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国企的日子(第五章 江湖)

 

天下风云出我辈,
一入江湖岁月催;
皇图霸业谈笑中,
不胜人生一场醉。

任我行曾经说过,有人的地方就有恩怨,有恩怨就有江湖,人就是江湖。
程序员的世界同样有江湖。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在程序员的世界接触江湖,若干年后回忆起来,我才想明白,其实从我踏入这个公司的第一天开始,我已经是江湖中人。
四月,依旧携一丝清冷。坐在办公室,穿上外衣觉得热,脱掉又觉得冷,只好把衣服披上,倒有几分大侠的风范。连续一周的时间,无风无雨也无晴,大家都各自在忙自己的事情,对于我来说,有时候清闲也是一种痛,痛到极致,就是恐惧。
超哥曾经和我说过,程序员是一个孤独的职业,你要学会忍受孤独,同时,也要学会和内心的自己对话,去沟通,去思辨,一个内心世界不丰富的人格品质,很难在技术这条路走的很远的。
论意淫,我是当今世上数一数二的高手。论孤独,我除了在公司能和同事说上几句话,出了公司,几乎找不到说话的对象。我之所以恐惧,是因为我有幻想,有期望,对未来的生活有要求,我不甘于现状,但是很多年来也一直未达成心愿,我害怕时间会慢慢浇灭我心中的那团热火。
中午午睡刚起来不久,我就收到一个需求。
汪飞和我描述了下大概,官网这边需要增加一个用户画像功能,简单讲就是通过收集与分析
大赛参加用户的注册信息,如职业,年龄,地区等以及订单数据,如投资习惯,消费行为等主要信息的数据之后,抽象模拟出的一种调查分析报告。这种报告由大数据分析组那边去出,需要我们这边每天提供一份他们需要的数据,我们这边再将这份报告输出给官网即可。
这个需求我们这边配合由我负责,下午三点大会议室一起碰下具体细节。
二点五十分,进来三个人找汪飞,一男两女。
男的大概三十来岁,中等身材,长相普通,毫无亮点,不多描述。
只是这两女的,让我眼睛一亮,两种女人,两种不同的风格。
其中一个女的烫着一头微卷的飘逸长发,化着精致的淡妆,里面穿了件黑黑的紧身吊带上衣,外面披了件纱衣薄外套,搭配黑黑的紧身长裤,那身材完美的线条,尤其那双眼皮的眼睛闪着令男人们为之疯狂的秋波,让人遐想万千,思绪飘飘,南风知我意,吹梦到西洲。
另外一个女的一身的职场穿着,白衬衫,黑色休闲西裤,给人一种迎面而来的干练利落气质,
那西裤没有牛仔裤的过分休闲,也没有紧身裤对腿的要求高,搭配白衬衫相得益彰,画质感十足,尽显大长腿高挑身材,尤其那件白衬衫紧紧包裹胸部,很吸引人眼球。
我不经意的往右边扫了下,王中洪和曾少陵目不转睛的在看,陈松稍微看了3秒,又假装在忙自己的事情去了,罗林和超哥回了下头,不到1秒大概明白什么事,也忙自己的事情去了。菜鸟和高手的区别就在此,眼睛只是通道,脑子才是存储室,高手早已把画面印入脑子,就算不看实物,也能想象出物在就眼前,我佩服这样的高手,同时我也是这样的高手。
汪飞起身笑呵呵的打招呼,我能隐约感觉到他从心里的那股邪念。
“你们过来啦”。
“是的呢,每次走路到你们项目组这边要走5,6分钟,还要爬楼梯,下次你们来我们这边算了”。时髦女小嘴儿微微撅起说道。
我就坐在她身边,她讲话的神情我看的很清晰,牙白唇红,说话的声音很好听,尤其她身上那股香味,似曾相识。
“抱歉,抱歉,下次我们来你哪里好啦”。汪飞打着哈哈说道。
然后走到我身边,给时髦女介绍道:
“这位是我们这边的技术对接人,雷刚”。
