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到中年,没有不惑,心里长了草:想念园子里的兄弟们了……

假如,你所在的城市有一个可供程序员线下交流的点,你会不会有空就去坐一坐?和前辈、后进,其他同行聊一聊?

假如,你所在的城市还没有这么一个点,你愿不愿意牵头或者参与筹办这么一个点?

这个学习交流中心,应该是自组织自管理的。平时大多数时候,就相当于一个自习室,给想转行做码农的新人一个场所,一帮同学,一个良好的学习氛围。他们可以在网上选择喜欢的教程,遇到自己解决不了的问题,同学间可以互相探讨交流,或者直接联系我这个老码农给他远程解决……

假如,有机会的话,你是否会试着认识一下这些学员、了解一下他们、帮助一下他们?比如,和他们聊一聊这一行的现状,吹一吹以后的前景,甚至在他们实习/找工作的时候,把他们推荐给你的朋友、同事或者公司老大?

我想在全国试点几个城市,但我需要你的帮助。你不需要出钱(甚至还可以挣点,但不会太多),一分钱都不用,只需要出力就行:租一间房子,摆上桌子板凳,通水通电通wifi……

你还可以发挥你的聪明才智,想一想这个学习交流中心还可以干点啥?比如,程序员的创业孵化基地?

 

-------- 有想法的可以继续 --------

 

看了一下我的园龄:12年4个月

最多阅读的一篇博客:【野生程序员】:优先招聘,发布于2015-09-10 08:47。

岁月真特么是把杀猪刀啊!

有这么一种说法:“朋友就是那个你遇到困难,最想倾诉的人。 这样看来,博客园里的兄弟,还真是我的朋友啊!想死你们啦……

当飞哥在幽幽暗暗反反复复中追问,当飞哥在彷徨软弱想要一诉衷肠的时候。

 

-------- 若有若无的分割线 --------

 

从哪里说起呢?

我有一个idea?自己都笑了,O(∩_∩)O~

我曾经有过好多的idea,【野生程序员】:优先招聘,还挂在那里啪啪打脸呢!

给大家汇报一下2015-09-10之后我的经历吧:

  • 2016-05-16:被HP裁掉,高兴得像个孩子!稍作休整,立即开始蓄谋已久的家装门户网,精心挑选的域名:15zsw.com(不要点),配合风骚的名字:伊屋,还申请了注册商标的哟……
  • 2016-11-22:发表倡议:我们“一起帮”,雄心勃勃,决定做一个程序员远程即时互助平台!那伊屋装饰网呢?咳咳,……,你礼貌吗?
  • 2018-11-13:发表现身说法:37岁老码农找工作。不要问我“一起帮”咋样了,问就是不礼貌,(● ̄(エ) ̄●)
  • 2019-02-18:编程培训班,“一起帮·源栈课堂”开课。

OK,释放你的好奇心,来来来,来问我:培训班办得咋样了?

“还可以,马马虎虎”,谦虚的说。

除去2020疫情那一年,仅从收入看,比打工强。

但是,这该死的但是,我发现……

我发现失去一个很重要的东西
那一年我想要认识你的一种勇气
它让我亳不畏惧的告诉你我的感情
如今害怕的思念著每一个过去

PS:顺手安利一首80后老歌,赵传的《勇敢一点》,蛮不错的,^_^

 

-------- 无可救药的文青分割线 --------

 

说正事。

我还是放不下“一起帮”的想法。

做培训,虽然被人看不起,但我时不时的被感动;虽然赚了点钱,但我时不时的心虚。

被感动,因为我看到了我们源栈这些同学,他们没有基础没有学历,好吧,甚至都没有学编程的悟性,他们被主流社会所鄙视被亲人所抛弃,但他们很努力很努力的学习,改变他们的命运。

心虚,很简单,我直说了吧:我觉得学费收得太高了。——这句话憋在心里好久好久了,一直不敢说,说出来感觉人都松了一大口气!欧耶,我终究还是个爷们。就为了这句话,哪怕是这篇博客太监了,我也要把他发出去!

