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码改变世界

总结:史上第一混乱、程序员的爱情、Nobody & Sorry Sorry

2010-02-07 21:19 by Jeffrey Zhao, ... 阅读, ... 评论, 收藏, 编辑

星期六是我的休息日,这天一般我不安排自己做什么和工作有关的事情,一般就是去看看电影,出去逛逛,或者在家上上网吹吹牛。昨天总结了一部分由推特上的讨论,现在继续剩下的一部分。不过,这次的内容可能就要和技术或产业略远一些了,其中大部分是我自己的一些体会和感想。现在我打算谈三个东西,一是《史上第一混乱》这部话剧,《程序员的爱情》这本小说,以及Nobody和Sorry Sorry(您不知道这是啥?你成奥特曼啦!)。

史上第一混乱

上周五公司开年会,其间我侥幸拿下喝啤酒比赛第一,赢得价值300元的电磁炉一个——这还是整场年会中唯一比蛮力的项目,我那个自豪啊。呃,扯远了,其实下一件事才和我要谈的事情有些联系。那就是后来我又在年会上表演节目,唱了两首歌,因此拿到了昨天晚上《史上第一混乱》话剧的门票。至于为啥是这个话剧,后来我才意识到原来这个话剧改编自盛大文学旗下起点中文网上的同名小说,如此说来盛大准备几张该话剧的门票自然就顺理成章了。

昨天下午先去看了场电影,锦衣卫,甄子丹演的,我对于此类动作片的兴趣始终不减,不过看完后倒也没有什么留下什么深刻的印象。看完后吃了晚饭,发现时间尚早,想票子不要浪费了吧,于是便去看了这场话剧。座位不太好,第一排,需要一直仰着头。不过由于距离够近,因此可以清晰地看到演员横飞的唾沫星子,还有演女人的mm身材也不错,腿细胸大的。

提起话剧内容,您可以将其理解为是一个非常单纯的,不包含任何思想在内的,完完全全的无厘头闹剧。总之,就是把最近各种流行的玩艺儿,笑话,网络词,广告串在一起。虽说笑果扑面而来,但听得多了倒也会有些疲劳——因此某些情况下其他观众哈哈大笑的时候我却有点无动于衷。不过也有不少地方挺有创意的,虽说都是耳熟能详的东西,但是在令人意想不到的地方跑出来确实也有眼前一亮的感觉。其中也有很多桥段在为80后的童年生活致敬,如蓝精灵,葫芦娃,黑猫警长,北斗神拳,颇为亲切。

按常理说我不太会喜欢这样的东西,不过可能是由于事先已经了解过这部话剧/小说的背景,再加上“童年回忆”的影响,我倒也并不讨厌这部话剧(但也没推荐啊)。事实上,可能的确是由于平时天天山珍海味,忽然来了一顿粗茶淡饭似乎也别有一番风味。前一段时间发生了这样一个著名的事件

天涯的“天涯时代”版块,本月举办了一次“天涯车友会Logo征集大赛”,参赛作品约30件,最后著名的“27号”勇夺桂冠。再总共3227张投票中,27号作品获得1627票的支持,支持率超过50%,而第二名的得票数还不到它的五分之一。绝对的、毫无争议的、毋庸置疑的众望所归。

而这27号参赛作品的设计是这样的:

有人认为这是一次“反智主义”的胜利:

回到我们前面谈到这个“27号”,它为什么表现了反智主义?很显然,在众多的设计作品中,有一些是由“知识精英”创作的,那些作品有他们的设计思想、美学理念,这些都可以统称为一种“知识性”或者“智识性”。而粗陋的27号与之相比基本上没有什么知识性可言,但是它获胜了,这说明,广大的投票者普遍地带有一种蔑视、否定设计知识的倾向,具有一种反智主义的态度,“恶意地”支持这样一个很糟糕的作品。

