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

小明在一家公司做程序员,加班是常有的事。这一天,小明一如既往的加班到很晚,他从公司出来要步行去公交车站,在去车站的途中,小明看到路边有一个老者在摆地摊卖东西。
“这么晚了还在卖东西”
小明走到地摊前,看着地摊上杂乱的物品,东西还挺多的,有一些奇奇怪怪的挂件和玩偶,还有一些办公用品,东西摆放的很乱。
小明蹲下身子从地摊里翻动着,他翻了几下,看到了一个照相机,小明把照相机翻了出来,然后拿在手上仔细的看了看,然后问到老者:
“这个相机还能用么?”
老者没有做声,只是点了点头。小明又问到:
“这个多少钱?”
老者此时不慌不忙的发出了一种很低沉的声音说:
“你若想要啊,一百块钱就够了”
小明听完很便宜,便试了试照相机,对着老者拍了一张照片,大概看了看没问题,放下了一百块钱就离开了。
在步行到车站的这段距离,小明一直拿着相机在拍,拍了一路。终于到了公交车站,因为路上花费了太多的时间,小明错过了末班车,他叹了一口气,拍了一张公交车站的照片,随后小明挥手示意远处的出租车,打车离开了。
小明心情还算不错,一路和司机有说有笑,不一会出租车就开到了目的地,小明交过打车费便下了车。
“谢谢您嘞,来给您拍一张”
小明拿着照相机,对着打开着的车窗对里面的司机说到。
司机大哥也很高兴,就比了一个很土的剪刀手,拍完各自都离开了。小明进到了小区,回到了自己的住处,小明把相机放到了一边,就去睡了。
第二天醒来,小明看了看时间:
“我去,这都几点了”
起晚了的小明急忙起床准备去上班。他出门的时候还拿起了照相机。
小明出了门,一路小跑的到了公交车站,正好有一辆公交车开进站了,小明挤到了人群前面去,上了车抢到了一个座位,公交车缓缓的始发了。
一站一站又一站,一切一如往常的没有什么不同。过了一会,下一站本应该就是小明下车的车站,可是公交车却提前停车了,虽说距离车站不是很远,透过窗户也能看到前面的车站,但是为什么提前停在这了呢?小明很不解。这时候司机站了起来对大家说道:
“前面的车站,因为昨晚一起交通事故被撞毁了,所以提前停站下车,请大家谅解”
小明并没有在意这些,急忙下了车,一路狂奔的奔向公司。当小明跑过公交车站的时候不经感叹了一句:
“撞的这么惨,这车速得多快啊”
终于小明到了公司,刚刚好没有迟到,他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随后打开电脑准备工作。电脑打开后,右下方出现了今日新闻,小明点开看了一眼,是昨晚的拿起交通事故的新闻,新闻上配有一张现场的图片,虽然有些地方打上了马赛克,但是依旧能看出现场的惨烈。
照片中一辆出租车把车站撞了个稀巴烂,车头撞的粉碎,然后打上了马赛克的位置,虽然很模糊,但能看出来是一个人,地上还有一滩白色的物体,小明不知道那是什么。
小明看到这张照片浑身不舒服,他准备关掉的时候,他却愣住了。照片中,车头前面虽然撞的什么都看不出,但是车尾后面的车牌号却一清二楚。小明看到这车的车牌号,好像是昨晚他坐的那辆出租车。
小明回了回神,关掉了新闻页面,他看了一眼放在桌子上的照相机,小明记得他给那司机找过一张相片,感叹了一句:
“就那么好好的一个人,怎么说没就没了”
小明嘀咕完之后拿起了照相机,插上了数据线连接到了电脑上。小明想要看看昨天拍的那些照片。小明打开了相册,第一张照片是他试机器时拍的老者的照片,照片中的老者非常邪恶的笑着,小明记不清当时老者的表情了,就并没有在意这张照片,他继续往后翻着照片,后面的这些照片都是他拍的花花草草。
突然,小明吓的脸色惨白,两只眼睛直勾勾的看着电脑屏幕,浑身还在发抖。因为小明正在看着的照片是他昨天拍的车站的照片,只是照片当中的车站,已经被撞的面目全非,照片当中到处还都是血,血多到照片都有些模糊,小明咽下了一大口的口水,他的手还在颤抖着,他把鼠标移动到了下一张照片的位置。
小明犹豫了一下,最终好奇心还是战胜了他,小明啪的一下点开了照片,突然小明吓的跳了起来,一直往后退,直到撞到了身后的墙上。小明吓的发不出声音,只有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两个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屏幕,完全是一副已经被吓傻了的样子。
因为在电脑屏幕里,本应该是那个傻笑的司机的照片,却变得血肉模糊,脑袋已经变成了两半向两边分开,挂在脖子上。眼珠子挂着肉垂到了胸口上,胸口上还有一个大窟窿。那本应该很土的剪刀手,被从中间撕了开来。身上其他地方的肉,也都是被撞烂的肉。虽然脑袋变成了两半,但是完全看不到脑浆子在哪。小明这下明白了,那新闻照片里地上的白色物体,就是那人的脑浆子。
小明已经吓傻的僵在那里一动不动,突然:
“嘿,你干嘛呢?”
