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学业的压力,我妥协了。我准备提前结束在eBay实习的机会,这不是我的本意,做出这个决定很艰难,因为这里面有许多无奈和来自其他方面的压力。我只能说,我当时的承诺没有兑现,就要拿出自由来交换。父母和老师是不会放过你的,你是他们的财产,他们要对你“负责”。

我好像急冲冲跳上一辆地铁,却发现坐过了站。现在只好下车,先回到那个出发点吧。

现在我什么资本都没有了,被打回原型了。什么都没得选择,就选择心态吧。

接下来的几个月,我不知道该怎么过,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过。
Posted on 2005-12-07 23:58 Frankel 阅读(...) 评论(...) 编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