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悟还俗

邮箱 key_ok@qq.com 我的收集 http://pan.baidu.com/share/home?uk=1177427271
posts - 236, comments - 8, trackbacks - 0, articles - 0
  新随笔 :: 联系 :: 订阅 订阅 :: 管理

公告

B 最熟悉的陌生人 (纪念当年就读的梅州市江南高级中学)

Posted on 2015-02-13 10:14 大悟还俗 阅读(...) 评论(...) 编辑 收藏

最熟悉的陌生人

作者:张慧桥

枪与玫瑰
  我看了一下聊天室的名单,哈哈哈,我不禁喜出望外:蝶恋花那丫头片子挂在线上呢,真是天助我也。初时的担心一扫而光,我精神抖擞地喝下一大口咖啡,猛抽了三口烟,现在的我是网上的美女杀手呀。
  其实女人征服男人最好的武器就是声音。如果你看见一个漂亮的女人,正风姿摇拽地向你走来,直看得你魂不守舍,突然她开口跟你说话了,声音跟又粗又涩的老树皮没什么两样,说不定你会吓得掉头就跑;反之,如果一个女人哪怕是不漂亮,声音好听的话也会让她整个人显得风情万种。
  蝶恋花我不知道她漂不漂亮,但她的声音确实很有魔力。
  我在键盘上运指如飞:小丫头,多日不见,最近几时早起床?几时对镜贴花黄?几时胡乱画红妆?何时喝粥特别香?呵呵呵:)
  我等了许久没见有回应,这丫头,该不会不记得我了吧?唉,象她这样动听的声音,追随者应该是多如牛魔王身上的毛的,哪还会记得我这个只见过一面的人呢?想到这里,我不禁泄气了,刚刚的那兴奋劲一下子跑得无影无踪。唉!天下的乌鸦一般黑,天下的女子大概都是这么凉薄无情吧,现实中已是如此,更何况在这张破网上呢?我的心情冷到了冰点……
  正当我龇牙咧嘴大骂天下女人的时候,屏幕上突然冒出一行字:蝶恋花悄悄地对你说:你这只破枪,这些日子死到哪里去了!
  呵呵,这蝶恋花也太夸张了吧,要安慰我也没有必要做出这种好象跟我很熟很牵挂我的样子吧?真是!
  好吧!你要跟我开玩笑我也逗逗你好了,于是我就说跟克林顿普京他们玩去了,难道要跟她讲我去抓人了不成?还不吓得她花容失色?
  还有,这里可是网上呀,不该说的事情在哪也不能说的,这可是纪律。天堂是天堂,地狱是地狱,网路是网路,生活是生活,这些要分清楚,不能混为一谈的。
  谁知道她听了我的话后,居然拐着弯来骂我是猪!看来她火气也蛮大的,怎么回事呀?该不会是碰到了她的大姨妈或是刚刚惨遭毒手吧?
  问问她为什么好象心情不爽的样子,她居然说在网上等了我一个礼拜,还问我是不是经常不把美女当人看。
  听到这里,我心里不禁一动,然后不禁哑然失笑,这丫头,是不是吃错药了?开玩笑也不能跟我开这种玩笑丫,我刚出虎口你又为我挖下个狼窝,我这幼小的心灵怎么能不受伤害呢?
  我不把美女当人看?天地良心,我经常把无盐当西施看了,你帮我想想,真正的美女我会怎么看?
  唉,丫头,你往我伤口上撒盐还不要紧,大不了痛一痛就好,再说盐水还消毒呢,但千万别往我伤口上抹蜜,这样除了招来蚂蚁和苍蝇外,没什么好处的,现在嘴里叫哥哥,腰里掏家伙的人太多了,我可是坚强无比的布尔什么维克战士,想用美人计来腐蚀我这样的革命者,门都没有啦!
  于是我不当回事地敷衍了几句。
  咦,怎么今天她老打字,也不说话?我心里觉得奇怪,其实我是很想听到她的声音的,对她那把象移魂大法一样的声音是又爱又怕,听着喜欢,却又害怕控制不住地着迷,我必须不断提醒自己:出来行走江湖,最要紧的是自制两字。
  跟她说着说着,感觉这丫头片子好象是在耍什么小性子,该不会真为了我吧?我仿佛看到她嘟着小嘴半嗔半喜的可爱样子,顺口便说:咱家丫头不生气啦。
  话溜出口来我才发现有点不妥,对“见面”才不过第二次的人说这种话,好象老不正经的调笑味很重呀,好在那丫头没怎么深究,呵呵,赚死了,白赚了个声音甜蜜的丫头,哈哈哈~我不禁狂喷了几口“五叶神”。
  我发现自己非常的渴望听到蝶恋花的声音,因为一开始就是她操着把动听的声音跟我交流的,现在乍一默不作声地用文字跟我“说”,感觉是大不一样的,就象吃惯了中餐突然摆上了一道法国菜让人手足无措一样。
  唉,看来我要不说话这丫头是不肯再跳进火坑了,于是我趁着她半嗔半怒之机插上了麦克风,调试设置了一下。
  这时这丫头打出了一行字,我看着看着不禁念念有词,然后听到她一串银铃般的笑声,原来是她在拐着弯引诱我变成一只大蠢猪,呵呵,听着她在那边呵呵直笑,我面前这部冰冷的电脑仿佛出现了她那天真可爱的模样,哈哈,活脱脱就是个嘴巴上占了人家便宜的小顽童,跟我们小时候拐着弯子变成人家的爸爸时一模一样。
  这丫头熟悉的声音一传来,我的胸口好象又被什么撞击了一下,我突然想起了韦小宝见到阿珂时的那种感觉:简直是想谋杀亲夫了!
