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录] 罗振宇2019「时间的朋友」跨年演讲摘录

读完了罗振宇的跨年演讲全文,长,有主观论点,也有一定的论据支撑。
俗话说:悲观者正确,乐观者成功。这也是个乐观者。
全文中心就是:万众一心加油干,越是艰险越向前。强调我辈的主观能动性,跟紧时代,做好自己的事。

1 开场部分

  1. 概念一:“做事的人”

他们不是在解决一个个想象中的问题,他们是在回应一个个真实世界的挑战。
不是置身事外,指点江山。而是躬身入局,把自己放进去,把自己变成解决问题的关键变量。

  1. 概念二:“我辈”

得到大学的教研长蔡钰分享了老电影《风声》里的一句台词:“只因民族已到存亡之际,我辈只能奋不顾身。”
她记了这句话十年,只因为其中那个词——“我辈”。她说:我辈这两个字里,写着对世界的主场感和建设性。无论哪个时代,我辈都是最令人神往的那群人。

“我辈”只是个代词,本来没啥意义,但是每个人都能感受到,这两个字里面有一种骄傲的认同感。
直面挑战,躬身入局,皆为我辈中人。

2 什么是中国经济的基本盘

2.1 中国的经济到底怎么样?

罗振宇很坚定地认为:“我辈正处于一个持续上升的通道中。”

经济不是预测出来的,是干出来的。如果你觉得好,不错;如果觉得不好,那就努力干。

更重要的是,观察2019年中国经济的角度不仅是好和坏、乐观还是悲观,还有好多角度。
比如,曾鸣教授说:“容易赚的钱肯定是没了,往后大家都得做更辛苦的事。”

慈善家王兵认为:2019年的经济现象,背后本质上是因为技术进步的速度太快,而社会演化的速度太慢,这二者之间产生了摩擦。

投资人张颖的角度:他有段时间,天天组织人看纪录片《徒手攀岩》—— 他想跟这个时代的创业者说:徒手攀岩的过程不是克服困难,而是习惯困难。

中国经济到了一个节点,就是从一个模式要转换到另一个模式,我称之为:从电梯模式切换为攀岩模式。

所谓电梯指的就是,那些稳定的、确切的通道。过去我们理解这个世界的方式,只要搭上电梯,就能往上走,而且非常确定:好好学习,就能考上好大学;学历越高,就越能进好单位;进了好单位,就肯定比卖口红的挣钱多,现在这话,你敢在李佳琦面前说吗?

现在的中国已经切换到攀岩模式,下一步往哪里爬,每一步都在考验我们的创造力和选择能力。

中国的复杂性成就了我们这代人。

什么是好的时代?就是走在街上,我们不敢小瞧任何一个人。

好时代的标志

2.2 预测未来,不如创造未来

提到中国经济的基本盘,我们首先会想到——
极其完备的基础设施、全球最大的供应链体系、世界最大的统一市场、从未中断的文明共识,当然,这一切都离不开国家超强的社会组织能力。

所有这些其实就一件事:超大规模理解中国经济基本盘,必须把超大规模作为前提。

和浦东、深圳一样,乌镇也可以说是中国的某种缩影:有人在前面探路,自由自在,但也承担代价,有人在后面修路,把探路出来的成果,固化为基础设施。

回到观念世界,始终有这样的争论——自由市场好还是强管理强规划好,但是在现实世界里其实没有这种矛盾,躬身入局,其义自现。

美国著名畅销书作家纳西姆·塔勒布说:世界上有两种人,一种想赢,一种想赢得辩论。

你是想赢,还是想赢得辩论

每当我们陷入纠结的时候,就想想乌镇。在乌镇外的人还在为两种模式哪个好搞辩论时,乌镇则早已开干,管他呢,反正乌镇真想赢。

结论:中国经济的未来到底如何?就像互联网思想家尼葛洛庞帝说的:预测未来的最好办法,就是把它创造出来。

3 消费市场有什么新机会

2019年中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将超过40万亿人民币。这意味着从今年开始,中国会超过美国,成为全球第一大消费市场。

中国将成为全球第一大消费市场

最大的供给,最大的需求,最快的效率提升。这三个变量同时集中在一个国家、一个市场,这在人类历史上是极其罕见。

投资人黄海的判断:中国消费市场正在多点爆发。在这样市场下,至少有三个巨大的机会:

第一,新基础设施。

很多事不用自己做了。你只需要做好一件事:定义好你的那个不可外包的核心能力。
比如,洞察用户、连接用户、把用户服务好,剩下的所有研发设计、制造、物流(1美金平均成本通运全国)、营销平台(电商平台触达8亿用户),都有现成的基础设施为你提供全套解决方案。

第二,中国红利。

以“中国李宁”为例,基于中国文化符号,今天几乎所有的消费品类,都迎来了一个通过中国红利而再做一遍的机会。

第三,世界级品牌。

梁宁老师说:品牌,就是你愿意和它自拍。说白了,就是能和用户建立起真实的社会关系互动。你能和多少人建立起真实的社会关系互动,你的品牌就会有多大。

结论:中国消费市场,机会到底在哪里?就是:利用中国红利和新基础设施,创造一个世界级品牌。

利用中国红利和新基础设施

4 钱从哪里来?

