在有限的十年之间。已经八岁了的PPTV,俨然已是行业里的成年人。成年所要做的第一件事,便是认清自己的性别。倘若无法依靠自己的力量去改变一个行业甚至改变世界,那么只有将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找一个如意郎君终此一生,从中挣一些聘礼。

    在上海这个地方,就像大家所知道的,大龄剩女的现象很是突出,笔者担心PPTV会因为自己的孤傲以及过分执着、而错过了好男人。当然不见得搜狐视频就是那个合适的他,只是有能力一掷千金、继续豪赌的圈内男人并不是很多。在此笔者只能祝福PPTV以及Bill能有个更好的归宿,为这些年的努力奋斗画一个有力的感叹号!而个人的职业生涯,则刚画出那省略号的第一个点……

04姚欣

posted @ 2013-06-24 20:49  陛下  阅读(404)  评论(0编辑  收藏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