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岁的码农人生 ——人生至暗时,你依然能窥见光明

笔者:佚名

文中的老刘、小蔡、高经理、鹏哥、周哥、小凯、小王、强哥、夏总均是虚构名称。

景原市、湖平市、新阳市、高顺市乃是虚构地名。

看到这个题目,大概你会认为这篇无聊的文字是在聊程序员 30+ 之后人生的感悟吧,名校学历,大厂背景,带过百余人团队,实现了人生价值和财务自由后的侃侃而谈?但我想对你说不是的,因为我与大家不同,在大家 20岁左右毕业之后转战大厂,意气风发的时候,我还在为前途而迷茫;在大家 30 岁走向职场中层的时候,我才刚入码农的行。这就是我,一名 30 岁才开始学习开发的程序员,一个在职业生涯末期入坑的程序员。

要怎么说这场令人难忘的人生经历呢?我想大概要从本科毕业说起吧。我的本科的专业不好,毕业时正好赶上 08年金融危机,一毕业就失业了,我每天做的就是窝在家里打游戏,天天魔兽世界打金币换点卡卖钱,这一打就是一年。后来我意识到不能这么下去了,我就找了份零工做。但是打零工也并不顺利,我扫过马路、当过司机、送过货、干过调解员,大部分时间都是在行政打杂。我还有幸参加了第六次人口普查,那时候一晚上最多的一次爬了51层楼,挨个入户调查人口情况,遇到的就是冰火两重天,理解支持的会对你很热情,小心谨慎的会要求检查你的工作证,对你问的问题不理不睬,甚至直接关门。那时候我突然萌生了一门心思考公考,但奈何学历时硬伤,最后只能报名那种不限专业的考试,这类考试经常几千人抢一个名额,通常面试都进不去。后来咬牙开始考省外的,最疯狂的时候一年考四个省的公务员考试。我去过东三省、河北、四川,进了面试却垫底陪跑。那时候心灰意冷:公考,一直考不上;想进大公司,学历、经验都不够。当时认为是学历问题,如果有个硕士学历就好了,这样公考竞争会少很多,同时进公司做行政也有很有竞争力。后来连续考了两次终于考上了。2010 年考第一次,碰上了 10 年来最难的一次英语,即使总分 360 也被卡死了,让我想起了两次高考再战的经历。好吧,2012 年再战,考回了母校毕业正好 30 ,才突然发现年龄大了没人要了。

又再次经历了毕业又失业的窘境,但是我此时的心态比以前要好很多了。但是压力却反而更大了,因为和自己想象的不一样,学历已经不再是敲门砖了。在家闲的无聊想起来发小老刘前阵子一起吃饭时候说的话,他说如果我没有什么梦想就跟他去写代码吧。写代码无法使我暴富,但至少饿不死我。于是开始在家闷头自学 Java,我记得很清楚,那是马士兵老师尚学堂时期 2005 版的 Java 基础教程,十多年前的版本,对我这个 0 基础的人来说犹如天书。每天坚持 6-8 小时学习,就这样 4、5 个月过去了,学了 Java、JS,但框架都不会,投简历根本没有工作机会,入不了行。想想也是,公司哪会要一个 30 岁的啥都不会的来实习啊?我自嘲了自己的天真,临近过年,无事可做,又回去浑浑噩噩的玩游戏去了。

转机出现在年后,高中同学小蔡过年从首都回来了,一起吃了个饭,我们聊了聊近况,他还是在全国出差,但小日子过得相当不错了。说到我的时候,我只能摇头叹气说自己白花了几年上学的时间,然后又白花了几个月学编程,白花了几年时间考公考。那晚喝多了,断片了,之后说的啥也不记得了。之后没过几周,小蔡给我打来电话,问我还想做开发不?他还拉着他的朋友给我一通劝,他觉得我这种老实人性格很适合这种不需要跟人打交道的工作。然后还跟我说他给别人接了个外包的项目,要放到景原市的朋友的公司去做,让我跟着去看看、学学,也顺便帮他盯着进度。我心里明白他是为了照顾我的面子,给我提供了一个机会,心里一阵感动,想也没想就答应了,于是收拾行李,一周后出发去了景原市。