2018年中国居民的可支配收入中,有73%来自劳动所得。这不是中国自己的现象,即使在美国最顶级的富人当中,劳动收入也占家庭总收入的一半左右。

钱生钱,其实是少数,人挣钱,才是多数;闭着眼睛挣的钱,其实是少数,睁着眼睛要花力气挣的钱,才是多数。

刘润说:一个人的财富基本盘,有两个组成部分,第一,你自己的本事,第二,你和其他人连接的本事。而后者是前者的放大器。—— 也就是:人的网络是财富的放大器。

不管什么职业,在所有的选择关头,多和人连接,保证没坏处。

徐小平有个观点:你的班子当中有女性吗?这一点在国际上其实已经是一个共识。因为男性是个目标动物,当一件事目标清晰、路径明确的时候,男性很擅长,而女性更擅长协调关系,当遇到大量需要跨界整合,柔性沟通的事情,一个班子如果男女搭配,他们能更从容地应对。
这个变化会给多少女性带来新的机会。过去常说的那块针对女性的玻璃天花板,有可能就此打破。你看,因为更擅长人与人的连接,未来女性的财富能力就会显著上升。

结论:钱从哪里来?钱从自己的劳动里来,钱从更多的人和人的连接中来。

要特别澄清一个可能的误解,连接人和人的能力成为财富杠杆,这可不是花言巧语搞关系,而是通过连接人,提高为这个社会创造价值的能力。

汪丁丁在他的《思想史基本问题》里提出:

一个人花5分钟就能想清自己生活的意义。用这5分钟问自己5个问题,并诚实作答。

1、你是谁?
2、你干啥?
3、你为谁干?
4、别人需要你吗?
5、你干了之后,社会变得更好了么?

5个问题

每能回答一个,你和这个世界的连接就加深一层。—— 这五个问题你回答得越清楚,你的财富能力就越强。

5 教育在发生什么变化?

哈佛前校长,德里克·博克说:假如你觉得教育的成本太高,试试看无知的代价。

教育这个焦虑是解决不了的,但是它会变换一种样式。

坦率地说,人为了自己成长而感到焦虑,可能永远没有解药。人类文明本来也依托于此。但是,你有没有想过,焦虑会变换成别的样子。

沈祖芸的研究发现:全世界的教育工作者,都在焦虑一个问题:工业时代形成的教育模式,已经跟不上信息时代的需求。

她最核心的洞察就是:现在的世界已经不是按照领域来划分的,而是围绕挑战来组织的。

十一学校联盟的总校长李希贵说,课程这个概念本身都在发生转变。课程是什么?不是知识的注射器,而是要把社会上的那些挑战,孩子们将来会遇到的那些问题,打包浓缩,变成课程,让学生们提前体验,提前触发孩子们的禀赋。

结论:课程的本质是激发禀赋,教育的本质是人点亮人。

每个人都是别人的一盏灯

走了那么远,我们去寻找一盏灯。 “得到APP,让知识成为每个人的力量。” —— 这是罗振宇的情怀。

6 中国科技创新下一步

6.1 中国的底牌

根据《华尔街日报》公布的数字,我们至少能知道两个事实:

1、中国公司拥有36%的5G标准必要专利。
2、中国公司的这个数字,比4G时代翻了一倍。

你看,在技术世界,中国公司不仅有存在感,存在感还在增加。

美国要摆脱对中国制造的依赖。但是我们知道这很难,因为中国制造还是有很大优势的。

中国制造手里有什么牌?

第一张牌是规模。
第二张牌是速度。
第三张牌是成本控制能力。

6.2 真实世界是一张网

事实上制造能力这个事,在世界很多国家都发展很快,比如越南和印度,包括美国自己的先进制造,也进展极快。美国人真要下决心,把一些公司的制造环节搬离中国,假以时日,也不是不可能。

关键就在这四个字里,“假以时日”。这意味着甭管美国有多大的决心,只要还有一个时间窗口,我辈中人就大有可为。

我们在办公室墙上贴了这样一句话:竞争意识损害竞争力。 所谓竞争,就是你按照竞争对手划定的思维模式,来决定自己的行动方式。这从一开始就落了下风。

真实世界是什么样?是一张包含了美国中国在内的,由全世界研发者、制造者、供应链共同组成的、遍及全球的创新网络。这里面没有输赢问题,只有贡献大小问题。谁贡献大,谁就更重要,谁在这个网络的位置更重要,谁就更有话语权。

不是说你只能在这张旧的网络里埋头苦干、求个生存就挺好。别忘了,还有技术变革所带来的弯道超车的机会。你只要占有自己独特的生态位,一旦新技术爆发的时机到来,你就有机会发展出一张全新的网络。

结论:中国会因为被掐住创新的上游而窒息吗?

