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程序猿的生命周期》-《发展篇》- 46.2000万预算的项目,为什么跟踪15个月失败了

     中国社会正在一个转型期,随着人口基数的下降,向智能化社会发展是必然的趋势。《“十四五”智能制造发展规划》和最近发布的《推动工业领域设备更新实施方案》,政府针对一些项目有补贴政策,确实给工业制造领域带来生机。但是,世界同时进入了周期性的低迷期,世界更趋近于保守。给我们带来最直接的感受是:看似前景很美好,实质上却很卷
     2013年1月18日正式与X项目进行第一次技术交流,开启了马拉松式跟踪项目的旅程。这是国家工信部重点项目,按智能制造相关标准全新建设的无人化产线,总投资是70多亿,第一期的生产管理的软件信息化系统预算是2000多万。不管项目金额多少,总之这个项目在行业内有很强的示范作用,我们公司领导层也比较重视。
     实际上,我们对这个项目涉及的行业比较陌生,特别是工艺过程涉及到高温冶炼和化学反应。所以,第一次技术交流后就积极的进行了现场调研,生产过程的工序需求、痛点及工艺、设备、能源、安全、环保、人员等方面,反复的和生产管理人员、车间主任、操作人员进行对接。
     我不太清楚类似项目的团队规模应该有多少具体干活的人?但是前期、中期具体执行跟踪该项目的人员只有1个商务人员和1个技术方案人员。期间又跟踪了一个行业内的其他项目,才招聘了2个新人。后期,该项目在技术方案攻关的时候,才和1名行业的专家进行过几次交流,相当于工艺方案资讯。由于甲方领导的推荐,针对生产管理方面的系统和另外一家公司进行合作。2000万级的项目,具体干活的人员就是这样的人员配置。
     2023年总共出差了138天,是近几年来出差最多的一年。2024年4月17日正式投标,历时15个月,是漫长而煎熬的过程,有很多具体而细化的工作、充当半个商务的工作、沟通和协作的工作等。一共有6家公司参与投标,1家公司被废标,最高报价是1500多万,最低报价是1100多万,我们报价将过1300万,遗憾的是最低价中标。尽管我们写了800多页的投标书,但是没有中标。不过,从跟踪这个项目的过程,学习到了很多东西,也有很多值得总结的东西。
     1.能力边界
        不管这个项目是否是最低价中标,以项目本身的规模都不是现在团队能够承载的,更何况是一个全新的、陌生的工业领域。针对工艺、设备、能源、人员、成本、质量、物料等都有很多细致的调研工作,要进行反复的调研、反复的交流推动项目进展,最终写投标书也是需要总体把控、多人配合的。尽管项目调研后期也有一位领域专家参与了,但是以现有的团队规模,还是比较吃力。公司总想以最小的成本获得最大的价值,一两次可能行的通,但是不可能总是违背价值规律。
     2.思维转变
        能力边界是一定的情况下,突破能力边界就需要思维转变,思维转变又是基于对该项目的战略定位。首先要搞清楚自己的需求是什么,要国家示范工程案例?要拓展公司业务领域?要经营业绩?要经营利润?但是不管真实需求有多少,最终思考的还是利润,不仅要赚钱,还要赚的更多些,还要能中标,往往在这种复杂的纠结中失去机会。为什么感觉到很卷,是因为中国人在突破“壁垒”后能够接近成本制定市场价格。所以在现在的市场竞争中,不能够主动降低自己的成本,也不要想去降低其他人的成本。
     3.信息传递
        都大数据时代了,往往管理方式没有跟上大数据时代的思维模式。大数据治理理念中有一个“主数据”的概念,而在项目推进和管理过程中却没有明确的主要负责人员。这样造成的一个现象就是都认为自己是“正确”的,信息集成在一起后却不一定正确。为了显示自己在干活,相互之间以传递着信息,而这种信息传递的转换价值率太低了,类似发个心跳包,也仅仅是证明自己还活着。
     4.过程管控
      干活人员之间,领导与干活人员之间,领导与领导之间,好象大家都在为项目负责,其实是谁都没有负责任。领导层与干活人员之间明显有割裂感,上下同欲而胜,在这个项目的过程中明显领导层与干活人员之间不在一个频道上。没有关键节点,没有会议讨论,没有人关注和过问具体执行层面有没有困难,没有人愿意解决困难,没有分析具体形式而决策随意性比较大。领导也说干活工作不细,但是整体做事的合理性不到位,作为执行人员能够把握大局嘛!主观指导是的正确与否,影响到优势劣势和主动被动的变化。特别强调的是“主观指导正确与否”,因为我们没有“主观”,所以也不存在“正确与否”。
     5.项目报价
      我评估这个项目的中标概率比较大的价格应该是1200万到1500万之间,我们压线1300万投标,谁知道业界最有名的企业,以成本高著称,居然报了1100万出头,这是出乎意料的。但是我们也有失误的地方,第一是我们并没有把这个项目当做一个战略性的项目来看待;第二是我们考虑了大概率事件,并没有考虑到偶发情况,二八原则,我们只考虑了“80%”的事情,“20%”的情况都被大家忽略了。以1200万以基线的情况下,应该再向下浮动报价,而不是向上浮动,首先这是一个战略方向性的错误,先不说是不是最低价。
     是否中标也再具有任何意义,最应该反思和总结的是:尊重价值规律,在价值规律的原则下做事是否具备合理性,这是走的更远的基本保障,但是又很难做到

一个程序猿的生命周期 微信平台

 口   号:职业交流,职业规划;面对现实,用心去交流、感悟。

 公众号:iterlifetime

ITer职业交流奋斗 群:141588103   

公众号二维码:

posted @ 2024-04-26 15:07  一个程序猿的生命周期  阅读(938)  评论(6编辑  收藏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