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NOI2019游记

HNOI2019游记

Day0

这么快啊,明天就是省选了。
说真的,从高一到高二,完完全全是两种不一样的心态吧。高一的时候总觉得明年还有一年,是相当放松的,对于结果无所谓。到了高二再说没有压力全是假的,毕竟是决定一切的比赛了。所以当听到初三、高一的说着“要退役了”,心里很不是滋味。到了现在,也能理解去年学长们面对的压力了吧,不真正到了高二,到了要面对这一切的时候是感受不到的。
说我准备好了吗?我不知道。我有信心吗?我不知道。毕竟......在考场上会发生什么谁也不知道。考场上的\(debuff\)一定真实存在着吧——平时自己做题的时候,很悠闲,没有时间的限制,没有得分的困扰,要做的只是把这题弄懂并且实现;但是到了考场上,目标变成了尽可能的多拿分,要想的东西就变多了,满脑子就会充斥着混乱的想法,就像我之前想着"longlong乘longlong模longlong怎么办啊"一样。
我现在能做的,就是把板子再看看吧,然后把心态放平,该面对的东西总是要面对的吧。


心态的变化是相当巨大的,没有真正到了此时此刻是感受不到这种感觉的。半夜惊醒,想到的都是马上要省选了,我不想退役,迷迷糊糊半天才意识到我现在在床上而不是在机房。
如果你是一名高二的Oier,一定能够体会到这种感觉。如果你是高一或者初中的Oier,感受不到这种压力,或许还会说着“要退役了”这种话,但是实际上在我们听来真的很不舒服吧。我也曾这样说过,但是当自己成为了学长,才知道这种感觉是多么的难受,我多么希望我自己也才高一啊,我多么希望自己的机会还有一次啊。但是事实就已经摆在面前了,上面的内容显然都只是一种设想。现实就是:我只剩下最后一次机会了,我只能也必须破釜沉舟,这是真正的没有退路了。
这一切都已经到了绝路了,能不能走出,全靠自己。能够成功,固然是很好的;即使没有,我也没有什么好后悔的了,至少我在博客里留下了一千多篇博客了,至少在这里我留下了属于我自己的痕迹。
我早已想好千万种谢幕时煽情的句子,但是每天脑海里浮现过的一定是“我想进省队”,这就是我现在的梦想吧?那么,在梦醒之前,我会拼尽全力追逐它的。
祝我自己、祝各位好运。

Day1

早上开题,\(T1\)一脸计算几何,先跳。\(T2\)看着很呆,顺手写了一个\(KMP\)然后按照时间戳撤销,一下子就过了样例。然后看\(T3\),看了半天的题意,意识到这个终止态就是所有点都和\(n\)号点相连,然后开始画图手玩,发现第一问的答案就是\(n-3-\)\(n\)号点相连的边数。接着手玩,发现每次执行的操作一定是唯一的,并且每次恰好把当前区间分割成了两个部分,所以可以提前把二叉树构建出来,然后就是每次合并左右两个区间的操作序列,这个东西直接组合数向上合并就行了。然后把所有合并的结果乘起来就是操作方案数。手玩了一下发现样例就没有问题了。然后就是先操作再询问,发现先操作一次等价于把这个\(rotate\)一下,然后模拟一下算算就可以啦。诶是不是切了T3啊?然后自己写了个大暴力,手构了几组数据感觉没问题(没有大样例真是烦死了)。
\(T1\)果断写了个六方大暴力就跑。
回头一看\(T2\),发现可以撤回之前的撤回操作,在最后\(20min\)里面赶紧重新写了一个构建\(Trie\)树然后倍增求解的东西,自信觉得能过\(50\),然后就下考了。
预估\(20+50+100=170\)
然而实际\(10+20+75=105\),排名\(11\),我们学校并列\(rk4\)
突然意识到\(KMP\)复杂度是均摊而不是单次严格,我当时写的时候傻逼了,倍增错东西了。
\(T1,T3\)还不知道哪里挂了。
瞬间有点自闭,虚得一匹。
upd:刚刚拿过来看了看,发现\(T3\)有个地方没取模,也就是我\(D1\)本来可以拿\(160\)的,结果只有\(105\)。。。。。。

Day2

早上起床满脑子想着今天能不能翻上去。
解压密码开头是liang???自闭了。
点开题目:\(T1\)好仙啊,不会。\(T2\)\(lun\)啊,自闭。\(T3\)好难啊,没想法。感觉自己要退役了?
先开\(lun\)题,推了一下式子发现自己会\(O(Ln^2)\)的做法,\(20pts\),后面的一脸单位根反演之类的东西,然而我全部忘光了,凉了。
然后先顺手把\(T1\)大暴力给写了,复杂度似乎是\(O(m^2)\)???应该能过\(30\)分吧。。。。
然后看\(T3\),感觉很熟悉,先推了推式子,发现就是把整个序列分割成若干段,使得每一段都变成平均数且每一段的平均数单增。
不知道怎么突然想到一个贪心,每次增量插入一个元素作为一段,然后拿一个队列维护,如果这一段的平均数小于上一段就把两段直接合并。
拿着和暴力拍了拍,似乎挺对的,貌似有\(50\)分了?
预估\(30+20+50=100\)
出考场听他们好几个人说\(T2\)\(60\),瞬间感觉自己药丸。
下午看成绩\(30+20+50=100\),一分没丢。
翻了翻别人的成绩,今天有三位数似乎就挺好的了,然后我就我们学校\(rk3\),全省\(rk6\)了?

Ending

我们学校前\(13\)\(7\)个人,也就是在不考虑别的学校爆\(1/3\)的情况下,我们学校自己就直接爆了\(3\)个人。
然后%\(zsy标准分300+700=1000\),每天都是标准分,我除了\(orz\)就什么都不会干了。
然后\(D2\)评测的时候不给开无限栈,导致\(T1\)有的人写的\(dfs\)就直接爆零了,凭空丢了\(30\)分。
总而言之,这次其实还是有挺多锅的吧。。。。


到了这个时候,其实还是挺伤感的,本来基本坐满的机房,现在抬头望去,只有一台台黑屏的电脑。
退役这事,很难让人接受,我不想人任何一个人离开,也没有任何一个人想离开,一个组,就应该一起往后走。
然而\(OI\)的政策相比于其它竞赛的确不一样,\(1/3\)的限制对于\(HN\)而言就变成了学校内部的排名。我们长郡,隔壁的雅礼一中,基本每个学校进\(1/3\),如果还有多就再加上一个。今年省队\(13\)个,划线下来每个学校只有\(4\)个名额,多出来的只能直接爆掉,无比惋惜。
曾经的退役离我们是如此的遥不可及,"还有一年呢"、"还有半年呢"、"还有一个月呢"、"还可以苟2周呢"、"只有最后一周了吧?"、"明天就要省选了"......时间就这样子,很快的就过去了,可是我却什么都没有意识到,明明还是昨天的省选,现在却觉得恍若隔世,记忆被这个特殊的时间点直接从中间劈开被分成了两个部分。明明昨天还有满满一机房的人呢,明明......为什么这么残酷呢?明明....明明一机房里的人都有着省队的实力,却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只能离开,早已经习惯了机房里的快乐的日子,早已经习惯了和大家讨论题目时光,突然这个样子,我十分难受。
然而事实总是要面对的,我们也无力处理政策的问题,但是我们信息组永远都会在一起的,我们会背负着大家的梦想继续前行的。
\(\mbox{NOI2019}\)加油,大家广二见。

posted @ 2019-04-05 10:38 小蒟蒻yyb 阅读(...) 评论(...) 编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