  那丫头问我多大了,我说属兔,谁知道那丫头居然瞎掰了个龟兔赛跑红眼病出来,反应还蛮不错呀。
  这时聊天室里乱七八糟的,那些人也真是变态,在网上骂来骂去的好象真象怎么回事,象这种过过口瘾的事情有什么好玩呢,大概也是象我一样在现实生活中是情场失败的懦夫,到网路中充充好汉吧,哈哈。
  这时我看到蝶恋花向我发出了个语音私聊的邀请,我便点了个“好的”,于是,从那个遥远的城市,她那轻轻的呼吸声穿越千山万水,在我耳边温柔地响起,我仿佛感觉到了她在我耳边吹气如兰……
  “哎呀~”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丫头,可以告诉我你的QQ号码吗?说句实在话,今天我来的时候还真怕见不到你了呢,跟你聊天是件很令人愉快的事情,我希望以后可以常见到你呀!”
  想起自己刚才患得患失的样子,我可不愿意再来掌自己的嘴巴了。
  “我的QQ?呵呵,难得你会这样问我耶,这个问题本姑娘想了一个礼拜,为什么其它人跟我三句半话还没讲完就会问我的QQ想跟我联络,怎么你一句不问就走了呢?所以这一个礼拜来本姑娘是越想越气的啦,我早已经决定不告诉你了,呵呵,破枪,你就免开尊口好了,嘻嘻!”
  我不禁怦然心动,想起刚刚她半真半假地说等了我一个礼拜的事,刚刚还以为她在开玩笑所以没当一回事,可现在听她的语气,好象确有其事的样子,莫非……
  我摇摇头,不敢再往下想了,这怎么可能的嘛!
  “好了,你要不说我就不问吧,强扭的瓜不甜,呵呵,其实我来聊天并不久,刚上这个聊聊就碰上你了,所以经验不足,请丫头你多多指教啦!”
  我不继续追问是因为我深谙弹道原理,我们用手 枪练靶的时候,总是瞄准下八环击发,子弹在空中经过抛物线运动后会正中靶心,如果你硬是要瞄着靶心来打,那是绝对不可能达到目的的。呵呵,对于我这个全市手 枪50米射击冠军全省亚军来说,是够资格驾轻就熟地谈这个原理的。
  象现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我硬冲着她的QQ号码要的话,肯定是欲速则不达的,所以不问就是最好的问,正所谓无声胜有声,无招胜有招,独孤求败实在的意思是处于不败的啦,嘿嘿……
  “呵呵,枪与玫瑰,咱不要瞎扯了好不好,说说你的事情好吗?我想知道耶!”
  这丫头片子的声音真是不得了,这次她没叫我破枪,是挺诚恳温柔地说。
  唉,我只觉得浑身上下暖洋洋的说不出来的舒服。可能韦小宝听陈圆圆唱《圆圆曲》时也是这种感觉吧,看来天下美女古今同,这丫头莫非是陈圆圆转世?呵呵,少胡扯了,不过起码是陈圆圆的声音转世吧。
  “我?丫头,我这人是没什么好说的啦,咱生是社会主义的人,死是社会主义的鬼,连拉个小便都不会跑出国门,所以绝对不会是汉奸;现在国泰民安,太平盛世,虽然有时候美国佬的EP3有时候会在咱家门口晃来晃去,不过有咱二炮部队看着呢,所以我连个做英雄的机会都没有;有时候我也朝朝暮暮想发财有时在银行门口转上两圈也想进去拿它个百来十万使使,但有这个贼心没这贼胆,所以也不是作奸犯科之辈;我这人算来算去还算纯情吧,是绝对不会背着一身骂名去做采花大盗的,再说现在繁荣娼盛,也犯不着为此去触犯刑律是吧,所以还算得上是安分良民;周末我常会拿两块钱去买注足球彩票,希望中个五百万来回家买几亩地来种种,所以总的说来我这人是个还未脱离小农意识的大老粗吧!呵呵呵~”
  “嘻嘻嘻,哎,你个破枪,你能不能给我认真一点呀,怎么老痞里痞气的?”
