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 - 212  文章 - 0 评论 - 1127 trackbacks - 0

最近我和一些同学们讨论了一些有关 “创新” 的问题。 我不由得想起王屋村发生的一个故事。

 

clip_image002

 

王屋村原来没有人玩过魔方. 有一年开学, 一个叫果冻的同学从爪哇国带了这个新奇玩意到学校。 他口里念念有词, 转来转去, 居然能把魔方从凌乱的颜色组合还原成整齐的六面。 哇, 太神奇了! 班上的同学都很好奇, 课间的时候都看他表演。一些同学托果冻给他们买魔方, 求果冻教他们玩,果冻采取”口传心授, 不立文字” 的方式教育, 很快获得了魔方大师的称号,并且成了魔方的唯一代理。

有创新当然很好, 但是怎么保护创新呢? 就像你的城堡一样, 有护城河 (moat) 来保护么? 果冻是学校里第一个学会了魔方口诀的, 在学校这个小范围里姑且算一种创新, 但是你的竞争力有护城河么 – 你能否保持只有你会背这个口诀? 如果没有, 那有可能大家都来学, 然后人手一个魔方, 很快就有人超过你了。 对于后来者, 一个赶上的办法就是把别人的优势变为大路货 commodity, 怎么办呢?

 

别的同学也不示弱, 另一个同学小飞花了一笔钱, 复印了一百份魔方口诀表, 只要通过他买魔方, 他白送口诀。不想买魔方的, 他也先赠送口诀。 这样魔方口诀就成了大路货, 大家就不用求果冻传授口诀了, 有些人就买小飞的魔方。

 

有意思的是, 同学发现小飞的口诀 (号称 C# 方法) 和果冻的“秘诀”(号称Java 秘诀) 有很大的不同, 虽然它们都能最后达到六面, 但是小飞的口诀是一层一层地实现六面; 而果冻的秘诀是先把每一面中间的十字做成同一颜色, 然后再解决四角的问题。   小飞为此和果冻在 <王屋村学报>, <移山新技术> 上展开了持久的论战,  争执孰优孰劣。  与此同时, 一旦口诀成了大路货, 大家都知道魔方的玩法, 各人能差异化的, 就是执行力 – 就是看谁扭得快。课间的时候, 一些同学都在咔嚓咔嚓地转魔方,激烈的竞争让有些同学玩魔方手都酸了, 退出了竞争。大家通过实践发现, 无论是小飞的方法还是果冻的秘诀都不是关键, 手劲巧, 魔法转得快, 加上一些运气, 就玩得快。   而且, 围观玩魔方的女同学渐渐少了。

竞争分几个阶段, 当大家都拥有类似的技术, 大家都能够搭云梯越过别人的护城河, 在各自的城堡中短兵相接, 竞争进入了白热化, 大家比的就是执行力。

这时候, 竞争者有好几个选择:

    a) 进入一个封闭的天地去卖魔方, 例如一个用 GFW 高墙围起来的神奇小学, 那里的同学不知道外面的世界。

    b) 依赖自己别的优势或垄断, 把魔方绑定在优势项目上销售, 例如团支书要求团员必须去团支部购买魔方。

    c) 开发有差异化的新东西, 体现独特的价值。 

 

这时另一个同学 - 大牛出现了。 大牛同学虽然不是第一个玩魔方的, 但是他热爱魔方, 精通两种方法,  练得比果冻、小飞还要好, 但是他俩的名声已经在那里了, 怎么办? 大牛经过思考, 决定要 “change the game”, 改变游戏规则! 他开始琢磨一些花样, 经过刻苦练习, 他可以把两手放到屁股后面翻魔方, 能把一面给还原了。大牛的典型场景是这样的, 他跟同学说 - 看我表演魔方吧! 然后就转过身去, 两手在屁股后面翻魔方,这一创新也吸引了不少同学。

当市场处于饱和状态, 这时的后来者 (second mover) 要赶上领先者, 必须要花很多心思改变游戏规则。

 

这个场景滑稽在于 – 大牛这么努力, 但是他却看不到同学的面, 同学们渐渐对他的屁股也没兴趣了。 悲剧的结局发生在一天中午, 大牛碰到隔壁班的女孩小芳, 他激动地演示这一绝招, 但是事先没解释清楚, 就撅着屁股开始玩。 小芳大叫一声: 耍流氓! 路过的老师把大牛拉到教导处训了一通, 没收了魔方。 大牛的“屁股魔方”渐渐成了一个传说, 一般人也看不到了。 大牛很失落, 原来还可以跟小芳搭上一两句话, 现在小芳走路都绕着他… 他意识到小芳其实就是他玩魔方的目标用户。

竞争力还有一种是“对用户的了解”, 你现在会背口诀了, 魔方玩得也不错, 你甚至还可以各种花样, 但是你发现只有男生在围观, 你的目标用户 – 女生并没有感兴趣。 你努力的方向和目标并无交集。 你的网站成了 geeky 的网站,但是你很失落。

 

过了不多久,  班上看似木讷的二柱同学回收魔方, 把六种颜色的塑料片挖掉, 换成各种小公主的塑料片, 再卖给同学们。 二柱还体贴地同时送一张口诀表。嘿, 居然一半的小女生都跑到二柱那里去订购他的新型公主魔方, 当然这样的魔方很花钱的, 但是小女生们似乎不在乎钱, 她们只要一个自己独特的魔方! 每天二柱一到班上, 就有几个女生主动打招呼, 问她们定制的魔方怎么样了, 有些小姑娘还娇嗔要求二柱先满足她的要求, 隔壁班的同学们也闻讯赶来,  成为二柱的粉丝, 小芳也在其中…

image

 

几个旁观的男生不相信他们的眼睛。

“我靠!” 果冻愤愤不平地抱怨, “我果冻才是第一个会玩魔方的! ”

小飞也气炸了 – “那些口诀都是我花钱复印, 免费发给大家的! 免费, 侬晓得伐…”

大牛更不屑 - “搞什么搞,二位别生气了…  二柱这玩意技术含量太低了, 这小子压根还不会玩六面呢!”

 

 

很多同学热衷于技术和技术的创新, 但是当大家在埋头搞技术的时候, 是否注意到自己是用屁股对着目标用户?

 

image

 

相关博客: 创新的迷思 (1) (2) (3

 

posted on 2011-08-04 22:51 SoftwareTeacher 阅读(...) 评论(...) 编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