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程十年 (2):前传2——哪有这么牛逼的游戏机?

编程十年 (2):前传2——哪有这么牛逼的游戏机?

你是不是已经发现了,在前面说了那么多关于电子产品的废话中,竟然少了最重要的一样——游戏机。虽然我不擅长电子游戏,虽然我直到25岁才拥有了一台自己的Wii(现在还贡献出去做某游戏店的演示机了),但我对于游戏机的记忆和所有80年代的朋友一样刻骨铭心。

在上小学二三年级的时候,家属院对面的简易房,突然有一家玻璃上贴出了“电子游戏,开发智力”的广告语——我敢赌一千块钱就是这八个字,我记忆犹新呐。我想,这应该是最原始的游戏机厅了吧,其实就是摆一台彩电和一个红白机。计费方式是一次5毛钱,命死光了就结束。也可以每人交5毛,两人PK,赢的一方可以继续玩。

那个时候5毛钱对我来说是个什么概念呢?那会儿我是没有零花钱的(小学在家属区院子里,也就是传说中的“子弟小学”),冰棍大多是1毛钱一根的,羊肉串是2毛钱一串(考试成绩好的时候,爸爸会奖励我吃上5串),过年的压岁钱标准是20块钱的。所以,那个时候游戏厅是去不起的。

不过,90年代初期是改革开放卓显成效的时候,人们的生活水平日新月异。很快这种初级的游戏厅就退出市场了——一是红白机开始进入普通家庭,二是新的“街机厅”出现了。

我已经记不起是哪个同学家里首先买了游戏机的了,反正到了四五年级的时候不少同学家里都有了。那个时候几乎每天中午吃完饭,有游戏机的同学家里都会成为一个据点,少则三四人,多则十几人凑在一起打《魂斗罗》、《沙罗曼蛇》、《坦克大战》什么的。

当时的家用游戏机发展也是迅速的,仅仅在小学的时候,我就见过红白机、土星和骄傲的小霸王学习机;游戏卡也是从单卡到2合1、4合1到99合1甚至999合1。

我说“见过”是因为我从来没能拥有一台自己的游戏机,都是去同学家蹭的。不过游戏机真的是对我的学习产生了很大的帮助——我爸承诺我考试全得满分就给我买一台。结果一直到小学毕业,都再没得过全满分,不过都离满分不远。当然,也一直没能拥有自己的游戏机。

红白机统治了我们的午休时间,而晚上放学后的时间则是被街机厅霸占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离家属院半站地的马路边开了第一家街机厅,然后就是雨后春笋般地涌出来三四家。那会儿的街机是5毛钱一个币,对我来说还是比较奢侈的,经常是过很久才咬牙买上一个,然后耍不了5分钟就报销了。不过那会几乎天天都要跟一大帮同学跑到街机厅里看别人玩,没关系,看得人比玩的人多,不用不好意思。

上初中以后,我和游戏机就断篇儿了,那会儿的消遣就是看录像和打台球。直到高中才又开始玩游戏,不过那个时候已经是去网吧而不是街机厅了。

记得在小学五六年级的某一天,和一帮同学在操场上聊天,听一个同学吹牛说,学校四层有一个非常牛逼的游戏机,他看见过体育老师在上面玩踢球和赛车,据说那个游戏机有一百多个钮……扯淡,哪有这么牛逼的游戏机?大家一阵哄笑。

后来知道,这玩意叫“电脑”,学名“计算机”,玩游戏只是它的功能之一。

posted @ 2011-04-19 22:56 Anders Liu 阅读(...) 评论(...) 编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