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的角落之张东升做了Java老师,悲剧就这样开始了

故事背景

 

 
主人公张东升是某大学某软件学院的一名Java老师,他平时给学生讲课风格古怪呆板,加上他普通话不标准,一口家乡话,每次给学生讲课都分两种情况:
  • 第一种情况:手持课本,把本节要讲的内容按书本上所写的顺序给学生用他那洋枪架土炮的普通话带有深情的朗读一遍。
  • 第二种情况:手持笔记本电脑,利用闲暇时间把课本上的原话复制粘贴到电脑上,做成PPT,然后剩下的情况和第一种差不多了。

这个张东升老师对学生还挺负责,知道大学生们上课总爱干点与上课无关的事,在他的课上,这些都是不允许的,不能睡觉、不能吃东西、不能玩手机、不能东张西望,而且他很爱跟学生互动交流,总爱在念完课本上的某一段深度的概念后,问一下学生:“同学们,听懂了吧?”同学们刚开始都还挺实诚的,都很有默契的摇摇头,张东升老师一看有这么多同学摇头,也是算负责任,跟学生说:“既然同学们都没听懂,我就再给同学们重新念一遍,这回要好好听啊”。很明显,这回张东升老师念的更富深情,完全自我陶醉了,这种老师跟学生的互动每节课都会有,情节基本都一样,也不一样,因为过了几天,同学们似乎都能听懂张东升老师讲的课了,没有一个摇头的,张东升老师也甚是欢喜。

就这样,很快一学期就过去了,期末考试来了。那天刮着大风、下着大雨、电闪雷鸣,全班同学坐在座位上,啃着手指,看着Java试卷:

  • Java运行原理是什么?
  • static关键字的用法?
  • 方法重载的规则?
  • Final关键字的用法?
  • 抽象类能实例化吗?为什么?
  • ······

同学们一看见这些,都在想,靠,这些张东升好像在哪一节课念过呀,咋念来着?(小朋友,你是不是有很多问号???)

只听天空一声巨响,一个响雷把众位同学给打蒙了,考试也就凉凉了。

故事要从这里讲起

张东升,男性,是某大学某软件学院的一名Java老师。张东升的家庭很不和睦,因为他是个老师,工资低,家庭地位低,丈母娘看不起他。而张东升很爱他的老婆,平时家务活,做饭都是张东升在干,其实妻子对张东升还是有感情的,但是丈母娘三天两头过来趁张东升去学校不在家的时候给女儿洗脑,说张东升要再不涨工资就跟他离婚。这种洗脑一两次也就罢了,三天两头的,谁扛得住啊,久而久之,张东升的妻子也就对张东升恶语相向了,说:“张东升,你的工资什么时候能涨啊,我都跟你多少年了,你还就这点工资,你要再不涨,你以后是不是要给我喝西北风啊,我告诉你,我不会受那苦的,你要再不涨工资,我就跟你离婚,你自己养自己吧”!

难道真的是张东升不想涨工资吗?他做梦都想啊,想当年,张东升是个Java程序员的时候,工资高,丈母娘对他也好,后来因为压力太大,脱发严重,想着换个稍微轻松点的工作,就应聘做了大学的Java老师。

 

 

最初的他也是个有志青年,一身的Java学识让他底气十足,讲课都是带风的。那时候的他,也想当一名好老师,教书育人,为国家培养栋梁之材。他费尽心思,在很多个夜晚,想了很多个通俗易懂的案例,并整理备课,那段时间他很辛苦,感觉老师也不是那么容易当的,尤其是一个好老师。但是当他把自己费尽千辛万苦整理的知识给学生讲的时候,却发现学生们不怎么认真听,有很多学生在睡觉,还有一些在玩手机,打游戏,真正听课的都是凤毛麟角。张东升有些不甘心,却也无可奈何,自己用心整理的东西得不到相应的结果,他替学生们感到悲哀。久而久之,他也被学生们同化了,怎么讲课不是讲课,怎么听课不是听课,你们不仁就别怪我不义,那一刻,他要做一名好老师的梦破碎了,破的稀碎。

后来,张东升就真的成了开头所介绍的那样,由讲课变成了念课,所谓的好坏也就一念之间而已,能真正坚持初心的又有多少。

继上次期末考试结束,张东升拿到了学生们的考卷,说来也可笑,别的老师知道自己平时讲课并不怎么负责,所以改卷的时候也是马马虎虎,只要学生不交白卷,给老师最基本的尊重,是不会让他挂科的。张东升就不一样了,他觉得虽然我确实是没有负责了,但是我不负责并不代表你们对自己也不负责,你们完全可以自学的,现在网络这么发达,学习资源百度一搜一大把,我不负责并不能成为你们学不会的理由,所以只要是没答对的同学,他都打了零分,每年他的班挂科率最高。不过这也导致了他教过的学生都十分厌恶他,每年进行老师评教的时候,他的所有评教内容都是差评,这也导致了他评不上职称,涨不了工资,世间万物,有因必有果,就是这么神奇。

现在由于丈母娘和妻子的逼迫,他不得不找校长谈话,校长对他也是冷眼相待,说:“就你这差评的记录,还想着涨工资?没开除你就不错了”。

张东升拿丈母娘和妻子没办法,因为他很爱妻子,不想伤害到妻子,就把怒火转向了校长。

我还有机会吗?