试想,如果您参与到这样一次投票中去,当每个参赛者都在不断展现他们优秀的设计,不断阐述这些设计背后的理念,原理,思考,含义,您的感觉如何?对我来说,我可能会感到不知所措。似乎现代人常常会有选择恐惧症,例如我去餐馆吃饭,在面临一大堆琳琅满目的选择时往往会不断左右摇摆,这也可以那也不错。此时,我最终可能就会选择那些“无需选择”的东西,例如我会每天去吃套餐,因为餐厅每天都会自行为我进行搭配,我要做的选择可能只是从3个荤菜里选择一个就行了。

其实在知识扑面而来的现在,想要寻求一种纯粹的宁静的时刻也并非那么容易。最近还有一部动画电影非常火爆:“喜羊羊与灰太狼2:虎虎生威”,这部原本纯粹为儿童准备的动画片似乎也吸引了许多成年观众——包括我。在我看来,这部动画片与众不同的地方便是在众多商业大片的包围中显得如此富有童真,如此轻松愉快。它没有“2012”和“阿凡达”的惊人画面,甚至也远不如日式动画片中精美成熟的效果,但是在看这部片子的时候我不会想到玛雅文明与地球毁灭,强拆与钉子户,或是动画水平差距与大嘴巴小新——看过,笑过,忘掉,然后带着轻松的心情继续工作,继续生活,这可能也就够了。

简单点,有时也没什么不好的。

程序员的爱情

诚蒙机械工业出版社朋友们的垂青,他们会不定期地,在我丝毫不知情的状况下给我寄一些书来看。惊喜之余,这样做的毛病也就体现出来了——他们把书寄到我上一个公司的地址去了,因此我也才刚拿到这两本书:《程序员的爱情》和《林立立成长记》。

我昨天出门前捎上了这本书,在路上将这本300页不到的书从头到尾匆匆翻了一遍。总体来说,我觉得这本书没什么价值。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在我看来,这本书仅仅是打着的程序员的旗号而已。其中的男主人公的确是一个程序员,但是几乎没有对程序员的工作,程序员的生活有太多描写。换句话说,我们可以很轻易地将主人公改写为其他的职业——“程序员”在书中仅仅是一个标记,一个可有可无的东西,也并没有对小说的内容产生什么影响。在书的封面中写着“告诉你收获爱情的秘密”,但是书中男主人公最终的归宿,是和原本就一直喜欢他的海归漂亮姑娘结婚,而他们在一起的“方式”居然是因为男方失恋酒后乱性……哪儿有什么秘密啊,唯RP耳。

其实有时候我也怀疑作者是否真的是一个程序员(当然作者简介里给出了肯定的答案啦),因为对于程序员生活的描写很少,又基本是停留在表面,因此我觉得写出这些内容并不需要有亲身体会——从一些表面渠道来了解就行了(例如找个程序员朋友聊聊天,听听他们的抱怨)。此外,书中还有一些不符合实际的内容,例如第16章的开始:

陈旭(男主人公)被提拔为项目组长后,主要负责协调和管理方面的工作,不再需要他编写代码了,但他依旧保持着对学习技术的巨大的热情,坚持要求自己每天写几百行代码。

我看到这“几百行”后立刻就被雷翻了。

这部小说是一个普通的故事,没有华丽的词藻,没有跌宕起伏的剧情,甚至包含一些奇怪的情景——例如男主人公的好友莫名其妙地车祸身亡,这似乎没有任何意义。但也正是这样的“普通”,我很愿意相信这个故事有个真实的蓝本,如果作者的确是一个程序员而不是个职业写手,如果作者并非是为了名利而是为了兴趣进行写作,那么我对于这部小说和作者本人还是非常尊敬的。

虽然我还是不喜欢,如果我是编辑,也不会出版这本书。如果您对它感兴趣,我觉得您可以去书店里捧着这本书看2个小时,或是先在CSDN上浏览其连载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流行起程序员小说了,例如之前有比较著名的《疯狂的程序员》,现在又出了这两本书。这两本书看起来还是挺受程序员群体追捧的。但是我读下来其实感觉都不怎么样,难道是因为程序员群体看到“亲切”的内容因此产生了好感吗?对于我在推特上对《程序员的爱情》的看法,图灵出版社的主编刘江老师评论到:

