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gard

导航

访客户(南孚)有感

    昨天,1154从北京出发,经过三个小时的飞行,排了一些空中的蓝天白云,在14:54到达了福州,福建分公司的同事陪同我们在福州城里兜了一下, 我仿佛有回到了熟悉的南国,沿长乐海岸线,一片片茂密的九莲和椰子树,口气种尽是海腥的味道,恰似心情里的沮丧使得心肝腐败的味道;一阵阵海风,风里携带着南方的湿润和绿色的芬芳,好似隐隐作痛的潮湿心情,凝神那些在风中摇摆的柳树,我也不自然的翩翩起舞,很紧张,怕那生机从眼角溜走,想紧紧的拽着它,馈赠予你们。离市区远远的是散布着的不规则的民居,大多数都没有修完,依稀看到暗红的转头和灰白的水泥缝条条纹,据说,只有你看到没有修完的房屋,一般他们的主人都在外打拼,等挣了更多的钱后再回来修筑。福州的女孩并不好看,肤色黑黑的,跟广东一样,也不高,但是,她们那半生半熟的普通话,再加上本地口音,跟你说话的时,使你舍不得抽身离开,很甜很圆润的候音。

        到福州有“美食一条街”的古泉支路吃了刚开业的日本菜,虽然味道很好,但心情并不乐观,因为平素,在内部论坛上不少见抵制日货的帖子,冥冥中,那味道就开始变了。

         饭后,驱车到火车站,搭乘了福州到上海的列车,我们要到南平去。火车上的味道是丰富的,汉味,脚臭味,泡面味熏得人难受,到也觉得是久违得味道。列车上是吵咱的,有阳无气的交谈,并无情愿的吆喝买卖。我想静静,看的窗外是山,福建是个多山的省,我不停的在这群山绿水中搜索四川及巴中的影子,倒不是有意的。这搜索是不自然的,因为它们太象我的家乡了。这搜索的引子是明显的,因为家乡里有我永远也忘不了的人,影响我的生生世世。看着看着,睡着了,又醒了,又睡着了,好不容易到南平。南平更象是重庆,除了上,就是下,也没几个骑单车的。这里的女孩是一道风景,虽然骨子里土里土气的,但一点也疏远时髦,她们穿得很性感,经常向路人放一点电,我更喜欢她们那些乱崩乱跳的野性,她们有得人穿得很淑女的样子。

         一起吃了饭,是选在很简陋的楼房里,木头做的楼,一闪一闪的。这里习惯吃跳跳鸡,水煮活鱼,还有竹笋,是我最喜欢吃的东西了,后来才发现这里的山上全是竹子。

    喝酒了,她们也只卖她们推荐的啤酒,啤酒女郎跟其他地方一样,也穿得超短,陪上还算自然的笑容。

       然后就到了我们的客户,南平南孚电池,南孚是南平,也是中国最大的电池生产厂商,它有日本人的股份,最高的年销售额有近六亿RMB,在南平最繁华的地段买下了20层高楼,公司为一些优秀员工修建高级住房,在国内算是比较优厚的待遇。

         南平有几南,南孚,南铝,南纸,南缆,都算得上是国内同行业的旗舰企业,为南平增加了近5万个就业机会。

         很快,我们跟南孚信息中心的朋友和南孚的第三方物流公司的朋友碰头,研究了基于EDI标准的数据交互方案,南孚软件的效率和其他的为决问题的预计解决方案,临近今天下班的时候,南府信息中心和生产中心的朋友带我们去参观了他们的车间,因为很少去过车间,所以感觉很新奇。南孚有同类行业中世界最大的电池生成车间。回想起前些时候参观的上海大众公司的汽车流水线,南孚电池生成流水线竟然跟它有惊人的相似(从非行业内人看来应该是这样的吧)。小小的电池有近30道生成工序,每一道工序都是全自动化的,生成员工只处理生成的一场状况。参观了电池从原材料到产成品的全过程,我仿佛清醒的看到了什人生命的全过程。参观的过程是快乐的,一面有南孚公司的朋友减少,一面在生成车间里,看到了很多穿着淡红色工作服装的女孩,妇女也不少。不论是女孩还是妇女都不少有恰似村姑的淳朴,有些还憨憨的,看着我们,一路看她们的劳作,眼神里有矜持,也有得意,虽然也有分心,可一点也不影响她们的熟练的手法。她们有一些有规则的座成一排,有的凌乱的散步在机器之间,还能依稀看到她们的头发,这里,并不管制她们的发型,甚至不用盘头,说是她们反对这样,她们对美的追求也是坚定的。

         末了,南孚的朋友送给我们每人好几板电池,有为PHILIPS,SUMSUN做的,也有他们为自己做的。我们开玩笑说,以后用电池一定卖南孚的,他们称,软件一定用我们的,算是回报,^_^

         末了,南孚高层陪我们一起吃饭,在南平最好的饭店里,这里的海鲜很便宜,似乎除了海鲜,就没什么别的菜了。吃的过程是快乐的,也是麻烦的,比如吃菜,喝酒有很多讲究。菜里只有有整支鱼,谁先动鱼头和鱼尾,得先喝光他(她)自己的酒,不喝酒的也先喝酒才能吃。这里的人喝酒都用是啤酒杯一般大小的酒杯。有干红,加桔汁的干白,有啤酒。这里的规矩是三杯啤酒敬一杯干白喝干红,干白跟干红等量。我选了干白。交叉敬酒,喝了一二十杯,头也晕了,思路十清晰的。十几个人聊得话题很广,有继续说工作的,比如讲我们公司如何做到世界级软件规模,南孚,频敬酒的。。。,我每一个都参与一下,感觉舒服但不算最自然,因为,你不可以说:他妈的之类的粗话,^_^

         饭后,南孚的朋友说十不够尽兴,其实是尽兴了,喝了那么多,个个都歪歪斜斜的,又要去玩玩,算是尽主人之宜,说是玩的主题很多,要什么有什么,相互征求意见,我想回来了,打算敲点东西,大家草草告别。吃饭的过程的不乏看到人的很多性格,比如:城府,虚伪,憨厚,矜持,张扬。。。,我想起了一句话:男人只有在交际场合才能发现他存在的真实意义。

         你的阅历丰富得足以让很多人(比如成千上晚的人)成为你的听众,或者也根本不需要听众,你算是什么呢?^_^

         末了,我打算休息了,明天,对了,是今天了,还要做事儿,再辗转到厦门。。。

posted on 2005-11-30 14:20  Edgard  阅读(615)  评论(1编辑  收藏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