  “嘿嘿,认真?”听到蝶恋花谈到认真,在感情上认真到伤痕累累变得神经质的我马上就来了牢骚……
  “你叫我在网上认真?现实还不叫人痛苦叫人累呀?在网上还有人认真?我看你这个蝶恋花莫非还是只”菜虫“吧?谁还会把这张破网当一回事呢,大家今朝有话今朝说,今晚有乐且乐一乐,何必认真呢?真是~”
  我笑嘻嘻地说。
  蝶恋花许久没有说话,只听到她若有若无的呼吸声,还不时地吸吸鼻子,好象有什么事情让她不平静。
  我们之间一时无语,宁波与广东之间的空气似乎只传递着两个人隐隐约约的呼吸声……
  我一时也不知说些什么好,便在键盘上反复地敲打着两个字:丫头……丫头……丫头……
  打着打着,听着蝶恋花的呼吸声,我不觉痴了……
  “枪与玫瑰,我的QQ号码是3067xx,我打出给你吧。”蝶恋花在屏幕上打出了自己的号码,我听到她的声音有点压抑,好象真的有什么不开心。安慰人我是外行的,这样的情况下,我更是不知道说什么了,我默默地将她加为好友,在我的QQ面板上亮出了一个清新可人的脸宠——“蝶恋花”!
  看着这个我以后随时可以联系的人,我一点也没有刚刚因使用弹道原理得逞后的喜悦。
  是因为她的不开心吗?
  看看时间,不知不觉已是三点了。想起明天还要早起到看守所补充材料,于是我轻轻地对蝶恋花说:“现在晚了,你早点休息吧,你………不会是有什么事吧?明天我上线了找你可以吗?”
  “我没什么事,可能是有点累吧,那么,晚安喽……”蝶恋花依然是那副压抑的口气。
  “丫头,晚安了,祝你做个好梦吧,希望明天可以见到你。”
  “明天见:)”蝶恋花在屏幕上打出了三个字一个笑面符号。
  我关了电脑,躺在床上,蝶恋花的呼吸声仍缭绕在耳,她不开心吗?是不是我说错什么话了?
  唉,女人心海底针,说得好好的怎么突然就变了?我心里直觉得纳闷。
  可能是白天睡多了吧,我躺在床上翻来翻去怎么也睡不着,耳边不时有种异样的感觉,好象有谁拿着稻草根轻轻地撩动,哦,是蝶恋花的呼吸吧。
  天蒙蒙亮了,我才沉沉睡去……

 

蝶恋花
  上午上班,整个人都恍恍惚惚的,一种说不上来的懒散,可能是天气的原因吧,最近宁波的天空总是阴着脸,淅淅沥沥的雨下个没停。昨晚也没睡好,直到天空泛白才合了下眼,九点不到又起床了。
  我在资料室翻cd找节目素材,看来看去自己都忘了要找什么了,去倒水喝打开饮水机杯子里的水倒满了也不知道,在过道上,捧着一大叠资料走来的阿琴被我撞翻了,资料撒了一地,我泄气地回到座位上坐了下来,我这是怎么了?
  坐在我对面的何涛满面狐疑地盯着我。
  我晕!没见过美女心情不爽呀?
  我心里暗暗地骂道。
  一坐下来,我就不自觉地想起了枪与玫瑰。
  他是个怎么样的人呢?听他说话的声音好象是那种比较严肃古板的那种,但使用文字的时候,他又是活灵活现生动有趣好象带着一脸坏笑可以笑死人不偿命的那种,嘻嘻,真的是有点复杂。
  不过象他这样的人应该是在生活中背负着太多的责任或包袱吧,上网只是为了解脱或忘却,在网上找一些在现实中找不到的快乐吧,如果这样来解释的话,他那种给人的截然不同的感觉好象就可以找条板凳坐下来了。
  这把破枪还真的会掰,他居然信马由缰瞎侃什么美女与野兽还有什么爱党胜过妈,爱国胜过家,还有什么生是社会主义的人,死是社会主义的鬼,小便都不会出国门什么的,还说得头头是道的。
  呵呵,这把破枪居然会想起问我的QQ号码,说什么来的时候还真怕见不到我,有吗?真的还是假的?嘻嘻,你要的时候我偏不给你,让你急一急。除非你向本姑娘一求再求啦。
  谁知道那把破枪还真是笨,我叫他免开尊口,他居然真的不再问,还说什么强扭的瓜不甜……
  唉,真会被他气得吐血了,说他不懂女孩儿的心思还真是不懂的啦,唉,真不知道他在现实生活中怎么和女朋友相处的。
  想到他的女朋友,我心中不禁有种隐隐的不快,他怎么可以有女朋友呢?
  想到这里我自己都不禁哑然失笑了,他怎么不可以有女朋友呢?我这是喝哪门子的醋了?
  嘿嘿~说不定人家已经结婚了呢,唉!