我住的湖平市是个二线城市,景原市是个三线城市,路程大概 150 公里。到了景原市见到了高经理,经理上来就说我可能不太适合,年龄太大容易被劝退之类的。我想了想之后跟高经理说,既然已经来了,我还是想试试再走,高经理沉默了一会说好吧,然后就是聊薪酬,当时的薪资是白菜价 2000 元/月。哎,还不如我干行政的高呢,不过也勉强够租房的。谈妥后高经理把我交给了我的第一个师傅鹏哥,至此我算是正式入坑了程序员。师傅鹏哥待我很不错,我很荣幸有了这么一个师傅,虽然他很忙(那时候他刚生了二胎,家里公司两头忙),但是依然会教我一些东西,我学会了用 canvas 画简单的图形,做了一些简单的 crud。虽然我是外地人,水平菜,年龄比大部分同事都要大一点,但跟同事们关系还是很好。大家都是老实厚道的人,也让我逐渐融入了这个集体,这样快乐的日子过得飞快。后来,因为我要结婚,所以只能辞职回湖平市。但毕竟工作了那么长时间,跟同事们感情都很好,很舍不得,临行前小蔡正好来了,大家一起吃了顿饭,这时候我才知道原来鹏哥跟我是一个本科学校的,而且我们还是同一级的,大家互相感慨了一下缘分是这么奇妙的东西,然后我收拾了行囊,挥泪离别了大家回到了湖平市。

回到湖平市休整了段时间,然后开始投简历,又是一阵迷茫,因为来自小城市的大龄程序员是不受待见的。这时老刘来找我玩,得知了这个情况,他干程序员十年了,圈内关系不错,后来开始找他的朋友们帮我内推。于是找到了周哥,他是公司的开发组长,比我还小几岁,但人相当友善,我们三个一起吃了顿饭,周哥说去他那里吧,他最近在上新项目,能学不少东西。于是没过多久我就去周哥所在的公司工作了。说实话当时去了之后懵的厉害,我只会简单的 crud,并且 JS 烂到家了,模板引擎更是没用过;但那时候公司就开始用分布式了,dubbo、zookeeper、docker、工作流都是在那时候接触的。身边同一个项目组的小凯是技术最好的,负责整个项目的框架,比我小 12岁,技术甩我十条街,其他人也基本都是 95 年左右的,我在组里年龄最大,但技术垫底,这种滋味不好受。但是没有办法,一边加班干活一边学习。那时候真的是有精神,晚上 12 点前没睡过觉,早上一般 5 点多就起来开始写代码了,但是 30 岁中年危机的压力却仍旧让我喘不过来气。睡不着的时候开始琢磨自己到底适不适合干这一行,心想我这些年都在做什么?写代码究竟适合不适合自己?是不是又要浪费几年的时间?每次都在否定自己,每次否定后又涌起一阵不甘,然后逼自己再坚持一阵子。项目的工期压力比较大,一般上线前都要连通 48 小时,那时候支个单人床就在公司住下了,就这样连续做了两、三个项目,公司遇到了困难,需要裁员 80 %,我被裁掉了,戏剧性的干满了一年(5 月 18 日入职,5 月 18 日离职),拿着积攒的工资出去旅游了一番,回来之后去了老刘所在的公司。

其实并不能说是公司,应该算是开发的小团体,老刘跟朋友一起承包了某个公司的开发业务,我们主要做开发和维护的工作,比较清闲不需要坐班的那种,每天睡到自然醒然后开始干活,全程语音交流,干完活就一起玩游戏,王者荣耀排一把。毕竟我那时候还是有王者的实力,大概能打到王者 30 多星吧,拿小号带他钻石还是轻松的。这段时间学习了工作流,也开始慢慢写工作流了,了解了部分运维的工作:怎么远程部署、项目打包发布、类文件替换之类的。就这样做了半年多,外包公司出现了财务问题,小团队面临解散,我又要开始找工作了,这一年真的很难啊。。。。。。连续两家都是资金链的问题裁员,但我的能力却得到了锻炼,技术开始从初级走向了中,能够胜任独当一面的工作了。

