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15】酒醉三分醒,人累十分迷

07:55

我记得8年前第一次到老婆家见准岳父岳母的一个场景:摆好酒席直接把我灌醉。我当时真的被这些红的、白的直接搞晕了。我事后也问了老婆为什么要对一个不会喝酒的我那么残忍,吐了个天花龙凤的。她说:“爸妈想通过酒醉看人品”。

 

好吧,酒确实是个好东西,但酒醉多少还有三分醒,这三分意识我还是可以自己把控的。其实酒精只是一个瞬间的测试,要真正看一个人的人品,其实还是得观察他压力最大,身体最疲惫的时候,毕竟人累十分迷。

 

如果我仅仅通过一场酒局就能把这么好的一个老婆取回家,那我未免过于天真了。在这么一个思想开放的现代化社会,别以为过了岳父母这一关,就能过得了老婆关。在自己扛起家庭主柱的时候,压力、疲惫与各种不顺心齐头并进,稍微有点失控或走错方向,一样过不了妻子或孩子这一关。

 

有文说,工作是自我塑造的过程;也有文说,孩子是自己的镜子,但我可以很肯定地说,当自己用心去发现自己的时候,哪里都是“诗和远方”。

 

古代人的一次数百公理的离别有可能是他们的一次生死离别,所以“诗”是那么的凄美,“远方”也显得那么思恋。但放在当代,最遥远的距离不是太空,而是眼前的自己却一直也发现不了。老把眼光放在那位说出“诗和远方”的人身上,别人现在也在辛勤地工作和录制着节目呢。

 

怎么发现自己?当自己工作累的时候,给老婆一个温暖的拥抱;当自己带孩子疲惫的时候,把说话的语速降低十倍,无论孩子是否真的听得明白,但迟早有一天她会像爸爸一样耐心地对待自己和别人。

 

周末的一个小远行确实累,抱着没穿鞋子的小胖妞更累。这些都跟孩子无关,我要把这些情绪和爱区分开,把每一句将要脱口而出的话语反思一遍再判断是否真的可以说出口,还是要稍微改变一下语气或词语再说会更好。

 

好不容易哄睡了孩子,当自己闭上眼睛的那一刻,各种“如果”和“以后”犹如十万只草泥马在自己脑袋里奔腾,压根无法平静。没事,这些都是在自己最脆弱的时候跑出来凑热闹的“群众演员”而已,把他们摁下去就好,虽然刻意,但这也是一个很好的开始。

 

此时此刻的妈妈还在抄写党作业呢,也抄了一整天了,都不容易。我想,妈妈也在借助这些别人的文字在想着跟我一样的东西吧。

 

“一个克己心极强的智者,甚至比神来得优越。神的泰然自诺,完全是自然所赐的恩典,是自然使然免于痛苦;而智者的泰然自诺,则是他自己所修来的恩典,完全来自他自己以及他自己的努力。”   

                                                                                                       ——塞涅夫

posted @ 2019-07-15 14:55 wc的一些事一些情 阅读(...) 评论(...) 编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