“你好,我是官网那边的负责人,我叫张娜”。时髦女微笑道,然后主动伸手过来。我突然有点不知所措,幸福来的有点突然,我连忙站起来,握手道:
“你好,你好,请多多指教”。
我也感觉到自己的话有点俗,但是握着那双纤细软绵的玉手,我有点手足无措。
张娜抿嘴对着我笑,然后给我介绍道:
这位美女是大数据那边的需求分析师,杨静,这位帅哥是谭凯,大数据那边和你技术对接的负责人”。
我主动一一和他们握手。原来她叫杨静,在和她握手的时候,我感觉到了她身上散发的一种神圣庄严的气场,我不敢胡思乱想,但脑子又不听使唤的去随意发挥,职业装的诱惑让我情不自禁联想到岛国片里面……。
“好了,大家去会议室里面去聊聊细节”。杨静说道。
于是,我们去外面那间大会议室。
大家坐下后,张娜说道:
“今年模拟交易大赛官网这边需要增加一个用户画像功能,根据目前的参赛用户的数据进行分析,抽象出一份报告,我们官网这边拿到这份报告后,会对不同的用户群体去推送一些信息和产品,从而可以把我们产品的服务做的更加聚焦,更加的专注”。
“你们是针对每个用户在官网登录后去做产品推送吗?” 杨静问道。
“我们的官网下面有一部分区域是针对每个用户画像去展示不同的产品信息,这个是一部分,还有一部分我们是做定向推送,每天会推送相关产品信息给特定的用户群体,具体是根据我们的运营策略”。张娜解释道。
我一脸懵逼,不知道她们俩在说啥,心里在琢磨着,什么叫用户画像,是不是和我认为的女人画像是一码事情,比如张娜属于那种气质优雅型,杨静就属于那种精明干练型,还有贾珍珍属于青春靓丽型。可有时候我又否定了我的这种看法,我觉得这种贴标签也不一定准确,比如贾珍珍穿搭不同的衣服,展现的风格差距完全不一样,唉,女人如衣啊。
“那么你们这边对于用户的属性标签,有哪些维度呢”?杨静继续问道。
“目前这边的大概用到的维度有,年龄,性别,居住地,购物行为,兴趣爱好,支付偏好,评价倾向,购买力等”。张娜翻开她的小本子,陆陆续续的说出了一大堆名词。
“这里面有些用户的属性标签我们这边提供不了,我们只能提供交易业务上的一些用户数据”。汪飞说道。
“没错,用户社交数据在我们这边,我们会提供,这两部分数据放在一起提供给大数据分析组这边,他们就能出用户画像报告”。 张娜那双闪亮的眼睛对着谭凯挤眉弄眼。
谭凯漫不经心的笑着说道:
“你们两边把数据给我,我这边按照需求输出就是”。
“你这个需求要立项吧”。杨静说道。
“这种属于小功能点,为什么要立项呢?如果立项,我上面领导肯定不会审批的,就算审批下来也是猴年马月的事情了”。张娜苦笑着说道。
“那这种是属于需求变更流程,需要你们部门邮件发出来,抄送给我们领导,然后由领导者审批通过,我们这边好安排具体开发”。汪飞补充道。
“今天就是找你们来评审下这个需求的难度,如果是一个小功能点,我们是不需要走部门邮件的,我们几个人沟通清楚需求,大概几天做完就完事了”。张娜可怜兮兮的看着我们。
我实在有点不忍心,就插了一句,说的话虽然没什么技术含量,但也表示我的存在嘛。
“我们这边的数据怎么给大数据库分析这边呢?” 我弱弱的问道。
谭凯是个老油条,反正说话带有一股太极味,说道:
“你看怎么方便给都可以”。
我楞了下。
张娜看着我说道:
“技术上的细节我不太清楚,需要你这边和谭凯确定清楚就行,因为这个功能也是我们这边临时收到的任务,如果走流程的话时间就太久了”。
“这个上线时间点大概多久了?”,杨静问道。
“越快越好,最多三天吧”,张娜说道。
“那估计够悬,时间这么紧”。 杨静摇了摇头。
场面有点陷入尴尬。
