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里的鱼塘

    老大昨天打来电话,说村里的付老三要抢咱家的鱼塘,要我下个月回家跟几个兄弟一起去讨个说法。因为传言拆迁,十年前我们几兄弟就那点房产的事闹得不可开交,这是三年来他首次打电话给我,而之前唯一的那次通话,是因为母亲生病了,要我们兄弟回去交医疗费。

    农村人非常要面子。虽然我和大哥的关系很差,但毕竟是一个姓,如果外姓人欺负到咱家,多少有点义愤填膺、似乎此时脑子一热就要一致对外了。何况那个鱼塘,我还记得我小的时候在那钓鱼摸虾呢,虽然离家很远,但是回忆和感情是有的。

    我跟老婆提了这事,伊也觉得我要回去,不然村里人会骂我们王家软骨头、兄弟不和气。这个想法倒是和我一开始想的一模一样。家庭内部不管受到多大的委屈,那是内部矛盾,是自家的事,别人不能干涉什么;但是一旦别人家对我们王家做什么而我们不团结,会让村里人笑话。

    早上二狗子还通过QQ跟我说,就在刚才,二哥去把付老大的车砸了,二嫂也提着板砖跟着去的。有老大撑腰,老二确实胆子大了很多;我记得十年前分家的时候,老二缩在那屁都不敢放,老二媳妇更是对着老大暧昧的笑。也难怪,“王老大”从小在村里是出了名的混混,打架斗殴从来不怕,就是他自己的亲妈,如果不如他的意,他也敢动粗。老二分家的时候,跟混蛋对立怕被打,所以唯唯诺诺;而跟随混蛋打架的时候,有混蛋撑腰、既能邀功又能长脸,所以平常那么温顺的老二也横了起来。

    我对老婆摆了摆手:“这事,我们最好不要搀和。”

    妇人家满脸疑惑:“你怎么想的?你不怕被人耻笑,不怕你大哥报复,但你不怕你妈寒心吗?”

    “我和他们都多少年不来往了,离开老家这么多年,早跟那边没什么关系了。如果老太太有什么事,我们肯定要回去照应一下,其他人的事,我们不要搀和,让他们去狗咬狗。那个鱼塘即便不被抢,也划在老大名下。当初分家他让我净身出户,说什么因为我念了大学,迁了户口,跟那个家早就没什么关系了,这时候却想到我简直可笑!我想老太太能理解的吧。”我怔怔的望着墙上的中国地图。

    刚刚同在上海打工的付新仁,付家的小六子,约我晚上吃饭,他和我是从小玩到大的伙伴。电话里他倒是没提鱼塘的事,只是问我老婆找到了工作没有,还说他想帮忙之类的话。这家伙学习不怎么样,但很有经商头脑,很会说话和做人,前些年炒房子挣了不少钱。年初我和老婆结婚的时候,就找过他问房子的事,他很“慷慨”的给我们打了九折,可惜我们还是买不起。好在由他出面,我和老婆倒是找到了一个很不错的新房租住了下来,也算是改善了居住环境。

    想起来这些年漂泊伶仃,居无定所,早已没有了心力去听三六九等的人说那些鸡毛蒜皮的事。想起老大卑鄙恶劣的嘴脸,想起这些年寒窗苦读还不如小六子投机倒把活的潇洒,心中各种滋味异常沉重。我明知道我和老大应该老死不相往来,但打断骨头连着筋,因为老太太的关系,不得不低头。我明知道当年我读书成绩比小六子好,和他交往是因为优越感;而现在我只是一个中低收入的技术人员,和他交往成了势利攀富,更何况村里王家付家闹的不愉快,我应该避嫌,可惜我做不到。连老婆甚至都夸这个伪君子是好人。

    “将来,即便老大死了,我们的娃娃也不能回老家钓鱼了。”老婆揶揄我,“因为我们现在没有为保护它出力,将来肯定是没有脸去的。”

    “但估计老二他们的娃娃也钓不上,老大再怎么富可敌国,遗产也轮不到他的侄儿。改明儿,等买了大房子,让开发商送一个大大的院子,我们挖一个大鱼塘,别说钓鱼了,就是划船都行啊,哈哈哈!”

    是啊,家里的鱼塘,只不过是老大的鱼塘;既然我对老大没什么感情,我又何必那么热心肠。好好工作挣钱养家吧。

posted @ 2012-09-17 15:24  陛下  阅读(622)  评论(0编辑  收藏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