在这之后我投简历去了一家外地公司在本地驻场的工作。跟我同期进来的小王我俩一起做开发,小王比我小 6岁,年龄小不代表社会经验不丰富。之后一起开发的一年时间,小王就结结实实的给我上了一课。第一次见小王的时候,他戴着眼镜,很腼腆,跟以前的同事很像,但技术一般,有些很简单的问题会困扰他很久。看着他抓耳挠腮的样子,我看到了以前的自己。那种问题解决不了、工作完不成的样子很痛苦。我陪他留下一起加班解决问题,手把手的教他帮他,就这样过了三个月,他可以独当一面了,人也变得自信了起来。他还冲我笑着说,哥有你在真好,你就像个师傅一样。就这样过了半年的平静时光,有一次开发一个手机 app 的页面,我需要协调个安卓做一下混合开发,结果我的直属领导强哥在电话里冲我吼了半天,大体意思就是说我是个坑,做 app 做不下去了要甩锅给别人之类的,我没有搭理他,寻思怎么找个安卓做混合开发就成了甩锅了?之后我越过强哥找到了研发总监夏总。

夏总和强哥都是在本部新阳市的,本地湖平市只有我和小王在

我向夏总说明了情况,我想要个安卓做混合开发,因为有个功能靠 5 + JS 是写不动了,夏总一直对我很好,他知道我这时候的工作能力是可以的,有我在,湖平市这边的活他可以不操心。之后安排了人跟我对接,很快就把项目开发好了。说回我的直属领导强哥,以前和他见过一次面,吃过一次饭,他这人比较爱吹嘘、好大喜功、喜欢别人奉承,有了功劳都是他领导有方,出了问题都是员工能力不足。他手下的得力干将都是那种只动嘴不动手的人,虽然我不太喜欢他这种风格,但至少在之前我没有交恶他,我为人处世还是比较谨慎的,老好人性格见人都是热情打招呼,所以很纳闷为什么他会突然对我这种态度,而且之后发生的事情明显在给我穿小鞋。小王跟我说,公司就这样,公司的人和领导都不行,工资也低,对我们也不重视,连最起码的工位都没有。在客户这里搬来搬去的,今天待的地方可能明天位置就没有了,总之小王把公司一顿各种吐槽,这种事情几乎每天都有,他每天都要吐槽,然后对我说,哥,咱们跳槽吧,跟着这样的领导没前途。我那时候还寄期望于涨薪,结果申请之后,强哥连回都不回我。两个月之后,突然一天小王跟我说他涨薪了,而且公司给他补了几个月的钱,他开心的眉飞色舞,我那时候真的万念俱灰,我想要离职了。原来我干活最多,承担任务最重,顺便要给其他人解决问题,但确实最不受重视的那个人,这样的生活不是我想要的。我随后跟人资提了离职,人资挽留我,让我跟夏总好好聊聊,我说好。我记得很清楚,晚上八点左右我跟夏总打了个电话,主要是想说我离职交接的问题,夏总跟我说,他不想让我走,他想让我留下来负责全省的工作,下一步他想要把湖平市成立分公司,需要个总负责技术的,他想让我来做,然后把东北的项目也接下来给新成立的分公司来开发,多招一些人由我来带团队,关于调薪的问题,他说会让人资过两天再单独给我做个计划,让我多考虑考虑。其实说到这里,夏总真的很仗义了,我感到很惭愧,领导器重我,话说到这个份上,已经不是钱不钱的问题了,我当即给夏总表态,让他放心,我会好好工作的,会把分公司的开发工作搞好的,然后开心挂了电话。结果,戏剧的事情发生了,两天后,人资找我,跟我说要跟我确定一下具体的离职日期,我当时傻了,脑子一阵懵,想向夏总问一句怎么回事,然后想了想没有意义,放下了电话,开始收拾心情准备材料交接。小王这时又煽风点火,对我说公司就是这么没有情义,夏总给你说好的事情都能改变了,这种领导和管理就不能信任,哥,你走就是对的,去哪里也比这里强。我当时笑了笑,笑得很勉强。一个月很快过去了,我记得很清楚,最后那天是 2019 年 10 月 22 日,我永远记得那天,我签完字收拾东西,小王说送我下楼,我俩还有说有笑的,到了大厅,他冲我挥手,说要常联系,我说好的,然后就走了。回家开始投简历,一个多月之后,小王跟我说他也离职了,提离职的日期在我走后的一天,也就是 10 月 23 日,而且和公司闹的很不愉快,小王还跟我说,哥,你看兄弟我仗义不,你提离职走了我也不待了,我也提离职走,这种公司咱们就不能留在这里继续干了,根本不管我们的死活。我俩又聊了一会家长里短,我那时候还在家呆着没地方去。之后又过了段时间,有一个机会跟高顺市的一个前同事聊了起来,他说你们湖平市的这是怎么了,一个月内连续走两个人太不正常了,强哥都被从管理岗调走了,他可是老人啊!一句话点醒了我,我寻思到这件事确实非常的不正常,然后找人资聊聊情况,才恍然大悟,原来这里面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

