琢思磋文轩

学问之道贵能下人求告为善,赡才之径假人所长补已之短

  博客园 :: 首页 :: 博问 :: 闪存 :: 新随笔 :: 联系 :: 订阅 订阅 :: 管理 ::
  93 随笔 :: 0 文章 :: 117 评论 :: 2 引用

公告

                                      世事洞明职场“行”(下篇)
                                                            ——刘墉力作《我不是教你诈》花絮采撷

                                              边拍胸保密的边泄了密

  这是作者做记者时亲历的一个故事。
  有一阵子台湾的性病十分泛滥,某大医院特别为此举行了一个记者会。
  主持会议的是著名的泌尿科主任。他细细分析了当时性病泛滥的原因,也对社会发出防治的呼吁。
  记者会后,一群跟他熟悉的记者一起拥进他的办公室聊天。
  “跟您认识真不错,哪天要是我们中了标,就可以偷偷找您解决了!”有记者开玩笑地说。
  “那当然!那当然!”主任豪爽地答应。
  “不过您可得为我们保密哟!”一位记者又说。
  “哎呀!这个您放心!”主任手拍着胸脯,“连xx署x署长都找我看过。”
  当时大家都笑弯了腰。有人说如果换在美国,这位主任很可能成被告,搞不好还会被吊销行医执照。

  点评:
  这位主任可能是无意中说出了真情,却严重违反了职业道德。而这些职业道德,都是人类社会经过长久摸索,才找出的伦理、原则、行规,当你违反了它,常会造成社会进步的阻碍。因为:如果人们不信任医生能为他守密,有的病就会讳疾忌医,使病情加重,甚至因此造成泛滥;如果人们不信任国税局,怕税务人员把自己高所得的资料公布,而被黑道勒索,就可能逃税;如果人们不信任银行,不敢把钱存进去,银行又怎么经营?如此等等。所以恪守职业道德,不仅是个人的工作操守,也是一份社会的责任。

                                             已定升迁的结果空欢喜

  “把门带上!”总经理指了指门,又指了指椅子,“你坐!”
  小葛的心开始狂跳,自己一直做得好好的,不会有什么不幸事轮到我吧?可为什么总经理那么严肃呢?
  正想着,总经理清了清喉咙,开始说话了:
  “你有没有注意到,最近公司十楼,正在重新装修?”
  “是的!是的!”
  “因为公司要成立一个新的研发部门,表面看,跟你现在负责的部门平行,实际要高一层。以后还可能成为决策单位。它要直接对我负责,直接由我管。”
  总经理站起身,看着窗外:“我一直没对外说,连董事长都没讲。”他突然转身,眼睛射出两道光,“我觉得你不错,信得过,打算把你调过去负责。我想你会了解我的意思。在我下达人事命令之前,不能对任何人说,连我的秘书都不知道,更甭说我太太了。她如果告诉董事长,就轮不到你了。”
  “是的!是的!”
  小葛临出门,总经理还用食指在嘴上比了个手势。
  “这下子,我成红人了!”电梯往下降,小葛的心往上升,“以后将打破总经理身边全是他太太娘家人的局面。”
  当天下班,他没走,清了清抽屉,把不用的东西全扔了,连那个厂商送的“不上路”的台历也进了纸篓桶。
  “笑话!在那个大办公室里,怎么能摆这种屁东西?”想到大办公室,小葛心跳又加速了,看看四周无人,就溜进电梯,直上十楼。
  十楼灯火通明,几个工人正在油漆,总务室姜主任也在场。
  “大兴土木,要做什么用啊?“小葛故意问。
  “不知道!是总经理交代的。”姜主任摊了摊手,又一笑,“你该知道吧!听说他今天找你上去过?”
  小葛心一惊,忙说:“没什么大事。”随后就匆匆下楼了。

