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从几十元的打赏到十多万元的合同,前途在哪里?

       人一出生就附带了阶级属性,而阶级属性在一生之中却很难打破,曾几何时我们用人民属性消除阶级属性,例如:人民医院、人民警察、人民法院,人民政府等等。在现代社会中人民属性逐步模糊,同样的阶级属性也逐渐模糊,但是意味着阶级属性消除了嘛,可能人无意识的生活在阶级禁锢的泥潭中。

       办网站、干农业、开发软件产品,表面是多条生存道路的选择,本质上是要突破阶级禁锢。办网站和干农业都以失败结束,开发了将近两年的软件产品,慢慢的有些起色,现在是以正规合同形式进行市场商业行为。有固定的团队人员,也有兼职合作网友,要想干事,首先要整合人的资源。干事困难、找个团队干事更困难、有个团队干成事更是难上加难。
       2015年,在干农业的同时,偶尔也在写物联网框架。物联网框架开源了一段时间,群成员从300多人发展到了1500人左右。2016年被开源中国评价为前100名开源项目的第38名,期间也有网友打赏或捐助开源项目,这些都是小打小闹。干农业失败后,思考了将近一年的时间,这是沉淀和反思的过程。之后决心在软件领域继续启航,但是也深知软件领域不好干,因为要有好的想法、要有技术门槛、要有发展定位、要有未来市场等等,否则很容易被抄袭。
       2018年,以原来开发的物联网框架为基础,组建团队开发物联网云端系统。开发期间,我并没有太多关注他们的进度,除了相信他们之外,我认为其他任何行为都会起到反作用,但是内心却感到无比焦虑。开发有9个月的时间,我看到了第一个版本,他们问我:强哥是不是比你预想的要好!确实是超出我的想象,但是我知道有很多不足,不能打击他们的信心,要让他们有成就感,也要逐步完善产品体系。
       2019年5月底,对外发布了正式商用版本,我们更多是想进行市场宣传,并没有准备好有市场商业使用的行为,但是出乎意料的是下半年签了两个小合同。在这期间,也有更多的个人或公司与我们进行交流。在新冠疫情大爆发之际,2020年初签定了一个10多万的合同,这是我们根本没有想到的。这些成交的用户都是经过应用场景的测试,还有很多正在交流的潜在用户。
       从几十元到十多万元的合同,这是从0到1的过程,将来百万级的合作是顺理成章的事,对此我们一点都不怀疑。对于发展,有充分的信心,我们把开发的系统部署在线上,随便用户去体验,我们不怕被抄袭,以此敦促我们保持足够的发展和竞争动力。随着年龄越来越大,我们无法继续出卖体力和经验来维持当下的生活,要有一件“武器”武装我们,以换取未来的发展。对于未来,我们仍然会有产品为核心、以市场为导向,以卖产品为主要营收、以优质项目为契机。
       这些是不是我们逃离阶级禁锢的绳索呢,是不是要取决于我们要想达到的“阶级”呢!有时候我在想,人是不是给自己设定一个发展的伪命题,来证明自己的存在的意义呢,而对于星辰大海却看不到一点浪花。

一个程序猿的生命周期 微信平台

口   号:职业交流,职业规划;面对现实,用心去交流、感悟。

公众号:iterlifetime

百木-ITer职业交流奋斗 群:141588103   

二维码:

posted @ 2020-06-20 16:11  一个程序猿的生命周期  阅读(312)  评论(0编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