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I2018杂记(流水账警告)

作为一名弱省蒟蒻选手,即使在NOI也感觉没什么好记录的,每天就是颓颓颓……
上高一这一年来,基本都处于停课状态,现在想想真是大胆……这也就意味着我要用一个月的暑假时间把我一年落下的文化课尝试补回……这就是代价啊……
感觉没什么可说的,就说说考试时的心态吧……
Day1进场,一看三道传统,好吧,于是翻了翻题。这第一题怎么这么长啊……咦好像是原题啊……于是就写了1.5h,一测大样例就过了,心态不错。然后想后面两题,这T2感觉好玄幻啊……于是强行尝试推理证明,发现证不出来,猜了个结论,打表发现还挺对的,于是……还是写了个24分的暴力……T3字符串,往后缀自动机上想了好久,没想出什么来,于是写了12分……
考完查成绩,还真是100+24+12……貌似T2输出卡特兰数-1还能多12分,明明表都打了为什么考场上就是看不出是卡特兰数呢……
下午讲题,看周边的大佬好像都是100+44+68的理想分……心里很慌……T3里Q=1是SAM经典应用(我怎么就没听说过啊),总之还是我太菜了,认了。
GGF这么热的天强制社会活动真的不能理解……但是为了不掉人品还是去瞻仰了毛爷爷,并许愿给我一个Ag……结果故居人真的好多,好像要排40分钟的队,于是就在外圈稍微看了看就走了。
晚上睡眠不怎么好,总感觉睡不下去,可能是紧张吧……第二天起来倒还好,和平常在学校被铃声催起来差不多的感觉。于是Day2开考,一开卷子,还是三道传统……醒醒,提交答案题已经不存在了(虽然估计我做提交答案题比传统题拿的分还要低就是了)。T1感觉裸线性同余方程组啊,结果还是推+码了2h才过大样例,我好菜啊……T2一开就是一股THU爷的清新感,当然我指的是题意很好懂,实际上根本没有做的头绪……然后先去看T3,题目名字:多边形,时间限制:10s,再看到题面里出现了熟悉的名字和那种强烈的既视感……不可做不可做。实际上是一个只有题目名称和计算几何有关的题(出题人都在题面里自己吐槽了),然而看起来还是异常毒瘤,感觉又是插头DP一类的玄学题,于是直接码了20分暴力……再回去看T2,15分暴力很好写,链的情况一开始想错了,结果强行分类讨论了一波,然后在考试结束前10分钟发现大样例的某一个数比答案差1……心态崩了,于是没调出来。
中午想睡但睡不着,40分就早早跑去机房,发现已经可以看成绩了,结果是75+20+20……这个T1怎么就爆了啊……T2人品好居然对了一个链的点,可惜如果多数据分治(这个NB的词也是Day1出题人引入的,实际上就是对数据分类写程序)第4个点会多一点分。
讲题时,T1好像也没什么花里胡哨的特判啊……结果100多人AC这题,我心里更慌了……T2果然是THU爷出的,但没想到居然是两个巨神合命的……于是这题全场最高分45分,讲题人wys表示自己并不懂出题人cjk到底是怎么想的这些做法,让我们自己感受,于是出题人忍不住了通过网络直播出来快速解释了他的想法,最后还不忘说一句“这题的算法还是挺简单的”(???),orz……T3出题人完全没有悬念,上来一张10KB的std截图坚定了我掉线的决心。结果还真的是玄学插头DP,但这个编程复杂度真的不是人能写的……
两天讲题几乎最后一段话都是同一种句式,应该能成为OI界新兴的梗了吧(或许已经是梗了?)……
最后还是如愿以偿,100+136+115+5(A类加分)=356,擦线得到了Ag,比去年的Cu稍有进步,然而还是非常可惜地没擦进前100名(389分)……有趣的是同省一个已拿到清华一本的大佬刚好389分,真的很巧啊……
GX毕竟是弱省(比如我写在这里可能都没几个人能马上反应过来是哪个省),两银三铜已经算是挺好看的成绩了。硬要算的话,我六年级时接触OI,到现在也有五年了,五年的OI路,见证了从初三名不见经传,到高一Au,到高二爆成Cu,现在高三还是稳进THU的某大佬,见证了高一不知道在哪,高二就拿到清华一本,现在擦进前100几乎为自己OI生涯画上圆满句号的某大佬,也见证了水平明明比我强,但奈何心态没调整好导致考炸的某些大佬,见证了许许多多在NOIP或省选退役的同学,又见证了不断注入OI,刚学OI半年就会树链剖分、后缀数组的新鲜血液,见证了在自学的泥沼中翻滚了五年,终于拿到还算可喜成绩的自己。弱省没有强省信手拈来的资源,只能不断自学,不断在试错中找到自己的路。过生日都没什么感觉的我,在考完试的这一瞬间,才真的意识到:时间真的在非常快速的流逝。我曾是省队中最年轻的小朋友,我也将是省队中最年长的前辈,并将像一届届的前辈那样退役,在人生的新阶段中前行。
一年,真的说短不短,说长不长。一年,很多事情可以改变,关键是,你愿不愿去改变。OI生涯还有一年,我将继续奋力前行。
共勉。

posted @ 2018-07-20 21:49  Maxwei_wzj  阅读(86)  评论(0编辑  收藏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