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ACM/ICPC生涯总结暨退役宣言—alpc55

转自:http://hi.baidu.com/accplaystation/item/ca4c2ec565fa0b7fced4f811

ACM/ICPC生涯总结暨退役宣言—alpc55

前言

早就该写这篇文章了,但是也很不想去写。毕竟是为之奋斗了两年的目标,不是说舍得就舍得的。然而,自己毕竟是到了该退的时候了,与其扭扭捏捏,不如挥一挥衣袖,尚落得一份潇洒。回首这两年来,有很多是需要总结的。在这里不分巨细的记录下来,或许有点像流水账,但是更多的,是一份对过去的难忘。

童年

我的ACM/ICPC的生涯可以追溯到自己高中搞竞赛的时候,那时的自己选择了OI,完全是出于好玩,也不努力学点什么,只满足于能把最基本的题目做出来就好,所以在高中的校集训队里也就混了个中不溜。印象最深的是有一次高中教练组织我们搞了一场ACM/ICPC的模拟赛,那时也不懂啥是ACM/ICPC,判题和计时都是在黑板上手动操作的。当时我们倒数前三的分到一起,也不懂怎么配合,就是埋头苦做,结果却拿了个第一,原因是其他队伍要么因为思路分歧吵架去了,要么是光顾着钻难题去了。当时权当作是玩了,也没啥想法。

后来考NOIP的一等奖老末的身份报送进了大学,由于信息流通不通畅,大一一年也没有ACM/ICPC的消息。仔细算来,我接触ACM/ICPC还是要晚于数模的。一直到大二年终zzn他们第一次拿到出线权,学校才有了宣传,那时自己才晓得原来所在的大学也是可以搞ACM/ICPC的。当时是alpc10主持宣传的,第一次让我接触到了诸如pc^2,poj等字眼。于是那个寒假,我就操起刚学会的C++,为来年的校赛做准备。当然那个寒假其实也没干啥事,原因是自以为poj是按难度排列题目的,然后就卡死在1009上了……后来去闯USACO,更是一头血包啊……

放假回来,做学校内部的oj,第一次见识到了alpc12和alpc62的强大。后来的校赛预选赛更是12独领风骚。那时的自己只是勉强挤进了复赛的门槛,心有戚戚啊!后来的校赛,由于闷着头不顾judge当机的影响一口气的做了下去,倒也混了个二等奖,从此有了踏入校集训队门槛的资格。

青年

刚进集训队那会儿,深切的感受到夹在一群牛之间的无奈。那时候的自己还是挺有冲劲的,特别是确定与alpc02和62搭档中南赛后,为了不把队伍的后腿拖得太厉害了,倒也闷头做了好多题目。那时候确实是什么算法都不会,于是就把自己定位到简单题上,拿着一份poj简单题一览表,从头到尾刷下来……那时候最深的印象就是晚上做题做到凌晨,白天上课睡觉打呼噜……不过辛苦归辛苦,现在想来,自己之后的成就,都是从那时打下的基础。

中南赛前后,最感谢的是alpc02的指点。自己主攻模拟题和代码能力的定位,也是在02的影响下的。后来暑假集训的时候,也是靠着自己的代码能力勉强过关的。然后先决定的是省赛分组,很荣幸的和alpc05、16两头大牛分在了一起。那时候的配合很默契,因为有05这样的算法超人在,所以只要负责把简单题目处理掉就好。而全国赛则被拆成了两半,一半跟01、12一组,一半跟16、33一组。由于自己第一年的实力实在是够差劲的,而regional前拼题阶段除了代码能力外也没有太多的提高,因此也一定程度上拖了队伍的后腿。所以第一年能拿到一银一铜,已经是天大的幸运了。

