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一个程序猿的生命周期》-《发展篇》- 25.论一个非正式项目经理的自我修养

       准备了一个多月的文章,现在仍然无从下笔。是因为涉及的内容比较多,理不清思路;亦或事情比较多,不想动脑子。今天想起稻盛和夫写的《活法》中有一个公式:工作的结果=思维方式X热情X能力,思维方式有正负之分,热情和能力没有负值,最终思维方式决定了做事的结果。认知水平决定了思维方式在特定场景处理事物的合理性,认知又涉及到唯物论和唯心论,又上升到哲学问题,哲学对于普通生活来讲需要艺术感。生活中有很多角色,平民、老公、父亲、员工、部门经理、项目经理......,一个人成熟的标准是在众多角色之间平滑转换,就像开车换档没有顿挫感。但是,很难界定众多角色中哪个是主角,而每个角色又要尽可能到位,所以这篇文章的标题叫《论一个非正式**的自我修养》。
      人的贪婪在于欲想得到和控制一切,但受限于认知与思维方式而不可得,最终陷于无限的抑郁和痛苦这中。无限的自己挖坑自己跳,有的人爬不出来了,重复这个循环,却不自醒;有的人爬出来了,继续前行。对于这个项目的举步维艰,我总是说胎带来的。
不知道,项目发展到如此地步
      项目执行了两个多月,最终用户急了。(1)项目整体管控流程很不规范,项目不交底、项目连续性差;(2)人员组织不固定,整体涣散,没有打杖的凝聚力;(3)调研纵向不够深、横向不够广,整体不够细;(4)项目现场工作远程指挥,头绪多;(5)与用户人员结合不紧密,无法很好共同成长;(6)项目执行的工作方式和思维方式不够严紧,走很多弯路;(7)项目成员浮躁,用户不踏实;(8)用户让怎么做就怎么做,公司直接干外包好啦。用户叫来公司高层一起开会,定人、定措施、定计划,公司高层给用户理论技术协议与需求内容的差异,在中国神州大地上,貌似行不通。我们要的不是对抗,而是共生共存共赢,化干戈为玉帛,用《刷新》一书中说的是“同理心”。不管是高层关系、低层关系,都需要把产品做好、把项目执行好。往往公司高层与基层执行员工之间不搭界,而造成项目执行困难。
      我常说经验主义害死人,经验本来受限于时间和空间,事物却在发展,拿经验判断现在或未来是愚蠢的行为,而只能是借鉴。和原来定的项目负责人交流,他却说在原来公司做项目,和用户交流很好,项目执行的也很好,那我只能骂他一顿了。骂的有道理,是起作用的,思维方式在转变,做事也更合理了。难道只有基层员工有这个问题嘛,众多公司高层同样如此,不得不让人哭笑不得,以为掌控了宇宙却是蝼蚁之躯。学习和认知不是让自己更有知识,而是让自己更无知,知耻而后进,现在大多人“无耻”,所以谦卑之心无从寻找。
      事已至此,项目只能重新调整思路,定人、定措施、定计划,走上了用户规定的路线。我们怪用户太强势吗?不是,是用户各方面的水平确实比较高,与之交往需要高智商和高情商。我们应该考虑一个问题:这才是1000万的项目,如果是1个亿的项目,又该当如何呢?!用户是试金石,要不怎么知道公司或个人是否有真本事呢。
不知道,怎么就让我“负责”项目了
      我是有预见性,有一次来现场调研,回京的路上给用户发了信息,大意:感受到了你们的务实的精神......期待与之合作。人要先知先觉,对于负责这个项目有些思想准备。但是我十分不情愿干这样的工作,半路出家力挽狂澜吗?只怕只有费力不讨好。为什么做事的思维和方式方法如此混乱,不忍心在群里参与讨论。但是由于各种原因,我始终没有答应当项目经理,只是从技术层面推动这个项目。因为:(1)这本身不是我的“能力”范围,有销售人员、有原来的负责人员,我无意争抢他们的位置。人做事总是要给其他人留有余地,我只负责干活,功劳任由其他人拿走,用客户的话说是:你怎么无欲无求呢。我本身是好意,他们是否能够理解另当别论。(2)因为项目体系较大,根本就不是一个人能盯的过来的,需要N多个支点,是一种强合作有关系。
     主席说世界上有两种困难:(1)自然界的困难;(2)人的困难。对于这个项目,我们面对的就是人的困难。从人员组织结构就能够看出来是否能够打硬杖,类似看人的面相一样,所谓尽人事听天命。尽管人员结构定了,但是仍然是松散组织,并且需要磨合。以至于项目重新开始的几天都没有睡好觉,思考了太多问题。刚到用户现场正式开展工作时,初见大领导就问我的简历。过了一关又一关,需求分析打翻身战、基本设计打攻坚战、现在的开发和上线该打持久战了......,真正塑造人格的是挫折与苦难,金一南写《苦难的辉煌》用意在此。
      项目开始逐步开始走向正轨,已然过去将来三个月的时间,我的心态依然很平静。平静的迎接将要降生的二宝,老婆独自30+周带着大宝。是的,人生有很多角色,没有主角,又要做好。
不知道,传言就流传开了
       传言说:只有谁和谁能和用户对接......。我始终认为这句话有毒,难道是逃避的理由吗?难道是负责的理由吗?大部分人容易极端化,看到对手想一拳过去就把对方KO,发现没有成功之后,自己却怂了。犹如中国社会极*左和极*右势力一直很庞大,真正是成熟是避免极端。我一直对此话不以为然,是因为我想保持自我的认知。
      本质上来讲,我不需要任何人批评我、夸我,目标就是把事情做成,我就是我。我可能去“求”人或同事进行合作,是为了达成目标,犹如我做农业的时候,去找志同道合的人一样。所以,我是主要负责也好,辅助工作也好,对于我来讲没有本质区别,肯定会实现我个人目标。对于流言,更不会左右我的心境和目标。
不知道,项目怎么继续走下去
      昨天我问同事:项目最困难的时候过去了吧?同事回答:还在后面...... 。是这样的,只是过了需求和设计,部署了一个独系统,其他的系统还有开发、测试、部署、联调、完善、运维,步步惊心。昨天同事和我说:一开始就没有规划、交流好,现在返工......。领导却认为,这些不是很好做嘛,原来有基础,为什么还要加人,可能这是大部分公司领导的一惯作风。家里开发需要人盯和协调,现场执行需要人盯和协调,除非把公司人员组织在一起,否则至少需要两个支点,还不算各业务系统开发负责人员。要说项目怎么继续下去?人员组织也好,激励机制也好,总之就是熬。
      项目如何走到现在,我也不知道。看似不知道,不在掌控之中,冥冥之中又在掌控之中。听说,2019年是未来10年中最好的一年,对于我来讲,是值得期待的一年。

一个程序猿的生命周期 微信平台

口   号:职业交流,职业规划;面对现实,用心去交流、感悟。

公众号:iterlifetime

百木-ITer职业交流奋斗 群:141588103   

二维码:

posted @ 2019-02-23 22:13  一个程序猿的生命周期  阅读(316)  评论(0编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