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k me on GitHub

一位失足程序员的来信

  

不知为什么,最近给我写信的人多了起来,倾诉他们的苦恼和迷茫,很高兴自己的课程能影响到这么多人,除了帮他们学技术 ,还使他们思考,思考自己是否应得一个更好的生活。

下面我找出了一封比较长的,跟各位同学分享下。

嫌图下的,贴文字:

Alex老师:

 
您好!
我是博客园署名朝天阙的屌丝,一米八几的男生。
 
今天是18年2月26日,从河南老家回到北京,第一天到公司上班,心情很复杂。于是照例点开您的博客园,看到您终于更新了博客。心情更复杂了。
迫切地想跟您说几句话,又感觉说不清楚,于是英勇就义般地,终于决心写一封信,向您倾诉憋在心里的事儿,希望您能看得到。
 
先说说我自己现在的处境吧。
27岁,硕士毕业(学的专业是社科类,学的有点颓废,情商低),英语不好,典型的屌丝。研二的时候不甘浑噩潦草,报了个班学了数据分析,证都没考过,收尾很烂很仓促。因为擅自报班的事儿,跟导师差点闹掰,至毕业时才两相和解,随后只能自谋生路。
 
天见可怜,毕业时找了个说的过去的工作,跟着领导草创公司,主要做偏项目规划类的事情。那时候风光无限,没人管我,我也忠心耿耿,辛勤工作,不敢有懈怠。后来领导辞职,我被调到研发部(可能因为懂python,工作态度也还可以)。那段时间极其痛苦,一边是心目中的老大和靠山离我而去(说实话我对领导怀着极其敬重和感恩的心,反倒对公司没什么很深的感情),一边是自己能力不足压力山大(学数据分析的时候弄过SPSS和SAS,python都没入门)。我清楚的记得那次尴尬,架构师问我数据库你用什么,我说懂点MySQL,结果弄了半天我没连上MySQL。当然大家都知道了我是个彩笔中的彩笔。不过我也没遮掩,虚心请教他们问题,从后端到前端,一路跌跌撞撞的,唉,想想都难受。
 
也就是领导离职的那两周公司大规模裁员,我开始考虑自己的出路了。这个时候去问一些有关python培训的班,于是咨询了老男孩,于是找了盗版视频学习,于是知道了几个很厉害的老师,于是百度搜金角大王,于是注册博客园点了关注,于是一边看着视频一边看着博客。于我而言,那段时间学习python全栈,不仅仅让自己每天过得心里上踏实一点,更是黑暗中的一缕灯光,指引着我不断前行。对于这份恩情,我谨记在心。
 
后来在去年国庆的时候我报了名,想着把这份对研发部来说可有可无的工作辞掉,然后在今年3月份去老男孩,去见见给予我莫大帮助的男神,去回归大神的怀抱。后来就纠结了。大概12月份的时候,一期工作已跟我没多大关系,二期却希望我留下来,往人工智能这一块做一些探索。当然也是升职加薪但是很低,毕竟我非科班也没有经验。
 
说到这里,总算到了现在的处境。
想离职的理由:
      1.初心和忠心不再,那股心劲儿没有了。于是搞不清楚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要干什么。
      2.没有归属感,孤掌难鸣。前面提到了我这个职位可有可无,因为团队架构是PHP+Node。
      3.位置尴尬。除了现任领导谁也不管我,我也管不了谁,进退两难。
      4.自身能力不足。机器学习说的过去,但没在生产环境实战过;深度学习尝试过tensorflow,感觉不熟悉,用过之后效果不太好。
      5.工作很有挑战性。团队没有懂机器学习的(在博客园里也向您咨询和建议过能不能搞个人工智能班,其它的培训班我真不相信),就我一个人。于是从数据接收解析保存,到数据提取再保存,带入神经网络,再将结果展示到页面,现在是几乎一个人做这些事情。不知道公司这样的做法对不对,但是自己真的很累。
      6.公司不好。说别人坏话有时候也是无奈。公司位置偏僻,比较抠门,福利待遇为0。极度不爽,屌丝也是有想法的啊。
 
