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板要我开发一个简单的工作流引擎

第1关

一天,老板找到我,说要做个简单的工作流引擎。

我查了一天啥是工作流,然后做出了如下版本:

  • 按顺序添加任意个审批人组成一个链表,最后加一个结束节点
  • 记录当前审批人,当审批完后,审批人向后移动一位
  • 当审批人对应结束节点时,流程结束

老板:简陋了点。

第2关

老板又来了:要支持会签节点。

我又查了一天啥是会签节点,发现会签节点就是一个大节点,里面有很多审批人,当这个大节点里的所有人都审批通过后,才能进入下一个节点。

我想了一个星期,推翻了原来的链表式设计:

 

结构上我做了如下调整:

  • 把节点分为两大类:简单节点(上图中长方形)和复杂节点(上图中圆形)。
  • 用一棵树表示整个流程,其中叶子节点都是简单节点,简单节点都是叶子节点。
  • 每个简单节点里都有且仅有有一个审批人。
  • 复杂节点包含若干个子节点。
  • 加入会签节点: 会签节点激活后,所有的子节点都可以审批,当所有的子节点都审批完毕后,会签节点完成。
  • 加入串行节点:子节点只能从左到右依次进行审批,当最后一个子节点审批完成后,串行节点完成。
  • 所有的工作流最外层都是一个串行节点,该节点完成后代表整个工作流完成。

为了控制审批流程,我设计了一些节点状态:

  • Ready: 可以进行审批操作的简单节点是Ready状态。
  • Complete: 已经审批完成的节点状态。 
  • Future: 现在还没有走到的节点状态。
  • Waiting: 只有复杂节点有该状态,表示在等待子节点审批。

借助上述规则,一次带会签节点的工作流审批过程如下:


老板:有点意思。

第3关

老板来了:要支持并行节点。

我查了一下午啥是并行节点,发现并行节点是一个包含很多审批人的大节点,这个大节点里任何一个人审批通过,则该节点就完成。

然后很快就加入了并行节点:

  • 并行节点是一个复杂节点,该节点激活时,任何一个子节点都可以进行审批,且任何一个子节点是完成状态时,该节点完成。

加入新状态 Skip:

  • 当一个并行节点的子节点状态为非(Ready, Waiting)时,其它兄弟节点及其子节点的状态被置为Skip

举个栗子🌰:

 

 老板:这个设计添加新节点还挺方便的。

第4关

老板又来了:节点要支持嵌套,比如会签节点里有个并行节点,并行节点里又有个复杂节点,要可以嵌套任意层的那种。

我:其实已经支持了~

  •  能无限扩展的树形结构可以支持任意复杂流程。

老板:小伙子有点东西!

第5关

老板又来了:要支持条件节点。

工作流附带一个表单,要根据表单的内容确定下一步进入哪个分支。

经过几天的冥思苦想,我加入了条件节点:

  • 条件节点类似并行节点,只不过只有满足条件的子节点才能进入接下来的审批。

 老板:已阅。

第6关

老板又来了:审批人多加两种类型,比如可以从表单中选择下一个审批人,还有根据发起人不同选择不同的审批人。

经过一番考虑,我把简单节点分成了3类:

  • 第一种:审批人是写死的。
  • 第二种:审批人从表单中读取。
  • 第三种:根据发起人和一个映射函数,算出审批人。比如 get_主管("钱某") 得到钱某的主管 李某。

 

 老板:嗯。

第7关

老板又来了:节点可以从前往后审批,那能不能从后往前驳回?

我: ......

首先实现了驳回到发起人的功能,相当于一切从头开始:

  • 只有Ready状态的节点有权利驳回。(就像只有Ready状态的节点有权利审批一样)

 老板:你小子偷懒。

第8关

老板又来了:先实现驳回到上一个审批人吧。

驳回到上一个审批人其实是个很复杂的逻辑,因为工作流中的节点可以无限嵌套,所以如何确定上一个状态有哪些审批人并不简单。

牺牲了一些头发,我终于实现了驳回上一级的功能:

 老板:阅。

第9关

老板又来了:实现一个驳回到任意节点的功能。

我发现这个需求并不难实现:

  • 不断的驳回上一级,直到Ready状态的节点包含要驳回到的节点为止。

老板:嗯。

第10关

老板又来了:在普通节点加一个时间限制,要是在规定时间内没完成就显示已超时。

我:还有这种需求?

不过还是实现了。

此时我明白了需求和头发呈负相关,需求越多,头发越少。

第11关

老板又来了:加一个代理功能,比如有件事让你审批,但是你拿不准,那就转给拿得准的人审批。

马上我发现这个需求跟以往有本质的不同,以往的工作流的节点关系一开始就是固定的,就是在发起流程之前确定的,

但是现在要在审批过程中更改。

无非是加了一些班,掉了一些头发,最终设计了如下方案:

  • 代理操作的本质是,新建一个并行节点作为本节点的父节点,再新建一个兄弟节点放代理人,这样自己和代理人都能审批通过。
  • 代理操作可以无限嵌套,即代理人也可以找人代理。

第12关

老板又来了:能不能再加一个取消代理的功能?

。。。我已经宠辱不惊了,加就加:

  • 取消代理是代理的逆操作
  • 如果代理人审批过了那就不能取消代理

 第13关

老板又来了:给每个节点加个前后置条件吧,满足前置条件才能进入该节点,满足后置条件该节点才能审批完成。

我的内心:啊老板再见,啊老板再见吧再见吧再见吧!

我的嘴:好的老板,收到收到。

后来:后来我真的给每个节点加了前后置条件,与此同时审批逻辑的相关代码增加了一倍。

第14关

老板又来了:现在有的工作流已经非常复杂了,审批起来耗时较长,能不能对每个进行中的工作流计算一个指标:直观的显示目前审批进行的百分比。

我:收到。

其实跟之前的需求比起来这个并不复杂,因为不涉及核心逻辑的改动,本质只是输入一棵树形结构然后根据不同节点的状态输出一个整数。

经过测试思考,最终敲定的方案如下:

  • 工作流完成的百分比指的是树中最右侧Ready状态的节点到最左侧节点的距离 / 最右侧节点的距离。

第15关

老板又来了:能不能给每个节点挂两个可以执行的脚本,分别在开始审批该节点和审批完成该节点后执行?

我:收..到。

后来我当然实现了这个功能,同时也发现正值壮年的我已经秃了。

后记

老板是清华毕业的高才生,不然大概想不出这么多巧夺天工的需求,后来老板把这一套工作流系统卖给了广*证券等公司,我也去别的公司各奔前程,当然那个时候我以为我还有前程。

开始做这个工作流的时候我刚刚本科毕业,后来从这家公司公司离职的时候看镜子已经垂垂老矣。这已经是3年前的事情了,现在回想起那些加班改工作流的日子,仍然心惊。

最后愿天下的同行们都没有bug,身心健康,攒的钱够在一线城市买两套房,在若干年后能无病无灾的过上领养老金的休闲退休生活。

 

posted @ 2021-03-03 10:39  MCTW  阅读(8904)  评论(75编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