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k me on GitHub

没有杀死我的 (创伤心理学简介)

作者: Vamei, http://www.cnblogs.com/vamei 欢迎转载。也请保留此声明,谢谢。

这篇是之前贴再新浪博客的文章。准备放弃新浪博客了,把文章暂时贴过来作为备份。这一篇是简介创伤心理学的。我觉得人生就是受伤-痊愈的不断循环,只不过有的人有的受伤,有的经历伤痛后成长。看了一些创伤心理学的书后,发现创伤是一种财富。心理学和代码很远,但和人很近,希望对园子里的朋友也有用。


What doesn't kill me makes me stronger
没有杀死我的让我更强大
——尼采

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每个人一生中都或多或少地遭受一些心理创伤。父母离异,和爱的人分开,被别人欺骗,这些都可能让我们几个月甚至几年内茶不思,饭不香,麻木不仁,恶梦,乃至于觉得生活没有意义。

创伤心理学(post-traumatic psychology)就是研究人在创伤后的行为和心理反应的研究方向,并致力于找到更科学的恢复方法。创伤心理学的兴起源于第一次世界大战,并且在越战后成为研究热点。一些越战老兵在越战结束后无法恢复正常的生活状态(正如电影“第一滴血”的主角),长期陷于压抑和社交障碍。为此,美国政府投入大量经费来研究这一课题。


随着社会的发展,创伤心理学的研究也逐渐从残酷血腥的战争转移到一个人在社会中可能遭受的创伤。一个人随时可能成为自然灾害、事故、恶性犯罪的受害者,而亲友逝去、家庭破裂、疾病所给人带来的心理创伤也不能忽视。

然而,相对于灾难本身的强度,创伤后的心理障碍的形成更依赖于个体的自身情况。有这么一个故事:有一对夫妻,妻子在生孩子的时,经历了剧烈的疼痛。这个疼痛让她此后常常做恶梦,害怕看到自己的孩子,甚至于害怕听到别的孩子的哭声。她为此避免与丈夫做爱,以免再次怀孕。当她想要给丈夫解释的时候,又不知道如何表达。两人最终签署了离婚协议。妻子无法理解自己的是,生孩子似乎是一件普通的事情,为什么偏偏对自己造成这么强烈的心理影响?这样一种想法往往阻止了创伤受害者去寻求帮助。其实,一个普通事件也可以对人构成心理创伤。心理创伤的诊断关键在于人本身对事件的反应(我很受伤 or 我无所谓)。当一个人对普通事件产生心理障碍的时候,这个对于别人来说的“普通”就已经是这个人的“灾难”了。

创伤后心理的一个特征是不断重复当时的经历。这种重复可能是出现再梦中,也可能是在清醒的状态下脑海中闪回。相对于人日常的记忆,这种体验更加真切。一位高考失败的学生在公布成绩后的一个月的时间里,经常在午休时梦到自己看到成绩时的震惊和孤独感,在白天的时候,也经常猛地体验到到看到成绩时的痛苦感触。这些感觉包括当时的看到的视觉,嘈杂的声音甚至周围人的味道,好像真的在重新经历那一刻一样。

重复体验的原因是当我们面对突发事件时,我们的神经系统会从缓慢的有意识思考系统,切换到快速的本能反应系统,并同时减少的记忆系统和语言系统的资源。在一些严重交通事故的报警电话中,当事人往往情绪不稳定,无法说清楚具体情况,且事后对事故的记忆颠三倒四,原因就在于此。你的身体的大部分资源都在当时被用于身体的反应:心跳加快,血流加快,呼吸加快,肌肉紧张,毛孔树立。这些身体反应有助于你接下来的面对打击或者逃跑的过程。至于你接收到的感官体验,都暂时无法被存储到记忆系统时,一致于在一个长的时间能萦绕着你。当事故的体验最终被阻止到记忆以及语言系统后,这种重复体验才会减少。

创伤后心理的另一个特征是尽力避免刺激物。刺激物会提醒人们曾经发生的伤害,并且让人真实地再次体验到心理上地痛苦。比如这个学生会不愿意出门,不想读书等等。我们上面说的妻子,也在避开自己的孩子甚至其他的孩子,因为这些都是刺激物,会让她重新体验到当时的痛苦。这种避免往往在你意识到之前,就已经由你的情绪系统发起,因为这个时候即使是有意识地想这个事情,也是一种刺激。这样一种对刺激物的规避,往往也给创伤受害人的生活带来影响,比如难以继续读书,难以再次生育等等。有一些刺激物是隐藏的。有一个人在搬办公室后忽然心理崩溃,原因是这个新的办公室没有窗户,而他在童年曾被长时间关在没有窗户的一个小房间。尽管他已经几乎忘掉那段回忆,但新的办公室作为刺激物,提醒他曾经遭受的创伤。

创伤后的心理状态很大程度上是一种自然选择的保护机制。其实,在人类的进化历史上,危险是很常见的状况。譬如说,我们的祖先在野外的时候,可能遇到到各种动物的攻击,比如在草丛中被毒蛇咬。人类在遭遇这样的创伤之后,会形成新的条件反射,就是见到草丛(刺激物)就会闪现自己曾经受到的伤害(重复体验),会感到情绪上的恐惧并且远离草丛(规避刺激物)。创伤后的心理状态对于我们的祖先来说,是经验的积累,减少我们重复受到威胁生命的伤害的概率。由于远古生活人类相当脆弱,对危险的规避相当重要,所以我们这样一种保护机制往往异常灵敏,而且难以消退。


创伤造成的心理障碍往往也是一个人成长的机会,这是当代创伤心理学带给我们的最大启示。911事件之后,许多受害者依然对当时的回忆感到痛苦,但同时,有超过半数的人表示,相对于911之前,他们都有积极的收获,比如重新发现了生活的意义,更加虔诚,更加珍重家人和朋友。早期的创伤心理学往往把心理创伤当作需要治愈的疾病,认为关键在于如何让人重新快乐。但实际上,追求快乐只是人的一方面。人的另一方面是追求自我实现和所谓的“意义”。这样的目标能够让人觉得即使受苦也是值得。创伤虽然会伤害到我们对于“快乐”的体验,但也往往刺破我们对这个世界持有的“假设”,调整自我实现的目标,甚至于创造出曾经没有的“意义”。

但创伤后的成长是与伤痛并存的。我们不能否认受害者所遭受的巨大痛苦。创伤后的成长是一个不断揭开伤疤的过程。我们不断重复体验创伤造成的痛苦,不断挑战自己曾经赖以生存的价值观,直到所有的伤痛回忆被组织到记忆系统,直到新的价值观被建立。重复体验的痛苦并不是因为自怜,更不是因此说受害者脆弱。人们往往在满足了自己的基本需求之后,才会进一步追求自我实现的满足。而我们又说到,自我实现价值观的建立对于创伤后心理成长异常重要。在这个过程中,必要的社会支持是必须的。有研究表明,家庭的经济情况往往会影响的创伤后的恢复状况。经济状况差的创伤受害者更容易长期陷于心理问题。此外,多去倾听受害者的讲述有助于他组织自己的自传式的记忆,并且让他感觉到自己有亲密的社会联系,从而让他能更强壮地面对创伤带来的痛苦。

后记

我的记忆中有一些窘迫或者恐惧的片段,希望有一天能够淡然看待这些。

痛并快乐着,送给所有努力和创伤斗争的朋友。

posted @ 2013-01-15 22:04 Vamei 阅读(...) 评论(...) 编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