我是按略低于市场价收费的,25周15986元,收入的多少其实就看能招多少个学生,一个学生也是教,一群学生也是教,我的边际成本增加其实很小,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尤其是现在学生可以自己听录播……

其实我挺迷茫的。

真的。

因为在知乎小有名气,所以很多年轻人迷茫的时候会来问我;我也迷茫的时候怎么办?只能躲在博客园问园友啦,人设不能崩啊……

江湖越老,胆子越小。

这事要搁15年前,我特么一个下午就能定下来;搁10年前,我三天就能定下来;搁5年前,我一星期就能定下来……算了,好汉不提当年勇。我总结了一下,核心就两个问题:

  1. 前车之鉴:我做了那么多事,那么多事都没成,事后证明都是我一厢情愿的想当然,所以凭啥这一次就不是又一次的想当然呢?存在即合理啊!
  2. 肩上的担子:上有老下有小,两个孩子的爹,周六老婆就要动手术……现在培训班做得还马马虎虎,刚刚上路,我就又要嚯嚯了,是吧?所有我的想法,我都没敢和家里人提。
每当这时候,总是能想起《明朝那些事》里的这句话:
知道可能面对的困难和痛苦,在死亡(我还好,就失败)的恐惧中不断挣扎,而仍然能战胜自己,选择这条道路,才是真正的勇气。

而勇气,是我现在最缺乏的东西。

 

-------- 一个老码农的乞讨之路 --------

 

我一直想做一个街头艺人。

我想了又想,这个奇怪的念头大概是我小学二三年级第一次看到街头卖艺开始的。那种近距离围观的兴奋,“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的豁达,配合武侠小说里卖艺父女的奇遇,让还是孩童的我记忆犹新。

大概是我的脑回路有些清奇,我总觉得:别人打赏给我的,才是最干净的,才是最让我兴奋的。一个已经出栈的同学元旦节突然给我发了一个红包,不到一百块钱,我暗爽了好久好久。比多招一个学生,比多收一万块钱的学费都兴奋。

所以我还在知乎上问了一个傻问题:免费编程培训,靠打赏/承诺学费运营,有可能么?

一个做过律师,当过老板甚至还当过老赖,四十岁的中年男人问这么一个问题,确实有点傻白甜:我知道。干嘛要考验人性呢?

但心里长了草,像上瘾的毒药,它反复纠缠我……

我想帮助更多的人。

每一次我看到有学生

  • 因为学费
  • 因为路途遥远

而不得不推迟不得不放弃学习的时候,我的心里不好受。

我就又想起了已经扑街了的“一起帮”。创意其实蛮好的,但为什么没能实现?

  1. 求助的内容过于宽泛。初期没有几个好心人,我一个人搞不定。那么现在让同学们学我的技术用我的教程,(至少早期)我一个人就应付得过来了呀。
  2. 求助的报酬太低,远远不足以支撑一个人的生活。现在我换个名目,收学费,我看大家就都很适应,不嫌贵了嘛,^_^
  3. 线上交流不便,有疏离感。那就在各个城市设立线下学习交流中心嘛。

同时,这样的线下学习交流中心,还承载了我的野心:让培训被同行认可,被企业认可,被社会认可

“三个认可”,让同行(程序员)认可是第一步,我认为也是最容易实现的一步。“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不需要一纸文凭。关键是第一步的接触和交流,打破隔阂,打破长期以来形成的对培训班学员对野生程序员的偏见。这很难!但这是正确的方向,这是真正有意义的事情。培训机构和企业,应该是一种合作互惠双赢的局面,不应该是现在这样尔虞我诈,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因为互联网因为信息时代,可复用的教材其实根本不是问题,问题只在于“一对一”答疑、学习环境和氛围,以及社会对于培训的认可——当然前提是培训机构不作。我觉得这些问题是可以解决的!而且不需要太高的成本,因为我们不需要采用传统的模式。我构思的一起帮·源栈,是一个:

  • 分布式的:这不用说,全国各地开花。每一个点,都不需要多大,初期一个门面、一间写字楼甚至一套民房都行
  • 自组织的:一帮人凑在一起学编程而已,不需要怎么组织,或者大家都是成年人,完全可以自己组织自己管理,无非是开门关门、学习纪律、分摊房租水电而已
  • 开源的:不仅仅是指讲义教程,更重要的是整个项目运营的方方面面。我们应该全方位的信息共享,互相交流,群策群力,不断的总结经验教训,所以能够

快速迭代演化的、披着公司的壳,自助、互助、公益性、GM性的组织。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如果这事做成了——我不要求这事是我做成,我一个人也做不成,只要有人能做成,我就会很开心——那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场景啊?

无数人的命运因此而改变。那些被应试教育所抛弃,被劣质教育所荒废的年轻人,不是被滚滚而来的信息化时代洪流所淹没,而是站在潮头!