  小葛猜想大概是自己手下的王秘书透露了总经理找他的消息,第二天一早就把王秘书叫来训了一顿,最后严厉地说:“记住!什么人问,都不要说,就说你不知道。如果你还想跟着我,就嘴紧一点,吃不了亏!”
  可能是为了表现,王秘书下班也没走,先帮小葛复印几份重要的文件,又收拾了自己的抽屉。
  “你收拾东西干什么?”小葛问。
  “您不是也收拾东西吗?”王秘书歪着头笑笑。小葛第一次发现,这个近四十的女人,居然还有点媚。
  “要不要到十楼看看?”小葛指了指上面。
  “好哇!”王秘书高兴得跳了起来。
  电梯在十楼停下,门打开,吓一跳,正碰见董事长,笑呵呵地进来,后面跟着总经理,还有总经理夫人。总经理夫人直喊:“爸爸慢走!爸爸慢走!”
  又隔了一个礼拜,小葛的“资料”已经准备齐了,他知道这些报表都是将来分析的利器,他要好好为总经理争一片江山。
  果然,人事命令发布了——
  公司新成立研究发展部,由原业务部方经理接任,即日起生效。

  点评:
  小葛为什么空欢喜一场?是谁破坏了他的“好事”?当然是董事长!
  那么是谁走漏风声?小葛没说,王秘书没说,总经理更不会说,可世上的事情就这么玄妙。你会发现人们似乎都有一种特殊的第六感,能把那些蛛丝马迹联想在一起,开始猜,然后问,并从对方的反应中归纳,最后得出结论。小葛确实什么都没说,但却用行动说了。
  一个急躁而沉不住气的人,怎么可能成就大事呢?

                                本想邀赏的被处罚解雇

  “糟了!糟了!”王经理放下电话,就叫了起来,“那家便宜的东西,根本不合规格,还是原来林老板的好。”狠狠捶了一下桌子,“可是,我怎么那么糊涂,写信说他虚抬价格,还骂他是骗子,这下可麻烦了!”
  “是啊!”秘书张小姐转身站起来,“我当时就劝你先冷静冷静,再写信,你不听嘛!”
  “都怪我一时气急。”王经理来回踱着步子,指了指电话:“把他电话号码告诉我,我要亲自向他道歉。”
  “不用了!告诉你,那封信我根本没寄。”
  “没寄?”
  “对!”张小姐笑呤呤地说。
  “嗯……”王经理坐了下来,如释重负,停了半响,又突然抬头,“可我当时不是叫你立刻发出的吗?”
  “是啊!但我猜到你会后悔,所以压下了。”张小姐转过身,歪着头笑笑。
  “压了三个礼拜?”
  “对!你没想到吧?”
  “我是没想到。”王经理低下头,翻记事本,“可是,我叫你发,你怎么能压?那么最近发南美的那几封信,你也压了吗?”
  “我没压。”张小姐脸上更亮丽了,“我知道什么该发,什么不该发……”
  “你做主,还是我做主?”想不到王经理霍地站起来,沉声问。
  张小姐呆住了,眼眶一下湿了,两行泪水滚落,颤抖着、哭着喊:“我,我做错了吗?”
  “你做错了!”王经理斩钉截铁地说。
   
  张小姐被记了个小过,是偷偷记的,公司里没人知道。但好心没好报、一肚子委屈的张小姐,再也不愿伺候这位“是非不分”的头儿了。她跑去孙经理的办公室诉苦,希望能调到孙经理这个部门。
  “不急!不急!”孙经理笑笑,“我帮你处理。”
  隔两天,张小姐一上班就接到一份紧急通知,打开一看,是一份处理通知书,她脸色苍白地坐了下来。
  张小姐被解雇了。

  点评:
  这是不是个既缺人情味又不讲道理的公司?明明是张小姐的聪明为公司作了贡献,他们非但不感激奖赏,反而恩将仇报,对不对?如果有人说对,那就错了!
  问题就出在“你做主,还是我做主”上。
  假设一个秘书,工作中以自由心证来取舍上级命令,那她岂不成了实际上的主管?如果都这样“黑箱作业”,以后交办的事谁能放心?再说,本部门的事,跑到别部门抱怨,其对工作的忠诚度又有几许?即使调到了其他部门,人家又如何能予信任?
  所以张小姐不但犯错,而且错大,错在既不懂人性,更不懂工作伦理;错在不该说话的时候说话,不该做主的时候做主。你必须知道,无论你帮老板管了多少事情,也无论老板多糊涂,该由他做主的事情还非他做主不可。因为即使错了,也是由他负责任。你可以谈看法,提建议,但不能代他做主,因为你没被赋予这个职责,也负不起这个责任。

posted on 2006-07-23 21:33 朱春雷 阅读(...) 评论(...) 编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