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代码是一种艺术,甚于蒙娜丽莎的微笑!

不拼搏,枉少年!

  博客园  :: 首页  :: 新随笔  :: 联系 :: 订阅 订阅  :: 管理

真正的知识是深入浅出的,码农翻身” 公共号将苦涩难懂的计算机知识,用形象有趣的生活中实例呈现给我们,让我们更好地理解。

本文源地址:TCP/IP之蓟辽督师

本文续《TCP/IP之大明内阁》,不了解背景的同学可以先看看上一篇文章,当然这篇也是《TCP/IP之大明邮差》的前传,主要讲一讲可靠性传输的原理。

袁崇焕奉圣旨进京,也被迫带来了他的心肝宝贝幻月宝镜。
他一进京,顾不上休息,立刻就先去拜见曾经举荐提报自己的恩师孙承宗。孙承宗看到自己的爱将风尘仆仆的赶来,虽然心疼,稍事寒暄过后,还是立刻问起了怎么用幻月宝镜实现可靠传输的问题。
袁崇焕道:“老师有所不知,这幻月宝镜虽好,但是如果没有失败重传的方法,一切都是白搭。关外的环境比关内更加恶劣,除了强盗野兽,还有飘忽不定的清军骑兵,随时打劫你。”
“确实是实情,老夫当年巡视辽东的时候也看到了,那你发出去物资以后,是不是要等待对方的回复确认啊?”
“老师说的对,这也是我们刚开始的设想,请看这张状态图:”

“状态图是什么东西?你自己弄的?”

“不,这是荷兰红毛送红衣大炮的时候教我画的,他们那边的人很擅长搞这种玩意,说是‘科学’。这张图的第一个状态是‘等待发送数据’, 然后发送分组数据进入了第二个状态‘等待反馈’,此时如果对方发来了反馈说‘收到了’,那就回到第一个状态。否则,重发之前的数据。”
“荷兰红毛还是挺厉害的,这是个描述系统的好方法啊,比纯用我们汉字好多了。”
“是的老师,这个状态图的问题就是:如果对方发回的反馈损坏了该怎么办?”
孙承宗道:“有道理,如果反馈损坏了,发送方将无法理解接收方是否收到数据分组,只好重新发送上一个分组,但是从接收方来看,没法区分这个分组是新的还是一次重传,这就麻烦了。”

“所以我和满桂、祖大寿他们商量了下。我们采用给数据编号的办法来解决这个问题,第一次发送编号为A的,然后就等待针对A的反馈。如果反馈没法识别或者是没收到,那就重新发送;如果反馈是‘收到了’,那就发送分组编号为B的数据。”

“有个关键问题,那要是出现了反馈迟迟收不到怎么办,你肯定不能无限制的等待吧?”

“老师明鉴,我们确实遇到了这个问题,于是就搞了一个沙漏定时器,针对上面的状态做了改进。分组一发送就开始计时,如果超时就重新发送同一分组。像这样:”

孙承宗道:”好复杂啊,老夫这脑子里全是四书五经, 这状态图让人头蒙啊。 “

师生二人正聊着,下人通报首辅叶大人来了。
同样是老学究的叶首辅看到了袁崇焕画的西洋状态图,大为吃惊,心想袁崇焕赢得宁远大捷和宁锦大捷,果然是与众不同。
经过袁崇焕连番讲解,叶首辅终于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他捻着胡子思忖一下,马上提出一个问题:“你每次发送一个分组都得等待,多慢啊!能不能连续发送?”
孙承宗和袁崇焕对视一眼,心想果然姜还是老的辣。

袁崇焕道:“叶大人高瞻远瞩,思虑缜密,属下佩服。这个问题我们把我们困住了很久才想出一个办法,这个方法约定,发送方可以连续的发送分组,但是有限制数量。例如只能连续发送4个,我们称之为窗口,发送窗口满了就不能发了,需要等待接收方的确认。当确认来了以后才能继续发送,向前移动窗口。”

 

“这又是个什么图?” 叶首辅问到。
“这也是红毛们教我的,可以称为交互图,大人请看,我们发送到分组4的时候,窗口满了,就停止发送,只有等到分组1的确认(acknowledge, 简称ACK)来了以后,才继续发送下一个分组。”

孙承宗道:“我看到分组3在发送当中丢失了,超时后重新发送,可是接收端明明收到了分组4、5、6还要丢弃啊。”
袁崇焕道:“这个办法是满桂最先提出的,他是一个粗人,想出的方法也很粗暴,非常依赖幻月宝镜,把失败分组及其以后的全部重新发送,的确浪费。”---回退N步协议

叶首辅道:“很明显,你们得选择性的重传那些丢失的分组。”
“大人说的对,请看这个图:”

“这个图中只发送丢失的分组3,在接收端会暂时缓存分组4、5、6,这样就省了很多事了。”---选择性重传

叶首辅一拍大腿道:“好!应该不错了,我们就用这种办法来建立大明的可靠传输网络吧。”
接着他又郑重的补充到:“ 二位要注意,这些失败重传的方法,是我们三人的秘密,绝不能让魏阉党知道,要不然他又要去找皇上邀功请赏了。”
(码农翻身注:这只是可靠性传输的原则,实际的TCP协议要更复杂,需要考虑双向的全双工通信,想了解详情的可以看《TCP/IP详解 卷1》)

“码农翻身” 公共号 : 由工作15年的前IBM架构师创建,分享编程和职场的经验教训。

长按二维码, 关注码农翻身

posted on 2016-11-30 16:39  RunningSnail  阅读(1657)  评论(0编辑  收藏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