我无意中看了下张娜,发现她正看着我,眼睛里有话,好像希望我能站出来。
我的脸微微一红,其实我啥也不懂,但是她既然要我上,我就上又何妨。
“大数据库分析这边要什么样的数据,我就把数据丢给他们就是,我会重新开个数据库,把官网这边的社交数据和我们这边的交易数据放到这个数据库,大数据分析这边也可以直连这个数据库,分析完后的数据按照规则也存这里,到时候告诉我相关规则我解析即可”。
我一口气说完。
杨静冷冷的看着我,眼里带着一丝轻视,我突然觉得我的自尊心受到前所未有挑战,在一个女人面前,尤其在一个漂亮女人面前,我绝不能忍。
我继续说道:
“大概2,3天左右可以搞完吧”。
这话刚说完,立马感觉捅了马蜂窝。杨静直接站起来,说道:
“既然模拟交易组这边觉得这么简单,就全交给他们做得了”。
说完准备走的架势。谭凯坐在那里,脸上依然微微泛着笑容,此人不简单,我隐约有种预感,和这种人打交道,心累。说实话,此刻我突然觉得杨静,除了大长腿大胸,一点都不漂亮。
汪飞笑呵呵的打圆场:
“大家有事慢慢商量嘛”。
然后微笑的对着我说道:
“具体技术细节我们需要请教下超哥”。
我点了点头。
张娜笑着叫杨静坐下,然后无可奈何的说道::
“好吧,我先发邮件给你们,抄送给你们两个部门的领导,把这次需求列入到新增需求里面”。
然后大家散会。
散会后,汪飞把我叫到一边,和我解释道:
“现在各个部门都在抓业绩,基本跨部门这种业务是必抓的,官网那边想把这次需求私底下处理,也就是说我们和大数据分析那边处理完后不算我们部门贡献,这个肯定是不行的”。
我好像懂了。与其说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那反倒不如说人心本身就是一片江湖。当我们不懂江湖的时候,我们去寻找江湖,当我们身处江湖时,却不见江湖,江湖就在我们每个人身边,在我们心中。

快下班的时候在楼梯口碰到贾珍珍,郁闷的心情一扫而空。
“雷刚,麻烦帮我搬点东西下去”。她喊道。
我屁颠屁颠的跟随她走到办公室房间,我看到里面至少有4,5捆书整整齐齐的用十字捆手法绑的严严实实,瞄一眼,大多都是些人文社科,生活方面的书籍,还有些是教材类书籍。我自己也是个爱书的人,尤其是看过的书籍,我都会完完整整的保存起来,之前来贾珍珍办公室,只看到她办公桌上堆了几本书,没想到她还有这么多书。俗话说,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贾珍珍就是颜如玉。
“喏,就是这些书要麻烦你帮我搬下去”。贾珍珍指着这些书。
“搬到哪里去呢“?我问道。
“搬到下面外面走廊口就行,我等下打个的士搬回家”。 贾珍珍解释道。
“怎么,为什么突然想要搬回家里面啊,我看你这些书籍也不像是新买的,都是在这里放了一段时间了,怎么突然想搬回家呢?“ 我继续问道。
贾珍珍白了我一眼,撅着的小嘴,有点生气的说道:
“我的雷哥哥,你就不要打破沙锅问到底了,总喜欢问来问去,我都怕你了“。
我脑袋突然嘣的一声,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居然叫我雷哥哥。我知道是开玩笑的啦,但是我心情很愉快。
我尴尬的笑道:
“只是随便问问嘛“。
“好了好啦,我告诉你吧,我今天搬家,重新换了间房,所以把一些常用的东西先搬过去“。贾珍珍边整理她桌上的物品边说道。
“哦,这样啊“。说完我一手提一捆书从三楼迅速提下去,二个回合搞定,上来看到贾珍珍的东西也收拾的差不多,下班时间刚刚好。
