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29】睡多了,会被宰的

08:03

昨天严格来说我是睡了一整天。早上起床后到学校教室里写了日记后,趴睡了。跟大学课堂上的秒睡没什么两样,除了这次没有流口水外。被隔壁的师弟一个很细微的动作弄醒后,已经11点半了。赶紧给老婆微信:“想吃什么菜?” “随便。” 那我就很随便地去了旁边的菜市场里买了一个番茄和鸡蛋,回到家把菜交给她后,把刚刚被她关掉的房价空调重新开了。25℃,这是一个刚好适合我盖上棉被入睡的温度。就这样,她在床上留下的余温继续让我延续。

 

一个小时后,老婆的“香气”从门缝里钻了进来,番茄炒蛋没有番茄味,只有煎蛋的焦味。算了,有得吃就好。一顿饭的时间通常是一部剧的时间,剧终之时就是我要洗碗的时间。没有商量只有猜拳。但无论“三局两胜”还是“五局三胜”,她永远是裁判。“撒娇”是女人的武器,“挣扎”是男人的权利。懂带常识的人都知道,越是挣扎,死得越快。这点仪式感我不想要了,直接拿起碗奔厨房吧,也好让她有时间跟孩子视频。至少当孩子问爸爸时:“你爸爸在厨房洗碗。” 我心里也有点安慰,让孩子知道爸爸一直在让妈妈幸福。

 

碗洗了,剩下的事情就是继续躺床。至于老婆要干嘛,随她喜欢。一闭眼一睁眼,四个小时过去了。老婆横躺在我脚下,说了一句:“你知道我打扫为了吗?” 起床一看,确实有点不一样。淘宝盒子少了,鞋的摆放也整齐了,地面上的灰尘少了很多。但一进洗手间一看:“这是留给你的最后战场。” 我无话可说,这套路习惯了。

她歇睡了一个小时,我俩都不愿意做饭,那只好下馆子了。我对下馆子这事非常谨慎。只吃A家的粥,B家的菜,C家的肉。至于怎么能把A、B、C家的精华摆成一桌,是我至今还在头痛的事。算了,今天想吃鸡,那去“湛江鸡”吧。

 

“扇鸡”没有了,只剩“肯德鸡”。老板娘并没有提前告知我没有“扇鸡”的事情,擅自给了我一例“肯德基”。纷纷的口感让我一点胃口都没有。算了,随便吃点什么回去洗洗睡吧。

posted @ 2019-07-29 14:39 wc的一些事一些情 阅读(...) 评论(...) 编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