  想到这里,我不禁心里有点涩涩的,说不上来的一种感觉。
  想起他的那句“咱家丫头”,我心里不禁一阵的甜蜜,这是我们“认识”以来最为亲密的一句,也是最为接近的一次。
  但就这么一句,也足以让我回味不已了,每每想起这句话,我的心里就涌起一种酸酸的美好,这种感觉从所未有,哪怕是阿明在我窗外通宵达旦的口哨,李强在我家巷口的马路情书……全部加起来都没有这样的怦然心动!
  我满腔柔情地对“枪与玫瑰”说能不能认真点,说些正经的事,其实我是很想知道真实的“枪与玫瑰”,想知道他生活中的样子的。
  但我没想到“认真”两字居然引起了他那么大的反应,他说现在谁还会在网上当真,把这张破网当一回事,还有就是什么今朝有话今朝说,今晚有乐且乐一乐,何必认真。
  听到这一席话后,我不自觉地感到一阵的心痛,原来自己只是在不该认真的网路中认真了,而他呢?他是完全不当一回事的,我是多么的傻呀。
  在很长的一时间里,我都沉默不语,也想不起该说些什么,只觉得脑海里一片的空白,好象已经失去了思维的能力,只觉得鼻腔里酸酸的,以至于我不时地吸吸鼻子,在这样的情况下,我还能说些什么呢?我想,或许我从来就不是个开得起玩笑的人吧!
  是呀,网路本来就不应该令我们认真的,我们又何曾听说过网路上盛开过什么美丽的花朵了?
  枪与玫瑰在那边也沉默着……
  为什么呢?
  为了我的沉默?
  难道不该认真的网路已让我们无话可说?
  他的沉默让我想起他上次的“就此别过”,唉,不管如何,总是要让对方知道彼此的下落吧,于是我打出了自己的QQ号码。
  枪与玫瑰同样是默默无语地将我加为好友。
  我看到他在屏幕上打字:丫头…
  ……
  我满怀忧伤和甜蜜地看着这两个字一行一行地从屏幕上升起,丫头,这只是简单无比的两个字呵,为什么它从一开始就如此有力地撞击着我的心房?
  终于到了分别的时候了,经过长久的沉默之后,他那浑厚的声音又在我的耳边轻轻响起,一字一句的很清楚,他在向我告别,也在向我小心冀冀地约时间见面。
  我发现自己已没有了告别的勇气,最后只在键盘上敲下了三个字:“明天见:)”
  明天有几天?永远是多远?
  就算是明天又如何呢?
  电脑永远也只是台冰冷的机器,那么我们对着这台毫无情感可言的机器喜怒哀乐,又是何苦?
  这算也不算是人类的悲哀呢?
  对活生生的人视而不见,而会迷上一个如同空气般的人;现实生活中的鸟语花香也无暇它顾,却会很在意网路中一朵栩栩如生却永远不可能有花香的玫瑰着迷。
  这世界到底怎么了?
  我又是怎么了?
  中午下班时分,宁波城区又来了阵骤来的雨,我踯躇在人流匆匆的宽阔大街上,内心一阵的悲凉,脸上也湿润了,有点咸咸的味道,是雨水还是泪水?
  抬头望望天空,只见天空乌云滚滚,看来近期内不会有晴朗的天气

 

枪与玫瑰
  被我们抓捕回来的吴某现在已被拘押在看守所,自知死罪难逃的他显得很沉默,在面对我们补充材料时目光呆滞,象在思考着什么重大的问题,有几次欲言又止,难道还想为自己辩解不成?
  我倒!
  在这样的时候难道你还有什么生死抉择的余地吗?在杀人的时候也不得你心软过,现在你就乖乖等着偿命吧!
  想起3月11日西门邮电局前两名被杀男子的惨状,我心里就恨恨不已。
  “3.11”杀人案的成功告破,引起了新闻媒体的强烈关注。今天下午,报社、电台、电视台都派出了精干的采访力量,准备对这起罕见惨案的侦破始末作连篇累牍的报道,为此我们市局专门召开了个新闻发布会。
  由于我曾和这名案犯有过搏斗,报社记者还打算以我这个搏斗的过程以《警察故事》的形式作为一个警察栏目的开篇作。
  要不是田队要求我们必须配合宣传,我早闪了,象这种出风头亮相的场合,从来就不适合我,我耐着性子回答着其中与我相关的提问。
  事实上,干我们这一行的是越少人认识越好,越便于工作,老是在媒体上亮相的话,以后咱要去伏击追凶你说会有什么样的结果?