“好啦,差不多了,谢谢你啦,改天请你吃饭“。说完贾珍珍提着一些零碎东西走下楼去。
看着贾珍珍匆匆离去的背影,突然我不知道从哪里冒出的勇气,我迅速跑回自己的工位,收拾好东西,冲出门外。来到一楼,谢天谢地,她还在等的士。远远看到了一个美丽的身影正在朝路口的的士不断的招手,我跑过去,以一个男人的口气说道:
“晚上搬家你一个女孩子太辛苦,我帮你搬一趟吧,反正我也要往这个方向回去”。
贾珍珍眼里泛着感激,连声说道::
“会不会太麻烦你”。
“不会,不会,怎么会呢,晚上没什么事,我也是顺路”。我没等她继续说下一句,我看到有一辆的士正朝我们这边来,我两只手提了两捆书就往路口走。
我们每天都在城市间穿行路过,大多时候只顾及了城市的霓虹和穿梭的人群。在车上,我和贾珍珍从同事关系角色慢慢转变成不带任何角色的普通朋友关系,我们聊了很多,除了工作,就聊生活。贾珍珍其实是一个很擅谈的人,本来我还担心找不到话题会陷入尴尬,没想到她能主动找到话题,我们聊的很开心。
大概十分钟左右,到了她住的小区。
下车后,打量了下周围,感觉环境还是挺好的,两边绿化做的不错,有花有树也有鸟声,够了。我拎了两捆书准备随她上楼,这栋楼层总共七层,她住四楼。
“书先放这楼梯口吧,我现在换了个房间就在隔壁三楼,免得等下提上去又要提下去”。贾珍珍对我说道。
然后我帮她提了点杂物随她上楼,贾珍珍今天穿了件高腰深蓝色牛仔裤,我走在后面,近距离中不经意的从后面一眼看去,美腿和翘臀,大好美景尽收眼中。
到了四楼,贾珍珍打开门,招呼我在大厅先坐一下,给我倒了杯水,然后她自己进房间开始收拾一些东西准备等下搬过去。
我仔细打量了下这个房间,挺大的,一室一厅,带独立厨卫,大厅朝西南采光比较好,整个面积大概100平米左右,里面配套还算比较齐,洗衣机,电视,空调都有,这样的房子一个人住应该蛮舒服的了,我心里在想。
“这房子大概多少钱一个月啊”?我问道。
“2100一个月”,贾珍珍说道。
“哇,挺贵的,我住那个地方房间小一些,小区环境也差点,只有800一个月”,我笑着说道。
“嗯啦,这个小区已经是这个位置算便宜的了,马路对面那边小区租个这样的房间要3000呢”。贾珍珍吐着舌头说道。
“平时也自己做饭吗?“ 我看到厨房收拾的挺干净的,就问了句。
“大多时候还是自己做,有时候太累了就在外面吃点,我看你好像经常做饭,一个人过日子还这么勤快,难得啊”。贾珍珍哈哈的笑着。
“我吃不惯外面的东西,自己想吃什么就做什么“。我毫不谦虚的吹牛说道。
“哟,是么,下次来我这里,弄点拿手好菜给我吃吃“。贾珍珍的打趣的说道。
“可以啊,没问题,周末有大把时间呢“。我心里盘算着,我早就想有这么一天。
“男人啊,身边没个女人是不行的,早点找个女朋友,过正常的人的生活“。贾珍珍不知道怎么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
我突然觉得这话信息量好大啊。正常人的生活,什么才叫正常人的生活?我的生活缺少了什么吗?我心里咕噜着。是的,我的生活不正常啊,晚上除了看片,释放烦恼和压力,然后就是睡觉,晚上生活太过于平静,没有颜色,也没有声音。
“你的房间我可以进来看看吗?”我看到她在里面忙碌着,想进去帮帮忙,同时,我心里也期望着要是能发生点什么该多好。
“我整理好了,进来帮我这两个箱子搬到大厅去吧“。贾珍珍站起来,我看到她脸上有汗珠。
我扯了几张餐纸给她递过去,说实话,我很想亲自帮她擦汗。
她接了过来,笑着对我说了声谢谢。
她的房间很给人一种温馨的感觉,兰色的小花格子窗帘,粉色的床单,电脑桌上摆放一个圆花瓶,各种装饰尽显家的感觉,尤其房间那股淡淡的香味和贾珍珍身上的一模一样。