快放假了,校长说我们可以搞个团建放松一下,谁有好的想法,可以提出来。这时,张东升提议:“我们平时上课,很少运动,我建议不如去爬六峰山吧”!校长听了冷冷一笑,说:“你还别说,张东升老师讲课不咋的,玩的想法还是不错的,那我们就去爬六峰山吧”!大家一致同意。

 

 

话说团建那天,大家爬六峰山,这六峰山的景色确实不错,爬到六峰山半山腰的时候,张东升找了个跟校长独处的机会,跟校长搭了个话,然后用很坚定的眼神问校长:“校长,我还有机会吗”?校长喜欢拍照,他忙着拍照呢,忽然听到张东升的话,觉得有些扫兴,就冷言相对,说:“人啊,要有自知之明”!张东升怒从心来,但他压住了怒火,反而表现的很冷静,他对校长说,校长,我知道一个好地方,特别适合拍照,校长一听这,眼睛顿时一亮,也不管刚才跟张东升说话的态度了,就问,在哪?快带我去。张东升一看校长动心了,忙指引校长,来到了峰顶的某个地方,周围没有人,同事也被他远远甩开了。张东升主动跟校长说:“校长,我看这儿就不错,你过去坐那边上,我给你拍照”。校长同意了,脸上泛着笑意,这时候他看张东升感觉特别顺眼,他把相机给了张东升,让他拍。

张东升靠近校长,说是给校长调整一下位置,趁校长不注意,两手向前那么一推,只见校长一副毫不相信的眼神看了张东升一眼就掉下山去了。

 

张东升大喊一声校长,然后带着悲伤的表情找到自己的同事,跟他们说校长不小心掉下山了。同事们听了很震惊,替校长伤心了一会,然后发了个朋友圈回家了。

我就想让你做一个程序员

 

 
人算不如天算啊,张东升本以为万无一失,做的滴水不漏,没想到他推校长下去的那一幕被自己的学生普普、严良还有朱朝阳偶然拍视频给拍到了。朱朝阳最初是想报警的,可是他们三个家庭条件并不好,而软件学院学费又那么高,家里支付不起学费,他们三个商量了一下,觉得自己的前途最重要,可以跟张东升谈条件,从他那要点钱,给家里减轻负担。商量好了之后,朱朝阳给张东升打了电话,说他们都看到了,如果不想要让警察知道,就拿三十万。张朝阳先是一惊,后来呵呵一笑,我推校长下去不就是为了钱嘛,三十万,我要有三十万还至于推校长嘛。不过他跟朱朝阳说:“三十万不是个小数目啊,我们见面详谈”。

 

他们约了一个时间,为了安全,严良拿相机去了公安局附近,如果朱朝阳和普普没有在他们规定的时间里回来,就去报警。然后朱朝阳和普普去找张东升了,张东升看到只有两个人,就大概猜出来了,也没有轻举妄动,口头上答应了要给他们三十万,不过是分期,普普想了想,觉得也可以,但他突然又有了新的想法,她说:“张老师,你还要答应我们一个条件,就是期末考试不能给我和严良挂科”。朱朝阳和张东升一听,笑了,朱朝阳是学霸,从来不怕挂科,普普和严良就不一样了。张东升也随口答应了。

回到家中,张东升脱去了自己的假发,看到自己半秃的头发,心里甚是悲哀,又想到被三个小孩讹钱,怒从心生,他分析了一下,既然已经犯罪了,而那三十万我又拿不出来,一不做二不休,他想到了杀人灭口。他先是潜伏进了朱朝阳的家,暗中他看到朱朝阳正在做Java项目,用的是SSM框架,他一想,不对啊,我还没想SSM框架,他就已经自己学会了啊,嗯,是个可造之才,张东升好像从朱朝阳身上看到了自己以前苦逼自学Java的影子,顿时不忍心下手了,转念一想,也罢,也罢,让他做个程序员吧,等到他头发秃成我这样,或许就能理解我了。我不杀你是为了让你做个程序员,你要走的路还很多,祝你好运。张东升放过了朱朝阳,又潜伏进了普普的房间,而当初普普和严良刚好在一起玩,俩人正高兴着呢,普普说:“严良哥,你猜除了那三十万,张东升还答应我们什么了?”严良好奇的问:“什么呀?”普普哈哈一笑,说:“张老师答应期末不给我俩挂科了”。俩人又哈哈大笑起来,严良感叹道:“唉,这学期总算是稳了”!张东升一听到这,就受不了了,你俩平时上课打游戏不听课不说,还威胁我不让我给你俩挂科,真是岂有此理,他从腰中拔出刀,猛喝一声:“你俩去死吧,死了就不用怕挂科了”。

唉,两条年轻的生命就这样结束了。大学生还是要有自知之明啊。

后来,张东升把朱朝阳约了出来,约到了一个高层的楼顶,朱朝阳来了之后,张东升跟朱朝阳说:“你的那两个朋友已经被我杀了,本来想连你也杀了灭口,看到你都会用SSM框架写项目了,看你是个人才,我不忍心下手,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件事,你今后一定要做一名程序员,我给你学习资料,你要好好学习,做一个牛逼的程序员”。朱朝阳听懵了,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这样对他,突然,张东升朝他扔过来一个硬盘,说:“朱朝阳,这是我毕生收集的Java资料,我只看了不到十分之一,就已经半秃了,祝你好运,有个好前程,再见”!说完,就从十八层楼顶跳下去了。

是结束,也是开始

几年后,朱朝阳毕业了,张东升临死前给他的硬盘资源让他顺利进入了某大厂,后来······

 

 

全剧终



posted @ 2020-07-05 15:53  泰斗贤若如  阅读(496)  评论(0编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