  老虎就算披着白大褂也不会象个医生啦,额头上还长着个“王”字呢,还不是象在百鸟齐鸣的树林里放了一铳,什么鸟也跑光啦。
  虽说我不喜欢亮相,其实说起来我跟报社还是比较有瓜葛的。
  因为平时破了什么案子,领导都会很重视宣传,说是对群众有教育作用,对犯罪分子则有震慑作用,总是叫我将其写成通讯投寄过去。
  因为一来我参与了大多数的大要案侦破,二来可能是我小时候背过些唐诗宋词的原因吧,平时写些汇报材料倒也文从字顺,在队里那些拼杀场合骁勇善战写起东西咬笔头要自己老命的大老粗中,我这“本事”倒给领导留下了印象,这些年来也发表了几十篇大块文章。
  唉,对于阿公外公这两个老头子,我现在也搞不懂是该要恨他们还是要感谢他们,扎着马步背唐诗,也真难为外公那老头子想得出来。
  局领导指示,晚上要招待一下新闻界的朋友,田队和我们专案组的成员全体作陪。
  不知道怎么的,面对着一桌子的美酒饭食,在杯来盏去中,我觉得索然无味,突然之间很想上网,很想念网路上的那个“蝶恋花”,我一直在纳闷昨晚她突然的沉默及情绪低落是怎么回事。
  我也很纳闷自己怎么会那么在乎她的情绪变化,从我的第一次失恋时始,爱情在我心里就开始褪色,每失恋一次,所谓的爱情便在我心里淡一分。
  爱情其实就象泡茶一样,茶叶泡过几次后就没有味道了。
  当我第五次的恋情告吹后,我的心里对爱情已经麻木,我几乎觉得自己已经象是得道高僧那样,心如古井,波澜不惊。
  我也觉得应该没有女人,也没有什么样的感情能让我找回最初时的感觉了。
  现在的我应该是曾经心痛不再痛,心如槁木不言情的吧!但我为何会这样的有所牵挂呢?
  牵挂?
  是的,这些天来,“蝶恋花”总是在我完全没有预感的情况下不期而至,她那柔软悦耳的声音总在我的耳边萦绕,我总会在某个特定的时候突然地笑了起来,因为我常会想起和她聊天逗趣时的点点滴滴……
  这应该叫牵挂吧。
  呵呵,象我这样五大三粗的汉子,一名警察,一个年近三十的男人,居然还会象十七八的少男少女般上网聊天,居然会迷恋起一个有如空气般的网络女子,够不够幼稚呀?
  要是给人听到,不会说我晕!我倒!那才奇怪了:)
  我的牵挂被田队打断了,他向我使了个眼色,我当然明白是什么意思了,我们在酒桌上的配合也不差于工作场合。
  田队可能被那些记者们灌了不少的酒,平时杯来即干的他现在举杯都迟疑了。
  我看准几个喝得也差不多的记者举起杯子,向那些记者们频频敬酒,被我连番抢攻后,四个当中有两个上了洗手间。
  上洗手间的人当中有个电视台的黄台,回来后他醉眼迷离地使了个眼色。
  我看在眼里,苦在心里。
  我已经立刻成为被专政的对象。
  那些喝酒不喝酒的都集中火力用诸多借口来灌我。首次谋面的就说“第一次见面给个面子!”,见过几次的就说要“加深印象”,理由总是充分得很。
  看来“敬人者人恒敬之”,此言不虚,在世风日下的今天,或者唯有在酒席间,才能见到这项美德了。
  最后大家都高兴地喝得一踏糊涂……
  他们几个趁着酒兴还说要到酒吧重新喝过,我推托已醉趁他们不注意溜了。
  我昏乎乎手忙脚乱地打开电脑上了网。
  我凑近屏幕一看,只见“蝶恋花”正默默地呆在那个我所熟悉的宁波1.我迫不及待地向她发出了私聊邀请。
  很快地,我的耳边又响起了那让我熟悉无比的呼吸声。
  “你好吗?心情有没有好一点了?我以为你可能会不在的,你来了很久了吗?……”
  我一说就象放鞭炮一样噼里啪啦一大串。
  “嘻嘻,你这把破枪,怎么一上来就是一长串的问题,你叫我怎么回答呀?真是笨。”
  听她的声音好象很开朗耶,应该没什么事吧,呵呵……
  “我今晚特别想见到你的,很早就想上来了,但是有事情到现在才来,我特别想听你的声音,真的!”
  嘿嘿,我想我可能真的喝多了吧,不然怎么会说出这么肉麻的话,我吐!
  “真的吗?你怎么会想念我呢?呵呵,不要告诉我你喝醉了!”她那清脆悦耳如银玲的声音在叮叮当当地敲打着我的耳膜。
  “呵呵,咱家丫头就是目光远大,明见千里,连我喝了酒都知道。”
  我不禁笑了。这丫头片子还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呢!
  “我说是吧,喝醉了酒就来跟我说些轻薄话,呵呵……”
  轻薄话?不会吧?我这人有时候会生气骂娘说粗话,有时会跟着同事说些咸淡两相宜的屁话,哪说过轻薄话了?