我蹲下身,准备把箱子搬到外面大厅,突然我看到床底下有双灰色的拖鞋,我脑袋立马不由自主的分析起来,这双鞋子的尺码至少有44码,贾珍珍平时穿的鞋子在40码不到,再说颜色也不对呀,为了验证我的想法,我在床底下用最快的速度扫描了一圈,果然,还有一双深红色的拖鞋在床头另外一边。在这个世界上,如果我们有心要去找一样证据,只要找到第一件,肯定也能找到第二件,甚至更多。房间里面有个垃圾桶,我悄悄的往里面瞧了一眼,有烟灰。到这个程度已经不需要再找下去了,我记得之前稍微试探过贾珍珍的关于她情感的事情,她虽然没说,但当初我大概也猜到,再加上今天的分析,我敢肯定,贾珍珍应该有男朋友。
我的心好像有种被刀扎的感觉。我把两个箱子搬到大厅,然后又帮忙做了些其它杂事,一会所有要搬的东西都打包差不多了。
于是,我们一件一件的搬到隔壁三楼,直到搬完。这个房间布局和刚才都差不多,只是房间小了很多,一眼瞧去估计60平米不到,有洗衣机和空调,没看到有电视机。
“这个房间多少钱啊?“我放下东西小口喘着气问道。
“1200元一个月“,贾珍珍看着我说道,拿纸给我擦脸上的汗,我有点不好意思,我准备接过纸来自己擦。
“别动,你手脏,我给擦就好,哟,还害什么羞啊“。贾珍珍的开玩笑的说道。
由于微微出汗的缘故,近距离下,看着贾珍珍的红淡淡的脸庞,我有种冲动好想拦腰抱住她,使劲亲她。但是我心里有没把握,我很担心会搞砸这个事。
稍微歇了下汗,我在房间稍微又闲逛了,贾珍珍在整理她的东西,一会天快黑了。
“今天你也累了,我就不敢叫你展示厨艺了,我请你去下面吃饭吧,有个店的味道挺好的,我带你去“。贾珍珍说完带我下楼去了,我们来到一个小饭店,去里面找了个角落,坐下。
一会儿服务员拿菜单过来,我们点了几个家常菜,贾珍珍还非给我要了两瓶啤酒,我知道她是感谢我今天帮她搬东西。
此时我的心很平静,我知道我应该聊些什么,两杯酒下肚,借酒壮胆,我大胆开始问贾珍珍一些问题。
“你怎么突然想起要搬家呢,而且就搬在附近,感觉也没什么区别呀“。
“想搬个便宜点的地方,毕竟能省1000块钱呢“。贾珍珍回答道。
“哦,那也是“。我应道。
“不过,这个房间小很多,你一个人住也够了,你之前那个房间能住两个人吧“。我试探的问道。
贾珍珍静了一会,没说话。
我感觉我有点心急说错话,连忙道歉:
“不好意思,我随便问问的,请不要生气“。
贾珍珍扑哧一声,笑了,看着我微笑道:
“干嘛这么认真呢,你今天帮我搬东西,我感谢你都来不及了,怎么还生你的气呢“。
然后贾珍珍终于把整个事情和我说了,这个也是我后面和贾珍珍的关系进展的最大突破口,后面回想起来,感谢这次搬家,要不然事情永远卡在这里,我无法迈进。
“之前你不是在分析我发的朋友圈的那些图片吗,说应该有个人,没错,我有个男朋友,我们在一起有一年多了,两个人一直住在刚才你帮我搬家的那个房子里面,不过后面我们慢慢发觉大家都不太合适,两个人过的都很累,最后和平分手了,我想搬出来,把之前房子退掉,重新生活开始“。
贾珍珍的神情和说话的声音很平静,但我感觉到她内心深处的悲伤。不用问,这是一个有内容的故事,只能靠时间去慢慢淡化。对于我来说,这是一个好的开始,因为我更加确定下面我可以放手去做一些事情,我自己想做的事。
......

posted @ 2018-11-25 22:29 心灵之火 阅读(...) 评论(...) 编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