小明被人叫了一声,这时小明才看向别处,叫他的人是小虎,是小明的同事。小虎见小明神色不对,便上前问个明白:
“你丫在这干嘛呢?靠着墙发什么呆啊”
小明没有回话,只是用那抖个不停的手,指着一旁的电脑屏幕,小虎顺着小明指的方向看去。
“你让我看啥啊,这黑漆漆的啥都没有啊”
小明听到小虎这么说,变的有些慌张,急忙扭头看向屏幕,屏幕上确实一片漆黑。
“怎么回事,刚刚还在的啊”
小明动了动鼠标,屏幕慢慢亮了,只是这屏幕里也只是很普通的电脑桌面而已。小明试图再次打开相册,但是根本没有相册的文件夹,小明拿起了照相机,发现照相机也已经坏掉了。小明很慌张的一直在那反复的检查。
小虎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嘱咐了小明一句:
“你这是怎么了,你今天可得注意点,今天大领导要过来检查,你可别在这样发呆了,要不然你这工作可保不住”
说完之后小虎就离开,小明也缓了缓坐了下来,虽然他还很害怕,但小明还是在安慰自己,因为大领导要来检查,像刚刚那样的话,肯定会丢掉工作的。
小明平复了一下内心,然后拔掉了照相机的数据线,把照相机放在了桌子的一边,虽然不知道这件事是为什么,但是小明决定先好好工作,小明心想,或许忙完了就什么事都没有了。
过了不一会,大领导按时来检查了,所有的事情都和往常一样,时间也一点点慢慢过去了,又到了下班的时间,小明因为有工作没有完成,所以又要留在公司加班。同时加班的还有他的同事小虎。两个人没有太多交谈,都在各忙各的。
过去了不知多久,小虎工作做完了,然后起身对小明说要去厕所,然后回来等小明一起下班。小虎离开座位的时候,小明桌子上的照相机,咔嚓响了一下,是快门的声音,小明有点害怕,想要叫住小虎,可是小虎走的太快,已经不见了。
小明小心翼翼的拿起照相机,按下了开关,发现照相机又好了,小明心想打开照相机,给小虎看看那些不可思议的照片,小明便又插上了数据线。随后打开相册,然后就等小虎回来。可是小明却发现,相册里多了一张照片。
“是不是刚刚相机响完之后的照片”
小明没有多想,点开了最新的照片,照片上一个人都没有,就只是很普通的办公室,小明放松了下来,可是这刚一放松,小明就感觉身后阴风阵阵,小明觉得身后一定有什么东西在那,小明壮了壮胆,猛的一扭头,呼,只是虚惊一场。小明扭回了头,准备继续工作,咔嚓,照相机的快门又响了,此时的照相机正对着小明自己,因为还连着数据线,所以照片直接传到了电脑上。
小明犹豫了一下,他没有勇气在点开这张照片,他害怕极了,他准备起身去找小虎,就这这时照片突然弹了出来,小明看了一眼照片,哇的一声吓出声来,眼泪也不自觉的一直往外流。
因为在照片中除了有小明自己,还有另外的一个人,一个女人,准确的来说不能算是人,因为这个女人穿着一身血红的血衣,衣服上还满是鲜血和烂肉,那女人的瞳孔漆黑无比,还张着一张血盆大口,那嘴里面还嚼着几根手指头,那女人的左手拉着小明的衣角,右手还拿着一个断掉的胳膊,这个女人就在那死死的盯着小明,面目十分狰狞。
小明这时候已经吓的浑身瘫软,还一直啊啊啊的无助的叫着。突然出现了一只血淋淋的手,抓住了小明的手,小明这时候才有所反应,甩开那只手,连滚带爬的往外跑,一边跑还一边大叫着,那个女鬼也发出了一种低吼的声音跟着他。