  “呵呵,丫头,我可不是见谁都说轻薄话的啦,今天我酒后吐真言,姑娘你应该要感到三生有幸呀,我这人平时不大说真话的啦,我想念你又怎么了?我就是想念你呀!那又怎么样了?难道我不可以想念你吗?哈哈哈,你这丫头倒是太平洋的警察管得宽喽,真是上管天下管地,中间还要管我这口气,嘿嘿嘿……”
  我一口气连说了几个想念,这丫头又被我“轻薄”了几次,哈哈,看来我真是醉得不轻呀:)
  “破枪,尽管你说醉话了,我可是会当真的耶,所以你千万不要胡言乱语,说得我芳心大乱,我可是会花容失色,心头震怒的,怕了吧?……”
  这丫头的声音在我耳边如大珠小珠落玉盘。
  “我是真的很想听到你的声音,真的!”她还没说完我就在键盘上敲出了一行字。我突然有种很强烈的想表达出自己想念的意愿。
  然后我听到她在我耳边吹气如兰……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们都没有说话,我沉醉于她的呼吸声中。
  许久之后,我模模糊糊地看到屏幕上她打出的一行字:“枪与玫瑰,我是真的很在乎你的这句话……”
  我不禁心念一动,难道这丫头真的是全军覆没了?但我并没有当初恶作剧成功后的胜利感,我的心就象泰坦尼克号一样缓缓地沉没、沉没……
  “蝶恋花,这些日子我总是莫名其妙地想起你,想起你的声音,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我想,我想……”
  我说话有点结巴了,是因为我喝醉了大舌头了还是我本来就不熟悉这句话?
  “我想我大概是,大概是……喜欢上你了!”
  话一说出口,我心里一阵的轻松,这些日子来的那些莫名奇妙就象洪水决堤般找到出口了。
  “蝶恋花”仍是在我的耳边吹气如兰,半晌不语,她生气了吗?我突然有点担心,好象说这些话真的很唐突。
  “你生气了吗?”我敲出了一行字。
  “我没有生气,真的~”过了半晌,“蝶恋花”那甜美的声音又在我耳边响起来,“我只是很感动,真的……”
  我听到了“蝶恋花”说话声中的感动情绪,也听到自己的心脏象我那把“点三八”击发时一样“嘣嘣”作响……
  “破枪,你真的喝醉了吗?你去喝点热汤,用热水擦擦脸,还有就是要穿多点衣服,不要着凉了知道吗?”
  “蝶恋花”的声音温柔无比。
  要是平时有谁问我喝醉了没有,我肯定会吹个天花乱坠,我这人就算醉了也不会轻易言败的,我这不服输的臭脾气也不知是好还是坏……
  但现在的我心里只觉得一阵的温暖及感动,很久以来都没人这样关心过我了,看来真是钢铁也经不起绕指柔呀,也难怪乔峰这样的好汉也会栽在阿朱那丫头片子的手里。
  我沉醉于这样暖暖的关心中……
  “自从我失恋后,很久没人这样关心过我了,我很开心真的。”
  过了良久我才说出了自己心中的感受。
  “失恋?可以说说看吗?我真的很想知道你的事情。”“蝶恋花”轻轻地说。
  于是,梅兰、杭白菊、思儿、悠子、桅子几个曾让我伤心的丫头一个个象魔鬼从瓶子里放出来一样,让我这个拾到瓶子的渔夫不知道怎么将她们关回去,我一个个地说起来,思忆中的点点滴滴零零碎碎想到哪里说到哪里。不知怎么回事,或者因为自己是警察的缘故被那些丫头甩了,也或者心里根深蒂固的纪律观念,我在述说的过程中,始终没提自己的身份,看来我还算是清醒的了……
  或者我累了,或者我真是醉了,说着说着我趴在桌上睡着了……
  我做梦了,梦里都是零零碎碎的片断……
  我一觉醒来的时候发现已是凌晨六点了,我糊里糊涂地伸了伸麻木的腿不知何所在,抬头看看屏幕,天啊,那丫头还挂在线上!
  “丫头!丫头!你还在吗?”我忙不迭地对着麦克风说。
  “我在呀!”
  我很快就听到“蝶恋花”温柔无比的话语。
  我一时间傻了,这个笨丫头,居然在网上看着我睡了几个小时!
  “对不起了,我……我……我可能真的醉了,说着不知怎么就睡了,真对不起了,我……”
  “嘻嘻,你就不用道歉了,道歉有用的话还要什么警察,嘻嘻,我等你甚至等过你一个礼拜,这几个小时算不了什么的啦,呵呵~”
  我想起她曾经半开玩地说等了我一个礼拜,原来是真的!我真的是猪头!
  “我……”我发现我变成哑巴了,连话也不会说了。
  “嘻嘻,枪与玫瑰,你知不知道你睡觉会打呼噜耶!还会说梦话呀,嘿嘿嘿~”
  “蝶恋花”象发现了什么秘密似的。
  唉,我真是猪头,真是什么丑都给我丢尽了!除了打呼噜说梦话以外不知道还有什么呢,唉!我摸了摸下巴上的口水,我该不会在梦中垂涎三尺对她意图轻薄吧?
  天啊,我真是睡不逢时呀!