王煜全老师的《创新生态报告》的回答:我们和任何国家之间,都已经不是谁上游谁下游,谁输谁赢的关系。我辈中人,不应该在这个层面上纠缠,我们应该意识到,我们正迎来一个历史级的机会,就是:有机会共建一张全新的全球创新网络。

—— 我辈中人只有一个姿势,干就是了。

正如诗人默温说的:希望不是未来的东西,它是看见此刻的方式。

希望

7 中国制造的优势会消失吗?

7.1 中国拥有全部工业门类

工信部部长苗圩说,现在中国有41个工业大类,207个工业中类,666个工业小类。我们是世界上唯一一个,拥有联合国产业分类中全部工业门类的国家。这是人类历史上,头一次有国家做到这点。

我们拥有全部工业门类

施展老师这次带回了一个让人意想不到的答案。他既没有说转移了,也没说不会转移。而是说,中国制造正在溢出。
—— 中国制造不是在以一种线性的方式转移,你有了,我就没有。中国制造是在以一种网络的方式,向外生长、扩展、延伸。你有了,是对我的增强。

我们过去理解国与国之间的经济关系,都是“转移视角”,都在谈竞争、说输赢、就是资源有限,你多一点,我就少一点。

但是施展老师给了我们一个新视角,你也可以把国与国之间的经济关系,看成是一个网络。
网络的特征是什么呢?接入网络的节点越多,这个网络的价值就越大。

7.2 中国的制造业在转移吗?

施展老师的答案是:什么你的我的?都是人类这张网络的。

美国在这张网络里,越南在这张网络里,中国也在这张网络里。在这张网里,谁活得好,不取决于谁抢得狠,而取决于谁贡献大。

中国人正在展现一种,空前强大且独有的能力 —— 结网能力。

所有人都希望连成一张更大的网。

我们一直生存在一个人类合作的扩展秩序当中,一个不断扩张的网络中。
我们都知道,网络是一个永恒的东西,从几十万年,智人走出非洲的那一刻起,它就在不断生长,从未逆转。
但是,网络也是一个残酷的东西,没有任何一张网可以让你一直躺在上面,坐享其成,它一直在演化。
好在,网络也是一个公道的东西,只要你在贡献、连接、扩展,它就一定会给你相称的奖励。

这个网络的扩展,从第一次全球化开始,已经持续了几百年,沿途不断有人加入。每一代人都是一面往前走,一面往回看,一面完成个人的奋斗使命,一面扩展全人类的协作网络。

1492年,是哥伦布这样的欧洲人,开启了大航海时代;到了21世纪初,属于我辈中人的大航海时代,正在拉开大幕。

时间的朋友,让我们以这样的姿态,走进21世纪的第三个十年。
就像维特根斯坦所说的那样:怀抱希望、心生感激、深思熟虑。

8 尾声部分

8.1 跟上这个时代,跟上这群人

为什么有的事你一个人不敢干,也干不了,但是在人群中,在大部队中,干了也就干了,从容又自在。和很多人在一起,你还是你,但你又比原来的你多了点什么。

人生不是在每个关头都明确地知道自己该做什么选择。那怎么办?跟上这个时代,跟上这群人。

跟上时代

8.2 不要忽略缓慢而巨大的变化

整个中国西北部都在变暖、变绿、变湿润。

这种变化背后的影响到底是什么,我们短期内没法下结论。
但是,我感受到了一种来自慢变量的震撼。

我辈中人,不要忽视这些缓慢而巨大的变化。因为这些变化缓慢、持续而坚定,我们每一个普通人都有参与的机会。

我们对这个时代充满信心。因为我辈中人正在参与、贡献、构建着这个时代。
就像万维钢老师说的:以贡献感为指引,你是幸福的,也是自由的。
也像约翰·列侬说的:一个人的梦想只是梦想,一群人的梦想就能成真。

一个人的梦想VS一群人的梦想

版权声明

作者: 瘦风(https://healchow.com)

出处: 博客园 瘦风的博客(https://www.cnblogs.com/shoufeng)

右侧导航栏有「瘦风的南墙」公众号二维码,输出更及时、更体系,欢迎扫码关注🤝

感谢阅读, 如果文章有帮助或启发到你, 可以通过点右下角的【推荐】给我反馈, 大家一起加油💪

posted @ 2020-01-01 18:10  瘦风  阅读(586)  评论(0编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