无法离职的理由:
     1.公司的骨干成员。前现任领导和我三个人拟定了公司的发展规划(老本行),当时立下了汗马功劳,领导跟我说不希望一起奋斗的老人儿离职,他说他想把大家都带起来。我不知道该不该相信。自己有那么一丝丝的留恋,不是公司,而是那些好心的帮助过我的伙伴。
     2.公司的发展倾向能给我提供一些用武之地。我的感觉像是,不是我往前走了一步,而是其他人集体往后退了一步。我能力普通,但是别人不会,就这样摁到我头上了。
     3.今年着急用钱。
 
问题:
     1.我该不该离职,什么时候离职。唉,离,充满遗憾、负担;不离,郁郁寡欢,不得见真经。
     2.到底是学python全栈好,还是学机器学习和深度学习(我没找好培训班)
 
希望您有时间看看我这疑难杂症,给下一剂良药,打开心结。
 
水深火热的屌丝,朝天阙。

 

 

 

以下是我的回复

 

Hey man ,
抱歉刚回复,看了你的长信,我思考了很久,竞不知如何回复,每个人在生活中、工作中都需要背负些不尽人意的烦恼前行 。
 
从之前的技术工程师,转变成现在一个创业者,我也遇到很多挑战,之前只需跟代码打交道,一切都是确定的东西,现在天天跟人打交道,想着怎么让员工努力工作,怎么让更多的人知道路飞学城的品牌,怎么拿到下一笔融资,每件事都是我之前没做过的,到处都是挑战,我只能硬撑着,我一直问自己,为什么我的创业这么辛苦,压力这么大,可能确实是自己能力还不够吧。
所以,除了在工作本身中摸索,我还想办法看各种书学习,最近我刚学完刘润的《5分钟商学院》,最后一节课的有些话,我觉得讲的很好,或许对你也有用,分享给你。
 
所有的悲情叙事,都是因为你的基础体能不够
我举一个例子,我自己是一个其实除了对商业在研究,我有自己的管理咨询公司在帮助很多大型企业做战略顾问之外,我是一个特别爱旅行的人。我去过不少地方,我去过南极、去过北极,2015年的时候我还跟我的10位朋友,一起去了非洲爬乞力马扎罗。
 
爬乞力马扎罗是要爬七天的,近山是在海拔1800米,第二天到了2800,第三天到了3800,第四天先冲到4600,中午,然后到晚上再下来,为什么要下来?就是适应一下4600的高度,然后再3900,第四天3900,第五天3900,横切两天让你适应海拔,到第六天的时候早上冲到4600的冲锋营,中午就开始睡觉,到晚上11点半开始冲顶,冲那个5895米,将近6000米。
 
我记得我在那个晚上心率已经到了140,我觉得我要死在山上了,那个时候我说我要下去,不行,我一定要下去。我的向导跟我说,对不起,乞力马扎罗只能往前不能往后,只有到最后一天,到冲锋营才能下去,可是你只要到了冲锋营你还会想下去吗?都到最后一天了,到冲锋营咬着牙都得向上,最后好不容易登了顶到了5895,我真是泪如雨下,觉得真是太不容易了。
 
当时我们11个人10个人登顶了,这10个人全部都泪如雨下。但是我们的旁边还站了62个黑人,他们是陪着我们爬山的,每天早上我们背着自己的包轻装上阵,那些黑人就把帐篷一收,厨具一收,桌子一收,把所有东西一收,往头上一顶,然后就走到第二天的营地了。
 
等到我们到下午都快不行了,到营地的时候他们连饭都做好了,所以到了我们最后登顶的时候那些黑人就跟玩一样的,他们一年登二三十次,每次登山看着我们在那哭得一塌糊涂,他们就看着很好笑。当时我也特别感触,哭完之后我的感受是什么呢?就是所有的那些悲情叙事,最后都是因为你的基础体能不够。
 
 
所以,你的悲情故事,或许只是因为你技术不行。打好基本功,或许后面的都通了。
ps.看你信里说报了老男孩3月的课程,那等你来了学校,可以再找我细聊,时间有限,我不多说了,good luck。

 

 

 

 

 

 

 

里面的一句放我特别喜欢,仔细看完,你会猜到。

 

posted @ 2018-03-09 22:19  金角大王  阅读(...)  评论(... 编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