  “嘿嘿嘿~~”
  我摸着脑袋一阵的傻笑,不过此时的我心中涨满了感动的情绪,我想象不出还有谁能这样出乎意料地等我。
  “丫头,你真的让我很感动,现在我真的想对说三个字,但说轻了怕触不动你,说重了又怕碰伤了你,所以几次话到嘴边,想了想还是没说,嘿嘿……”
  这时的我只能够打哈哈才能比较好地掩饰自己吧:)
  “是什么?说来听听。”“蝶恋花”笑道。
  “我……”
  “我什么?一个大男人说话吞吞吐吐的象什么样子呀?”
  “蝶恋花”好奇地说。
  “谢谢你!”我终于轻松无比地说出了这三个字。
  “啊~哈哈哈……”“蝶恋花”好象很出乎意料地叫了声,好象有点失望,然后心领神会地哈哈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我也大笑,刚刚的困窘一扫而光。
  “丫头,我睡着了你怎么不走呀,真是笨,现在都几点了,你不用上班的?哎,你在上班还是上学呀,不要告诉我你一直在听我打呼噜……”
  我笑意未消地问道。
  “我?我怕你突然醒来后找不到我呀,我们还没有说再见呢,这样很不好呀,我一直在听你打呼噜,真羡慕你睡得那么香,嘻嘻……”
  “蝶恋花”笑着说。
  她每说一句话,我的心空就象去年的狮子座一样,划过一道又一道的流星雨。
  为了等我醒来道声晚安她居然一等就是一个晚上,不,为了等我的上线,她居然还在网上等了一个礼拜,我那硬硬冷冷的心里不禁涌起了一股奇异的温柔。
  “你真是笨,在我QQ里留个言不就行了,何必这样呢?我心里真的很不安的,”我温言说道,“好了,现在天已大亮了,我也睡醒了,你现在好好地去睡一睡,熬通宵是很伤身体的,知道吗?”
  “嗯……”她好象迟疑了一下,不过很快就说“好吧,听你的。”
  “你已经等了我一个晚上了,现在就让我来送你好不好?”我对她说道。
  “嗯……那么,早安喽。”“蝶恋花”说道。
  “我还想对你说三个字。”我发现我终于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了。
  “哪三个字?谢谢我?不必了吧”“蝶恋花”揶揄的笑道。
  “不是!”
  “早安喽?”“蝶恋花”笑道。
  “不是!”
  “那我就猜不出来了,嘻嘻,你这人总是让人捉摸不透,呵呵……”她咯咯地笑了。
  “我想……我是真的……真的……喜欢你!”我轻轻地说。
  “蝶恋花”沉默了良久。
  “枪与玫瑰,我这个人很容易当真的,我恐怕会将你这话当真的,你不怕吗?”她轻轻地说。
  “我也是当真的!”我坚定地说。
  “那么……我走了。”
  “嗯,早点休息吧,好好睡一觉,晚上我会在这里等你。”
  “那么……到时见了。”“蝶恋花”轻轻地说。
  “到时见!”
  然后我看到了两行字:“蝶恋花”已退出了私聊“蝶恋花”离开了本聊天室看着她翩然而去,我盯着屏幕不禁一阵的怅惘。
  突然一行字映入了我的眼帘:“蝶恋花”进入本聊天室。
  我不禁心跳加快了。
  “枪与玫瑰,你确定你已经酒醒了?你确定现在你没有醉?”她敲出了这么一行字。
  “没错,现在的我很清醒,比任何时候都要清醒!”我键入了一行字。
  “那么,我走了,你也再休息一下吧,记得要想念我呀,这可是你说的,嘻嘻:)”
  她说完转身就跑了。
  要想念你?我怕会是停止不了地要想念你了……
  “蝶恋花”
  我从线上退了下来,看看时针已指向七点半了。
  我到浴室洗了个澡,一晚没睡,此刻的我没有丝毫睡意,所以我决定现在就去上班。
  我轻快地走在清晨的大街上,赶着上班的人们都行色匆匆,经过雨水冲涮的街道显得干净整洁,道旁树绿油油的在初升的阳光下闪闪发亮,空气中漂荡着一种说不上来的花香,嘿!这会是个晴朗而美好的一天吧!
  到了办公室,其它人都还没来,我整理了一下凌乱的办公桌,将一大桶的杯子洗了,将地板拖得干干净净。
  李副台长这时过来了,他推推眼镜,象看到什么怪物一样盯着我说:“你怎么啦?太阳好象从西边出来了耶?”
  我抹了抹汗水,笑着打了声招呼:“李台长早!”  嘻嘻,大概不会有谁知道我为什么心情这么好吧,想到这个秘密只有我自己才知道,不禁有点窃窃私喜。

蝶恋花
   都是那把破枪的啦,一想起那把破枪,我的心里就不禁一阵的甜蜜……
  “我想……我是真的……真的……喜欢你!”
  他那句轻轻的话语细若蚊蚋,乍一听到时,却在我心中如同电闪雷鸣,我好象还能感觉到他说这句话时的犹豫和羞怯,嘻嘻,这把破枪,谈过五个女朋友了,难道说一声喜欢还那么困难吗?