小明连滚带爬的总算到了电梯前,按开了电梯,进到电梯里的小明一直在按关上电梯的按键,那个女鬼很快速的移动到了电梯前,还好,这个时候电梯门关上了。
小明在电梯里松了一口气,他揉了揉脸让自己保持清醒,电梯缓缓的到了一层。电梯门刚一打开小明就一股劲的往外跑,刚跑出楼,小明见到一辆出租车停在前面,随后飞奔式的上了车,躺在车后面的座椅上喘着气。出租车总算是开了。
经历的这些使得小明精神都快崩溃了,他在出租车上哭了一路,不一会出租车到了小明住的小区停下了,小明突然止住不哭了,他在座椅上躺着一口口的咽着口水,小明缓缓的坐了起来,生怕发出一丁点动静破坏了这安静的气氛,因为小明从上车到现在,从未提起过自己要去哪,而这出租车,就这样停在了小明所住小区的门口。
坐起来之后,小明小心翼翼的看向驾驶座,突然,驾驶座的座椅平躺了下来,座椅上面有一具被撞烂了的尸体,就是那个出租车司机的尸体,小明来不及犹豫打开车门就从车上跳了下来,一路狂奔回到了自己的住处。
回到家的小明将所有的窗户锁死,把门也反锁上了,还拿桌子抵住了门口,然后回到了卧室里,拿被子盖着自己,过去了不知多久,小明心情有所缓和,他觉得这样下去终究不是办法,小明就从被子里露出了一个缝隙观察着外面的情况。
确定没有情况之后,小明伸出手拿过来手机,拨打了报警电话,两声嘟声后,电话接通了,小明慌张的解释到:
“救救我,求求你们救救我”
还没等小明说话,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
“我们会救你的,你要打开门才行啊,打开门,打开门……”
小明知道了接电话的不是警察,是那个女鬼,他把手机狠狠的摔到了地上,又用被子盖着自己。
又过去了一会,小明听到有人敲自己家的房门,还有人在说话:
“小明,小明,你在家吗?说话啊?”
太好了,是小虎的声音,小明悬着的心放了下来,疯了一样的从床上下来,去给小虎开门,打开门的一瞬间,小明刚要叫小虎的时候,可发现,外面一个人都没有。
空气像是凝固了一样,安静到连呼吸声都那么清晰,小明此时意识到了一个问题,就是小虎上厕所前的那张照片,快门是真小虎起身的时候响的,但是照片里却没有小虎,而第二张照片里,那女鬼咀嚼着的手指头和拿着的胳膊,都应该是小虎的。想到这,小明两腿一软摊了下来。
此时的小明面部已经没有任何神情了,因为说话的既然不是小虎,那就肯定是那个女鬼。
“小明、小明、小明”
小明听到身后有小虎的声音在叫他,小明刚一转头,就看到那女鬼张着一张血盆大口,面目狰狞的盯着他,突然疯了一样的扑向了他,还带着一股强大的阴风,咣当,门也被吹上了。
两天后,小明的死在公司传开了:
“诶,诶,你们听说了么,小明死的特别难看,听说身上的肉都被咬烂了”
这一天,小明的物品被当作垃圾丢掉了,当中就有那个照相机,公司的一个同事去仍的垃圾,扔完之后只见一个老者,把垃圾捡走了。

posted @ 2018-03-28 22:29  Leroscox  阅读(183)  评论(0编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