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到现在都不知道是怎么暴露的

我以前是名狙击手,有次接到任务暗杀一个校长,那天太阳很大,我隐藏的很好,突然有一个人叫道,有狙击手卧倒,然后全部卧倒了,我到现在都不知道我是怎么暴露的。

 

我是一名校长,十几年前我派一名狙击手杀掉一个小女孩,结果有个沙雕喊了句有狙击手,卧倒,我到现在都想不起来,这货是怎么发现狙击手的

 

小时候爱看枪战片,记得那次升旗仪式上,有一个小女孩晕倒了,我大喊道:有狙击手!卧倒!只见全校都趴在地上...十几年了,校长还记得我,学校还流传我的传说。

 

我是一个路过的孟婆,前些年在一个学校散步突然听到一个学生喊了一声有狙击手!卧倒!吓得我一下就卧倒了,现在想想我本来就是死人卧倒有屁用。

  

就算今后孤单的走,用锋利的角尖刺破虾兵蟹将的喉,遭人挤兑的内心多沉重,在你体会过亲人离别是什么痛,当你生活和理想都不匹配被击溃但表面还要无所谓去承担所谓的一个梦。
 
困惑能告诉你这一切都是过程,所以不愿妥协我也不愿默认,有可能太多人的能力过人,但同样遇到问题始终不愿担负起责任。
 

越是热闹越是感到孤单的夜,身处在人群之中像是走在无人的街,偶尔燃起一点热情瞬间就被浇灭,能完全掌控 显然它对我特别了解,它总是来的静静悄悄却一下让我变得被动,情绪开始变得糟糕真心的笑都显得贵重

posted @ 2019-10-22 21:39  写手在作画  阅读(378)  评论(0编辑  收藏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