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学习与讨论风格:信任、质疑与交流

大师也罢、论文也罢,wiki、甚至更不靠谱的大讨论,对于读者,翻阅它们的目的更多的是相互印证,得到其中共同的精华,而不是用来当作证据。作者或宣讲者发表东西,有时是表达自己的见解,有时也是为了相互探讨,而很少有来向我们宣判的;可我们作为跟随者,往往却纠缠于一时。有时我都怀疑,我自己和其它讨论者的话,从原创人嘴里吐出来,是不是也会这样言之凿凿。

咬文嚼字的目的更多的是在交流时有共同的基础,可以共同讨论、学习进步,而不是为了证明谁对谁错(很不幸的,我自己经常也掉进这个陷阱)。这话说的这么冠冕堂皇,我的风格要接近某自己号称的“教育家”了。为了和我过去的表现维持一致,再像祥林嫂那样唠叨一下老话:

其实权威们也年轻过、也菜过;而且往往之所以成为权威,并不是在于他们把当年的权威发表的东西研究透彻了,而往往是因为在某个随机性出现的想法上,做出了超常的努力。这些事情一方面说明,一个活生生的人,他的价值来自于哪里;另一方面,价值很高不代表在任何事情上一个人物都是值得完全信任的,哪怕是和他的价值息息相关的方面。

比如,从Strustroup自己的C++D&E上来看,他当年创造C++时并不能说是同时代甚至他周遭环境中水平最高的家伙,无论是学术水平、还是具体技能,在他能接触到的圈子里相比之下都不免有些二把刀,所以也做出了很多错误的判断(比如在分析C++语法的工作上、在编译器的实现上)。那么现在的Strustroup,虽然他对很多问题都有较深的探索和理解,但他所说的一切就都是指路明灯吗?我想这就见仁见智了。

再比如,DP95一书是脱胎于论文,还有比如xwang同志提到的这篇论文的作者,更多的是对已有的东西进行总结、划分,这些工作很出色,但也不是说(暂时特指计算机科学中和数学关系不太密切的领域)他们的一切观点就可以当作《平面几何》来读的:10年不到Gamma就开始倾向于工具箱而不是框架了。

(在这里有一个问题,如果权威也不是那么可靠,我们怎样通过他人或社会提供的信息,来支持我们自己继续走下去?权威是一种捷径(再次感谢Allen Lee向我推荐《影响力》一书),我们倾向于相信权威的目的,是节约我们的思考。如果一个人不使用任何捷径,那么在当今的社会,他要么想破头、累死,要么根本无法生存。所以我的意思不是抛弃捷径,也许我们需要找到判断捷径是否可靠的捷径。对于这个问题,有机会再探讨。)

而一个人物一旦成为了权威,我们开始相信他,就往往人为的制造神话:凡是跟他能沾边的话题,就倾向于引用他的意见;把权威和社区划清界限,同时把权威分成不同种类、不同级别,就好比他们是《Warcraft 3》中的英雄一样(而且确实,这些英雄经常被我们点来点去)。我想,那些致力于学问而不是其他的权威自己,对这样的现象也一定是头疼的;相对不那么纯洁的权威,往往他本人也会或多或少陷入这个漩涡(见《北美野牛》)。

(关于权威,我的一个方法是,关心一下他成为权威的时间、地点(也就是具体让他成为权威的那一亩三分地)、人物(看看还存不存在同伙及竞争者)、事件,起因经过结果;有时候这些资料不太好找,但我们还可以关注时间带给他的变化。即首先学习权威史,这样我们可以更清楚他的权威的程度和边界,而不仅仅通过他的价值(这是过去时)和价格(毕竟可以炒)来判断。)

总之我的观念一向是,大多数权威(无论咱们心目中各自最权威的是哪种),更多的是用来汲取有益的营养,然后或抛弃打倒、踹入阴沟,或供上神坛、连灰都不带给他扫的。也许这一脚属于你我的机会渺茫,但是没关系,我们不是还年轻么?试一试总是可以的。以学习的目的、带有质疑的态度,通过对照验证,同时多做自己独立的思考,总是没有错。

而和咱们讨论的朋友,无论扮演正方反方,反而是学习道路上的有效助力;哪怕对于比如我这样经常性唱反调的人,那些和权威持同样观点的声音同样是有益的:如果我们根本误解了某个权威的意思,又何来反对或者超越呢?所以,我们要把一切愿意对我们说话的声音,当作善意的提醒;同时,提醒别人时,也不能先把对方摆到一个对立面或者比自己“无知”的境地。

接下来还是老调重弹:每个人的时间都是一样多的,也都是有限的;这对我们如此,对任何有所成就的人也如此。任何能创造些什么的家伙,他花在人类已有经验上的时间一定相对较少;哪怕他理解较别人更快,也一定是他更多关注内涵,而不是旁枝末节。一个例子是爱因斯坦同志,很多文章号称他甚至不知道“迈克尔逊-莫罗实验”的结果。

对于讨论我有一个愿望,交流社区最好能更集中于每个人提出自己的想法,修正和促进别人的想法,而不是比谁能找出最权威的声音并且理解的最准确。我相信,我们其中不小的一部分人,在20年后,对很多问题的理解要超越现在很多的大师和权威;毕竟,牛人也有停止的一天。可问题在于,在这个进步的道路上,我们是一直在听别人说(先是那些老头子、然后到同龄人、最后小屁孩的话我们都得奉为圣经),还是自己在思考?

这,是一个问题。也许我们不会有机会成为一个权威,但是希望促成一个权威诞生的那些新玩意中,能有你我的一份贡献;如此,咱也算没白挨踢了。

posted on 2008-12-20 05:56  怪怪  阅读(10394)  评论(24编辑  收藏  举报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