现在来复盘一下我遇到的阴谋结合了多方的反馈基本还原了真相。首先,小王在入职的时候水平一般,所以人资对他不是很重视,我俩一起入职,我比他早转正两个月,他的提前转正申请被驳回了,这导致他对公司心生不满,随后我教了他不少东西,让他有信心出去再找更好的工作了,他就想离开了,但是又不甘心,想要报复一下公司再走。计划的核心就是直属领导强哥,前面说过了强哥比较好大喜功,对我们平时不管不问,小王利用了这点,强哥不了解我们的工作情况,因为平时我们是直接跟本地的售前售后对接,小王就跟他吹嘘说活都是他自己干的,我基本不干活,每天光知道玩之类的,然后久而久之强哥对我心生不满,这件事正好也解释了为什么强哥后来经常给我穿小鞋,然后小王也借机在我耳边煽风点火,说公司各种不好。第二件事就是涨工资了,小王跟强哥之间是有 PY 交易的,正常情况下涨工资是要通过人资执行的,但从人资反馈看,人资对小王涨工资投了反对票,然后强哥就越过人资,直接找到财务要求给小王涨工资,并且补齐了前几个月的差额,之后小王拿到工资后又来恶心我,意思就是你看你干那么多活还是不给你涨工资,但我却涨了。之后我提出离职,夏总挽留我,这件事人资是知道的,但在接下来的两天里,又是强哥以直属领导的身份跟夏总谈,大体意思说的就是小王能干活,而且干的不错,到时候再招聘个人顶上我的位置就行了,不能开这个离职就涨钱的口子。因为强哥是直属领导,夏总即使是研发老大也得考虑下他的意见,所以这才有了之后人资跟我确认离职时间的事情发生。当我从人资那里知道了这些事情后,也渐渐明白了为什么我 22 日离开后小王要在 23 日提出离职了,因为他是要确认我确实离开了才提离职,他怕在我走之前提的话,人资和夏总就会再次挽留我了,他要确保万无一失,我确实走掉了,然后他再走,把湖平市的开发搞垮,他的报复计划就实现了。回想到小王离职后又回来假惺惺的跟我套近乎,以及从他嘴里说的那些仗义的话,我就觉得浑身不自在。小王是个心机 boy,而我和强哥就是他手中的棋子,被他全局操控狠狠的涮了一把,让我认清了人心的险恶,而最惨的其实是我,我无怨无悔的帮助了他,但他反手回来的第一个算计就是把我纳入了局中,我要面对他的蛊惑,直属领导的压制,干最多的活,解决最多的问题,而这样生活持续了一年,真的,我觉得这样的生活已经无以为继了。这件事发生之后强哥就被从管理岗调离了,被夏总派去驻场做开发去了,后续事件持续发酵,公司都知道了这件事情包括老板,听说为了这事开会要求加强管理

我花了好长时间才从这些阴谋中走了出来,以前的同事都很和善,我第一次见识到了这种穿小鞋的,还好我远离了他。希望今后也不要有这样的人再出现在我的生活里

从这件事里我学会了很多,也许你的内心是个善良的人,但总有人不会想这么善良的对待你,所以,我开始学会保护自己,打磨自己,开始学会分辨别人是否对自己有不轨之心,真的很累。这样的生活真的不如写代码来的舒爽,因为跟人打交道,有时候不管我对不对,最后都都变成我的不对,但跟代码打交道就会简单很多,如果出现了bug,报了 error,那一定是我的不对,我只要不断检讨自己就好了。你瞧,这是不是简单了很多?所以,好好写代码吧,他真的是人生的好伙伴。

最近一年的生活好了许多,新公司的领导和老板都非常器重我,生活在二线城市,工作压力也没有那么大。我跟领导说我想学大数据,就真的半年左右没有安排太多的工作,我有时间把 hadoop、kafka、spark、flink 等都看了一遍,下一步如果有时间的话准备学习下机器学习和深度学习,然后就是 go、区块链和音视频相关,我年龄大了,不趁现在多学一些,过几年被淘汰怎么办。

