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的原风景

概述:

《故郷の原风景》
 用乐器:十二孔C调陶笛
      日本陶笛家宗次郎Sojiro的故事
 宗次郎的陶笛历史算是从认识香山久大师开始的。
 1975年,栃木山里一个小山谷的小村子,听见了大师的笛音回响在山谷之间,初次听见陶笛感动的瞬间,让他几个月後决定拜大师为师。

详细:

在森林里的小木屋,只有一盏油灯,只有两块塌塌米大小的空间,这就是宗次郎陶笛音乐的起点。
 1979年移居木县东部的茂木町,开始追求自己的音色、创作自己喜欢的陶笛模型,亲手盖窑,自己烧柴。
 1980年移居一所废弃的小学,作为工作室。再度堆砖盖成新的薪窑,开始制作多种类的陶笛。宗次郎制作的陶笛中有许多是只有宗次郎本人才懂的陶笛,有的是只有宗次郎才作的出来的,原因并不纯然是因为制作的步调,而是如何配合土的步调与状态,一步步的去制作笛子的那一份用心。能够用这全心全意制作的陶笛吹出的笛音,只有宗次郎,这是只属於宗次郎的音色,所以能够感动那麽多的人,能够得到许多人的支持,只有宗次郎能吹奏出值得夸耀的陶笛音色。
 宗次郎,向来是以发自内心的音乐情感,透过清新悠扬的陶笛乐音,阐述他对於自然万物与山川土地的感怀。他於1985年献出的处女演奏作品,其清新音乐风格马上博得市场的认同与赞赏,93年推出的历史性大碟「木道」、「风人」、「水心」,将大自然循回不息的生命表露无遗,更一举获得日本唱片大奖,奠定他陶笛演奏的不坠地位。
 ——日本陶笛大师宗次郎一曲《故郷の原风景》使人彻底感受孤寂,体验沧桑。此时此刻,疲惫的我,打开窗户,我眼前不再是水泥森林矗立,灰烟弥漫的喧嚣城市,而是一轮红日下的一望无际的大漠,已然沉醉于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意境中。。

应用

  曾经在TVB《鹿鼎记》(陈小春版)中的曾柔出场时作为她的箫声而运用。在《神雕侠侣》 (古天乐版)中也用过。当小龙女跳崖的那一刻这首音乐作为配乐出现时被发挥到了极致,可以说和剧情配合的天衣无缝,幽怨的旋律刻画出了杨过的悲伤和无奈的心情。高耸的山峰,瑟瑟的寒风,无一不衬托出剧情中场面的悲凉,加上陶笛深邃的旋律,那种生离死别的感觉仿佛感染这每一个观众。往事在眼前浮现,脑中徘徊,但已是物是人非,此时,只有这首音乐能够表达一切,无需赘言……

意境

梦断长笛
  静夜。闭上眼。梦里。幻里。……
  孤仞万重山,天高地阔。一声塞外铃鼓,摇坠长河落日圆,夕照残阳似血。乡关日暮是何处?仗剑独行天涯客,临风勒马凭高处。不识旧时飞雁,任高天流云飞渡。这时的一声长笛音韵,从漂流过故乡云边的天际破空传来,仿佛是响起来的儿时顽童伴们的呼唤……
  夕阳下。黄沙里。梦断塞关马不前!
  立马黄沙高岗处,南望中原。任男儿铁石,临风无言,不敢回看来时程,归时路。解征辔,御雕鞍,放马山野。燃起一堆篝火,伴泉涧松风,一壶烈酒,醉倒万里乡愁,藏一片冰心玉壶。拥铁甲寒衣塞关孤月,醉依松下山泉石,梦伴山涧流水声。魂去返,故园远,长亭尽头更短亭。塞外远山残雪里,夜寒清风笛箫音,竟成风中凝咽声。
  远山。孤峰。塞外碧寒天影中,一弯落沉下弦孤月!
  待霜晨晓天。马嘶惊醒梦残,一捧寒雪揉碎相思魂。潇潇风,漫漫途,寒铠铁骨,踏破箫音过塞关。一路黄沙风万里,故土只在云天处。从此胡笳柳笛声,不带箫音过玉门。且待白发征夫还,埋骨故园慰梦魂。挥泪处,影缈时,一骑风沙绝尘去。
  荒滩野。长河边。唯余昨夜一堆篝火灰烬,几丝残烟袅袅……
  轩窗月下待归人,人自无期我自恋,不知归人何时还,且待海枯石烂!
  《故郷の原风景》使人彻底感受孤寂,体验沧桑。此时此刻,疲惫的我,打开窗户,我眼前不再是水泥森林矗立,灰烟弥漫的喧嚣城市,而是一轮红日下的一望无际的大漠,已然沉醉于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意境中......

posted @ 2011-04-28 13:40  书侍  阅读(275)  评论(0编辑  收藏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