其实小说比较代码难写多了,是门高超的技术,可惜有些出版社和某些作者就是不信。

我也很同意陈猫(@catchen)的说法:

向人比較准確無誤地傳達信息,比向電腦准確無誤地傳達信息,要難得多,因為向人傳達嘅信息需要包括情感。程序員習慣無需向電腦傳達情感,所以……

当然,我还是十分建议程序员朋友们总结自己的所做所想,也算是锻炼自己的表达能力。事实上表达能力是优秀程序员的基本素养之一。呃……其实我觉得这句话有些奇怪,因为这本应该是每一个正常的“社会人”所具备的能力,但是慢慢地程序员似乎变成了木讷、不善言辞的群体。当然我遇见过许多不善表达的的程序员,他们可能连一个简单的问题也表达不清楚,但我也认识不少善于表达的程序员。

例如,我现在在盛大创新院的同事们,他们大都是很有想法,并乐于表达自己观点的人——甚至我觉得有时候这样的人太多,聚在一起时反而会有烦恼。上周在进行集体讨论的时候,要不是由主持人进行控制,一个人说着说着就很可能就停不下来了……我这个准话唠真有些插不上话的感觉。

兄弟们一定要锻炼好自己的表达能力(Joel也这么说)——而写写小说可能也是不错的方式。

Nobody & Sorry Sorry

最近是各公司的举行年会的日子,每个公司年会上的节目自然大不相同。但是,如果把所有公司年会的节目取一个交集,您会发现必然会涉及到一个节目,那便是一个叫做Nobody的东东。

如果您还不知道啥是Nobody,那么您实在是奥特曼了(如果您也不知道奥特曼是啥意思……)。话说由棒子国的几个“卖馄饨的小姑娘”组成了一个团体,Wonder Girls,而她们最被人熟悉的单曲便是Nobody。这首曲子已经被翻译为多种文字,这些小姑娘们也已经在全世界转了一大圈(去年底也来过上海)。当然,我一直觉得棒子文没啥好听的,而Nobody的流行也不是因为音乐或歌词,而是——扭啊扭,基本上就是用来诱惑男人的舞蹈。

有时候我们不得不佩服棒子国的编舞能力。Nobody能够在世界范围内的成功不是偶然,也不是靠着强大的整容技术搞出一个个近乎完美的身材相貌(许多朋友看“少女时代”就是去看大腿的)。这方面另一个佐证便是Sorry Sorry,而且这次是一群男人。现在Sorry Sorry的流行程度已经不亚于Nobody,不知道吸引了多少小女孩们的视线。而我看了它的MV也不得不承认,这帮小子真tmd的很帅。

如果你还是对它们的流行程度没有概念的话,看看菲律宾监狱集体版的NobodySorry Sorry吧——记得接着下巴哦。

当然,要说舞蹈技术,看过舞林争霸的人根本不会觉得棒子们有什么厉害的——那群百老汇级别的牛人们是真正的舞蹈家,他们的力量,技巧都非一朝一夕之功。他们的舞蹈更令人震撼,但是远没有Nobody和Sorry Sorry那么流行,甚至永远不可能像后两者那样被那么多人模仿。道理很简单,因为棒子艺人的舞蹈能力有限,因此编舞只能设计一些技巧性不那么强的舞步,因此许多业余人士,学生,老师,警察,程序员……人人都能模仿,人人都能“传跳”。

其实这样的二分选择还有很多,各个行业都是如此。例如,李斯特的曲目在当时几乎只有他才能演奏(现在音乐学院的学生几乎个个不在话下),这给他带来了无限声望;而肖邦的许多作品在技术上容易许多,也更被人广泛接受——尤其是在我等业余人士中。那么,如果是您,您的选择是什么呢?

呃,Sorry Sorry的确不错,有机会我也要尝试一下。

使用Live Messenger联系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