Regional结束后是一段冷却期,学校里各种杂事多了起来,各类检查接踵而至。满腔的热血有些冷却了,但是胸口的火苗还依稀燃烧着……

壮年

今年的ACM/ICPC生涯,可以说是在一片打击中起步的。除了校赛侥幸拔了个头筹,之后的中南赛、中北赛、杭电赛都可谓一败涂地。然而,这几场败仗却让我对今年有了更多的憧憬和更大的动力。中南赛,由于是第一次带一个队伍,而队内实力差距过大,导致交流不利,造成“1+1+1<的悲剧。中北赛,组合应该说还算可以的,但是分工不明确,导致使不出全力的感觉,应该说“1+1+!>,但是也没大多少。杭电赛虽然只有银牌,但是整个过程还是不错的。算起来,从五月底开始,我就和集训队其他老将一起,开始了对如何组队的大讨论。按照以前的观点,组队主要是看算法面的互补。然而从zzn他们成功的经验看来,并不仅仅是这样。从我的了解和zzn的现身说法,zzn本人在主要就是起着组织者的作用,不敲题,但是能够良好的把队伍协调好。我想,如果一个队伍的发挥达到“1+1+1>,那么这就是一个好队伍了。如果达到“1+1+1>=的话,那就是regional的金牌队伍了。至于“1+1+1>=的神级队伍,就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了。

而要使得“1+1+1>=,以zzn的观点,就是要从队伍中解放一个人出来。说实话,本来我对这个观点有些不以为然,也曾私下里和12、62他们约好要组队的。但是湖大的一场邀请赛改变了我的观点。在那场比赛里,我和42以及一个新人搭档,开始时是按照我以往的观点,轮流上题,结果效果很糟糕。后来鬼使神差的改成我负责敲而42负责想,结果效果反而出奇的好。从那之后,我就觉得,队伍中不仅要有算法的互补,还要有角色的定位。我把这种角色分成主敲、辅敲和调度。到临近regional的时候,确定了Nybroplan=55+42+50之后,这种定位就更加明显了。也就是说,我是主敲,50是辅敲,而42则负责调度。通过几场练习赛的效果来看,应该说还是不错的。这也让我对今年的成绩更加充满了憧憬。

今年赛程拉得比较开,网络预选赛也来的比往年早了一些。感觉我们学校的网络预选赛的成绩一向就不好,也说不上为什么。之后是组队pk,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我在学校的学习生活给我的竞赛生涯带来了一定的负面影响,最明显的,就是再也不能像去年那样逃课搞集训,而且天天的杂事也多了起来,到了临近regional冲刺阶段,也只有晚上的时间可以利用起来。如此真的是无奈啊!不过很感谢集训队其他人对我的支持和理解,特别是42和50,当我不在的时候也会认真的训练。

去北京的经历就不说了,反正也有过总结了。后来受集训队委托去合肥抢金牌,也算是幸不辱命。然后就是杭州了,也算是告别赛吧,但是表现得着实是不好看啊!杭州站一直没有写总结,或许潜意识中有点想逃避什么吧!哈哈!

该检讨的总是要检讨的。总而言之,我们这支主力队伍比赛成绩疲软,我要负首责。说实话,由于生活的压力和对队伍的自信,我在临近regional时的努力程度是要远远低于上一年的。而真正到了赛场上,我参加过一届regional的经验也没有为这支年轻的队伍带来足够的有益的指导。

暮年

人生五十年,如此算来,两年的时间,也算是有够长了的。回首这两年走过的路,欢笑还是居多的。有很多朋友问我,为什么要搞ACM/ICPC。为了能去大公司?不现实。为了保研?那我第一年的各类竞赛成绩早已经足够了。为了出国去final?当然会有这样的梦想,但是一直也期望不大,毕竟自己的实力是摆在那里的。我搞ACM/ICPC,或者说是我们学校真正搞ACM/ICPC的这一群另类,都是靠着一腔的热血在奋斗的。我最感动的,就是这种忘我奋斗的精神。而且ACM/ICPC的过程中,认识了很多的志同道合的朋友,他们对我的指导和鼓励,也是我对ACM/ICPC难以割舍的原因。

如今,到了该和这份情感说再见的时候了。然而真要潇洒的挥一挥衣袖而去,似乎也不是那么容易。或许我也可以像zzn那样,兼一份教练的差干干,或是出一出题目。至少应该为alpc的发展再尽一份微薄之力啊!毕竟这一次出线无望,对alpc的发展还是影响挺大的啊!所以心里总是隐隐有种想补偿些什么的感觉。廉颇老矣,尚能饭否?或许饭是不多了,但是去学着炒点小菜,也还是不错的啊!

posted @ 2015-04-08 23:54  Oyking  阅读(595)  评论(0编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