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创:寂静的战争

摘要

这是一场寂静的战争,没有刀光剑影,没有坚船利炮。但我隐约看见,重重迷雾之下,诸多西方列强,羽扇纶巾,谈笑间,多少中国软件公司灰飞烟灭。我在这场大希无声的战争面前颤抖,各位同胞,你们呢?

 

在中国的软件行业,一直进行着一场寂静的战争,没有刀光剑影,没有坚船利炮,如润物细无声般的进行了十多年,而且还将继续下去。但我们鲜有人感觉到这场战争,这场关乎中国软件命运的战争,这就是西方列强发动的软件倾销战。[袁永福原创]

 

叶圣陶先生曾经写过一篇著名的《多收了三五斗》的文章,深刻描述了旧中国农民破产的情景。以下为该文章的部分。
------------------------------- 

万盛米行的河埠头,横七竖八停泊着乡村里出来的敞口船。船里装载的是新米,把船身压得很低。齐般舷的莱叶和垃圾给白腻的泡沫包围着,一漾一漾地,填没了这船和那船之间的空隙。

河埠上去是仅容两三个人并排走的街道。万盛米行就在街道的那一边。朝晨的太阳光从破了的明瓦天棚斜射下来,光柱子落在柜台外面晃动着的几顶旧毡帽上。

那些戴旧毡帽的大清早摇船出来,到了埠头,气也不透一口,便来到柜台前面占卜他们的命运。

“糙米五块,谷三块,”米行里的先生有气没力地回答他们。

“什么!”旧毡帽朋友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美满的希望突然一沉,一会儿大家都呆了。

“在六月里,你们不是卖十三块么?”

“十五块也卖过,不要说十三块。”

“那里有跌得这样厉害的!”

“现在是什么时候,你们不知道么?各处的米象潮水一般涌来,过几天还要跌呢!”

刚才出力摇船犹如赛龙船似的一股劲儿,现在在每个人的身体里松懈下来了。今年天照应,雨水调匀,小虫子也不来作梗,一亩田多收这么三五斗,谁都以为该得透一透气了。那里知道临到最后的占卜,却得到比往年更坏的课兆!

“还是不要粜的好,我们摇回去放在家里吧!”从简单的心里喷出了这样的愤激的话。

“嗤,”先生冷笑着,“你们不粜,人家就饿死了么?各处地方多的是洋米,洋面,头几批还没吃完,外洋大轮船又有几批运来了。”

洋米,洋面,外洋大轮船,那是遥远的事情,仿佛可以不管。而不粜那已经送到河埠头来的米,却只能作为一句愤激的话说说罢了。怎么能够不粜呢?田主方面的租是要缴的,为了雇帮工,买肥料,吃饱肚皮,借下的债是要还的。

。。。。。。

第二天又有一批敞口船来到这里停泊。镇上便表演着同样的故事。这种故事也正在各处市镇上表演着,真是平常而又平常的。

[袁永福续写]一位乡亲觉得窝囊,一大早挑着一但米进城碰碰运气,蹲在路边墙下,太阳行将西下,一教员胳肢窝夹着一《中央日报》路过,模糊中报纸上印着“倡议买中国大米,拯救中国农业”的一行大字,教员停下对乡亲问:“大米多少钱?”。乡亲弱弱的回答:“七块”。教员嘟囔着:“格老子的,美国大米才三块,呆比才去买七块的米”,匆匆的走了。
------------------------------- 

这篇《多收了三五斗》貌似小家子器的详细描述了微观细节的事情,但却深刻的展示了一个宏观现象,那就是西方列强对落后国家的商品倾销。[袁永福原创]

善良的人们希望全人类手拉手,共同进步共同发展,但现实的国际政治经济秩序的发展过程却不受人们美好的意愿而出现丝毫的转移。发达国家一直在压迫剥削着发展中国家,而发展中国家也一直在抗争着,可惜一直都在下风。到目前为止,近代的国际政治经济秩序大体经历了两个发展阶段。

第一个阶段就是持续了几百年的殖民地半殖民地阶段,在那个时代,除了欧洲,全世界都是殖民地,西方列强武装占领殖民地,进行人权压迫,经济剥削。特别是从非洲强行抓了一亿的青壮年人口贩到美洲做奴隶,在大西洋上一路留下7000万的冤魂,这直接导致非洲到现在还没恢复元气。

第二个阶段就是二战结束后到现在,二战后主要的殖民国家国力衰弱,大量的殖民地纷纷独立成为一个个新兴的国家。侵略者从殖民地撤退时还不忘黑几下,比较著名的就是制造了印巴冲突的源头。在美国的帮助下,欧洲经济迅速恢复,殖民国家又开始想搞殖民了,不过大规模武装殖民是不现实的了,于是发明了更隐蔽的经济殖民,想尽办法迫使众多发展中国家经济上不独立,依附发达国家,从而逐步形成了现在的国际经济秩序。当代的发达国家已经放射了一条条粗大的带着倒钩的吸血管深深的插进了发展中国家的身体中。