我们向这个世界证明:每一个人都可以有光!照亮自己也照亮他人,没有什么“时代变了,大人”,人性不会变,我们没有让先生失望:

我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只是向上走,不必听自暴自弃者流的话。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就令萤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不必等候炬火。此后如竟没有炬火:我便是唯一的光。

我们酝酿的是一场风暴,是一场GM!G谁的M,G传统的、守旧的、不思进取的、一步一步崩坏而不自知的大学教育的M,你不自己改变,我们就让你改变。专科3年本科4年啊,我经常在想:就是一个猴子,给我四年时间,我也把他教成一个程序猿了!但我们的大学,一堆的教授专家,层层筛选的莘莘学子,四年下来,什么鬼样子?

……

想想都让人激动。

但现实让我很尴尬。

实现这个目标,关键的关键,在于人,不是一个人两个人,而是一群人,一群有信念、有理想、在这个物欲的世界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

到哪里去找这么一群人?

我很惶恐。我甚至都不敢把我的想法说出来,我怕他人笑我太天真。如果只是笑我天真,其实都还算善良;我怕有人“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揣测”我,“你究竟想干嘛?割韭菜吗?”“老奶奶我都不扶就服你……”

“老老实实的挣钱,不香么?”有时候,我也自己这样问自己,“要不,再缓缓,再放一放?”

 

-------- 性空缘起明心见性 -------- 

 

是的,这事,差不多把飞哥逼疯了。唯物主义战士都开始修佛学了。

王德峰老人家说:四十岁还不信命,要么经历太少,要么悟性太低。我今年刚好四十岁,经历不少,悟性看来刚刚及格。

我愿意相信,做源栈做一起帮,这就是我的命:之前四十年的铺垫,百转千回,就是为了这一件事。

尤其是前几天,一个男孩子(应该算男人了吧?),他带了一个漂亮的女孩子,千里迢迢,来到我们重庆源栈学编程,不是他要学,而是这个女孩子要学。他和我聊了一些他的事,然后我惊讶地发现,他居然是个圣母!我觉得我已经算是童真仁义有爱心的啦,但和他比起来,我还是有那么一丢丢——好吧,我承认,其实有点远——的差距。当然,这些都是他自己说的,我没有去核实。他还说,他和这个漂亮妹子,只是纯洁的友谊关系呢。(其实我觉得只要你情我愿,不纯洁也没啥,^_^)

其实我是有所怀疑的,但我很快释然:为什么要去怀疑呢?我们怀疑一种品行,其本质无非是由己及人,“我都做不到,凭啥你能做到?”再进一步,我们这种怀疑,和南京彭宇案的法官所谓的“根据社会情理”,五十步笑百步吧?更何况,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价值观,你认为惊世骇俗的事情,别人认为天经地义。我自己的价值观,一定也会有很多很多人怀疑;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我不希望别人怀疑我,我又何必要怀疑别人呢?

最最重要的事情,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对我来说其实不重要;重要的是,通过他我要知道,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我愿相信,是命运女神把他送到我的面前,给我一面镜子,观己。告诉我两件事:

  • 论情怀讲理想主义,你小子还不够,劝我善良;
  • 无论时代怎么变迁,人性无法改变,有自私有险恶,但也有善良有温暖,给我勇气。

做这样的人,找到这样的人,举起炬火。

最后,怕我悟性太差悟不到,还让我在B站刷到王德峰先生,借他的口,告诉我:缘起性空,是名世界。其他啥的我还是不太明白,但缘起,我悟了:因缘和合,这事该做了!因缘际会,同学,园子里面的兄弟,我们有这么一段一起做事的缘分么?

神神叨叨的,没有办法,压力太大,相信心灵的力量,寄托于心灵的力量,是我目前唯一的依靠。如果你能搭一把手,那就太好不过了。

 

-------- 花絮安利,共勉 --------

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古之欲明明德于天下者,……,先修其身;欲修其身者,先正其心;欲正其心者, 先诚其意。

老歌一首,还是赵传的:《给所有知道我名字的人

如果有一天
我迷失风雨中
我知道你会
为我疗伤止痛
也许我们的世界
终究有一点不同
可是我知道
你将会陪我在风雨中
请你为我再将双手舞动
我会知道你在那个角落
看人生匆匆
愿我们同享光荣
愿我们的梦永不落空
请你为我再将双手舞动
就让我们把爱留在心中

 

posted @ 2021-07-22 21:37  自由飞  阅读(148)  评论(1编辑  收藏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