小蔡一年回来的时间不多,但每次回来都会给我打电话,说他什么时候的高铁到湖平市,有空一起吃饭啥的,基本只要我有空都会去高铁站接他,我开车载着他,聊着一些家长里短,他还像高中时候那样喜欢拿他的拳头使劲怼我胖乎乎的脸,然后一脸嫌弃的说现在的脸上肉多了,但没有以前有弹性了,说完还哈哈的傻笑半天,我揉着微红的脸一脸无辜,眼里泛着激动的泪花,然后小菜说太累了要不要去按摩一下,我说我家楼下有一个还不错,这时候他眯起了小眼睛,神秘兮兮的问我:正规的还是不正规的?,我一时语塞,然后紧张的满头大汗,然后他笑得更厉害了,然后大声说道:你还是那个老样子啊!这感觉一如二十年前我们初见,谢谢兄弟你在那年一遍又一遍的劝我入了这一行,才有今天我的开心与快乐

老刘跟我 5 岁就认识了,又在一个城市,所以会时不时的见面,当然见面前少不了要对我一顿冷嘲热讽外加敲竹杠,比如:咋了你又开始忙了吗?最近手头紧我想吃串啊,你不请请我嘛?王者!兄弟,上线啊,快带我排几把,我不行了,五连跪,你带不带我?是不是兄弟了?其实我想说,我王者也不玩了,现在这水平退步的厉害,想上星耀也不容易了,真的变成了永恒钻石!但吃饭还是可以有的,这不前两天跟他去吃了海底捞,原因嘛,因为这哥们跟我说他还没吃过海底捞,然后这顿饭就这么定下来了,两人花了三百多,我付钱他竟然肉疼了半天,哈哈,笑了半天,这点钱说起来真的不算什么!还是要谢谢兄弟你在我迷茫的时候说的那句话:写代码,真的可以饿不死人!我现在有能力活下来了,所以兄弟,一起喝酒吃肉!

我从入行开始就一直处在被淘汰的边缘,是这份求生的信念以及朋友们的帮助才使我走到了今天,老刘曾经说过如果我本科刚毕业那时候跟他一起干就好了,我想了想,如果是那样的话,可能我现在已经不再干这行了,我也没有学习的动力了,因为我没有经历过那段颠沛流离的生活,我可能就不会珍惜今天来之不易的工作机会,也不会因为当年的水平低而努力学习,提升自己,那么被淘汰和转行是必然的。也许明天,我就会被取代了,但我还不老,我还不想认输,我还想看更多技术,了解更多好玩的事情。而这些,值得拼命了。面试、学习、工作,在我眼中已经不再是关于谋生、关于钱的问题了,而是最简单纯粹的校园生活的延续。当我明白这个道理之后,我的进步开始了,就像拨云见日一样,面试谈薪酬,不再是钱的问题,而是简单的学校考试,你学习了很久的知道,肯定想考一个好的成绩,而这个好成绩就是对你用功与否的总结,钱只是个数字,就像当年的摸底综合考试的成绩,挂在墙上,写在鲜红的纸上,列个排名,每次不要跟别人比,只要每次考试都能比以前的自己强就好了。当你找回了校园的那种感觉,学习真的就像呼吸一样,你会愿意去学习,因为对比现在面临的各种困境,回想当年的学习真的已经是这世上最简单的事情了。你需要把自己打造的像剑一般,围绕在朋友的四周,帮助他们,同时让他们打磨自己,而你,只要坚持那个最纯粹的本心,剑心通明,等待着出世那一天的到来,然后亮剑!剑气纵横三万里,一剑关寒十九州!

如果你耐心看到了这里,我也要感谢你,我的朋友,与我一起回忆了这段难忘的经历,同时也要感谢 cxuan 给了我一次这样的机会来讲出我的经历,与大家分享,希望我的经历能给大家带来帮助,共勉!

2020 年 10 月 25 日凌晨 4 点写于家中

欢迎关注程序员纪实录

坚持用事实还原每个程序员的故事

posted @ 2020-10-27 09:03  程序员cxuan  阅读(6690)  评论(57编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