为了维持目前的国际经济秩序,发达国家需要时刻保持发展中国家经济上的不独立,时刻让发展中国家带着可可之国,咖啡之国之类的头衔,就是不能带上大米之国的头衔。因为人们不可能靠着可可、咖啡之类的活着,但可以光吃大米而活下来。对于大米充足的国家,首先强迫开放市场,然后进行倾销,使得本国农民种大米无利可图,改种无法充饥的可可,咖啡等相对赚钱的经济农作物。中美洲的海地以前的粮食是自给自足的,但经过美国的处理后依赖进口,结果在全球粮食危机中发生国家危机,而美国也正在同样的处理其他发展中国家,这也是曾经韩国民众为什么反对进口美国牛肉的根本原因。

当中国的软件行业刚开始形成的时候,西方列强要使得中国的软件行业不独立,必须依赖发达国家,这已经是几十年形成的思维定势了。搞垮中国的软件业,最简单有效的方法就是搞软件倾销。软件行业中最重要的就是通用系统软件,主要有操作系统,数据库,大型通用软件等等。于是合理定价上千甚至过万元的软件商品结果以5元4元的价格倾销着,已经持续了十多年了。

倾销就是低于成本来出卖商品,从而挤占市场份额,降低竞争对手的销量,打击压制竞争对手,这要求倾销者实力雄厚,能经得起相当的亏损,因为过度倾销是两败俱伤,因此一般情况下倾销也有度的。

一般的传统产品都是看得见摸得着的,其产品的制造能力和复制能力大部分是重合的,计算机软件非常特殊,其制造能力和复制能力是分开的,获得制造能力相当艰难,[袁永福原创]而获得复制能力则超乎寻常的容易。研发制造第一份软件产品非常难,耗资巨大,但复制一份软件产品非常廉价快速。因此计算机软件是有史以来最容易进行倾销的商品,当已有的销售额应付了成本后,就可以免费派送,形成超级倾销。

软件倾销非常隐蔽,软件是软件公司研发生产的,但低价倾销卖软件的却是和软件公司存在利益冲突的盗版商,人们很难想到盗版商竟然是软件公司进行商品倾销的事实上的合伙人。人们仅仅从保持知识产权的角度看待盗版,那是绝不会想到盗版的幕后还有软件公司,这真是世界上最成功的苦肉计兼借刀杀人,堪称连环计的典范啊。

西方发达国家的软件公司已经在西方软件市场上实现了非常好的销售,利润丰厚,然后可以从容的在中国进行软件产品的超级倾销,它们对所损失的短期利益不屑一顾。列强们不担心中国的盗版商,反而心中暗暗感谢,它们最担心的就是中国的搞基础软件开发的本土公司,最典型的就是金山公司。当年金山公司是辉煌的,[袁永福原创]它的WPS是能和微软WORD相抗衡。但是发达国家对中国搞起了软件倾销,盗版就盗版吧,我不怕,可金山怕它,结果WPS灰飞烟灭,金山公司艰难运营,到来现在它不再搞基础软件,改搞相对赚钱的网游。这和在列强倾销大米时,农民不再种大米,而改种咖啡有什么本质区别吗?

倾销不是永久的,当中国软件行业严重依赖发达国家时,也是发达国家收割成果的季节,于是盗版商被抓,软件产品不再廉价,我们必须为购买软件支付高额的费用。可悲的是,为了发展中国软件,盗版商必须被抓,软件产品不能廉价,我们为了救赎自己不得不先帮助敌人,我们民族5000年的生存智慧跑那里去了?

软件倾销是西方列强进行的最隐蔽最致命的产品倾销,中国的盗版商们无意中为列强加上了重重迷雾,一个愿盗,一个愿被盗,而我们只看到了盗版而没看到幕后的主谋。[袁永福原创]在这漫长的十几年中,对方知己知彼,而我们却不知己不知彼,这是何等危险的处境啊。

现在中国的软件行业,已经变得符合西方列强的设计了,没有操作系统,没有数据库,没有大型通用软件,只有简单技术的行业应用软件,数量众多的初级软件代码出口加工厂,一根粗壮的吸血管从天而降,正慢慢插入到中国软件行业的肉体深处中,难以拔出。远处,一块叫印度的地方也是这样的情景。

软件倾销,这是一场寂静的战争,没有刀光剑影,没有坚船利炮。[袁永福原创]但我隐约看见,重重迷雾下,诸多西方列强,羽扇纶巾,谈笑间,多少中国软件公司灰飞烟灭。我在这场大希无声的战争面前颤抖,各位同胞,你们呢?

 

posted on 2018-03-20 08:48 袁永福 电子病历,医疗信息化 阅读(...) 评论(...) 编辑 收藏

导航

公告

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