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寒

影子

不要问风醉了谁,问问这夜为什么那么的静、那么的黑?幽暗的路灯照出一个人的影子,微微的倾斜,像是那心事,走了样子、不知不觉。

不要问我在想谁,问问这心情为什么那么的起伏、那么的不宁?亮着微光的居民区,隐约听得到电视,像是那记忆,既是生活、又是戏剧。

如果心不动,纵然人间沧桑巨变,你还会是你,不会流泪、不会纠结。但我不是僧侣,为什么要参悟佛的境界?我只是我,一团花的火,纵然灰飞烟灭,这人间我来过。

可惜梦想再美,经不住岁月的雕琢,我该学会妥协。风大了不要再说享受,收紧那领口,让心不再寒冷;夜深了不要再说不困,闭上疲惫的眼睛,放开脆弱的灵魂。

我需要一个理由,可以让我一个人孤独守候。或是那潭中央轻轻泛起的涟漪,或是那荒野中仅存的一抹绿色。这仿佛那源自于天堂的希望,又像是那人活着的操守。

人可以没有地位,可以没有金钱,却不能丢了信仰。我信仰的是战争与和平,我信仰的是天使与恶魔,我信仰那正义或邪恶。

放手,让它走。心若不动,你还是你,我还是我。

posted @ 2012-08-28 18:41  陛下  阅读(146)  评论(0编辑  收藏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