  不管如何,直到现在我都还无法用任何言语来形容我当时的感觉,而我现在心中的平安喜乐,也是曾所未有无可替代的,我喜欢这样的感觉,它是令我如此的迷醉……
  这把破枪今天一上来就向我发出了私聊请求,然后马上气喘嘘嘘地说什么特别想见到我,特别想听到我的声音,不禁让本姑娘我芳心可可。
  想起向来如太上忘情对我丝毫不在意的他居然会如此冲动地说出这些话,又让我有些不相信,他该不会是逗我的吧?所以我笑问他是不是喝酒了讲醉话,呵呵,果然是不出本姑娘所料。
  我心中有种隐隐的失落:这把破枪,怎么在这种不清醒的时候跟我说这种话呢?所以我叫他不要喝醉了来跟我讲些轻薄话,谁知道他反应强烈地为自己辩解,说为什么酒后吐真言,是真的想念我什么什么,他还说——喜欢我!
  他一番话听了让我心里很开心,这把破枪,好象要在醉了的时候才会说真话是吧,那么他这些话是真话喽?
  这些话难道不正是我所期待的吗?
  想到这里,我的心不禁象春暖雪融时一样,一点点地融化开了,我轻轻地对他说这些话我听后是会认真的。
  谁知我话音未落,他居然就抢过话不容分辨地说,他是真的很想听到我的声音。
  或许是他那斩钉截铁的肯定语气感染了我,也或许我自己对出现这样的他在心里渴望已久,一时之间,我说不出话来了,我只是默默地看着屏幕上“枪与玫瑰”四个字,只是静静地倾听着他那粗重的呼吸声,心中的柔情就象98年的那场洪水,慢慢地漫过了长江大堤……
  突然,我对喝醉了的他非常担心,担心他着凉,担心他难受,我这种担心也自然而然地脱口就说了出来。
  “枪与玫瑰”听后沉默了一会,他说已很久没有过这样的被人关心了,呵呵,这个没人要的可怜孩子呀……
  大概是酒精总能够令人迷惑及脆弱吧,“枪与玫瑰”说着说着就动了情,说起了他那几段无疾而终的恋情,说起他几经抛弃后的颓废及对感情的恐惧……
  我静静地聆听着,他讲得很零乱,杂七杂八的,我听得很认真,我这才了解原来看起来如太上忘情般的他是受到过感情的伤害……
  嘻嘻~原来他还没结婚的,我心中有种莫名的欢欣……
  说着说着,“枪与玫瑰”突然沉默起来,累了吗?还是在伤心?我在猜测着。
  “呼……呼……”  我耳边传来了一阵轻微的鼾声,哈哈哈~我忍不住地大笑起来,这把破枪,也真难为他了,跟我这样的美女说着说着居然会突然睡着了,哈哈哈……
  嘻嘻,他打呼噜居然象唱歌一样有高音低音甚至还有重低音耶,抑扬顿挫高低起伏,象在唱意大利歌剧……
  “你给我站住,举起手来!”“枪与玫瑰”突然大声喝道,把我吓了一大跳,哎,真以为吓死人不用偿命了?这把破枪居然在说梦话耶!
  我听着他粗重的呼吸声,听着他轻微的鼾声,听着他酒醉后的梦呓,我感到此刻的他是如此真实,真实得就象一个丝毫不会掩饰自己的孩子,看起来很坚强,其实心里很脆弱。在我耳边的气息又是如此真切,真切得好象他就躺在我的身边……
  去去去,躺在我的身边?我怎么会有这样的幻觉呢?我不禁耳根烫得厉害……
  “蝶恋花,你不要走……不要走……”
  “枪与玫瑰”喃喃地说,明知道此时我说什么他也不会听见,我还是不禁轻轻地对他说:“我们都还没有说声再见呢,我怎么能走呢?”
  我就这样戴着耳机在电脑椅上坐着,直到东方泛白……
  突然,耳边传来“枪与玫瑰”慌乱的声音,嘻嘻,终于醒过来了吧,现在的他应该是窘态百出了吧。
  嘿嘿,他好象还心里挺过意不去耶。
  当他说什么有三个字说轻了怕触不动我,说重了又怕碰伤了,所以几次话到嘴边,想了想还是没说时,我还以为这把破枪会说出什么让我高兴的话来呢,谁知他卖了番关子以后说出来的是“谢谢你”三个字,破枪,我可真是有点失望耶!
  不过他终于会关心人了,知道我等了一个通宵,一个劲地要我好好休息,嘻嘻,男人是怎样炼成的,还不是靠我这样的美女,嘻嘻,还好,没让我等成一座望夫崖:)
  我晕!什么望夫崖乱七八糟的,什么嘛,我今天到底怎么了?胡思乱想的,我晕!!!
  其实我一点也不觉得累的,但他关怀之情甚为殷切,让恋恋不舍的我竟然乖乖地答应下线休息。
  临到走时,那把破枪故伎重演,耍起那刚刚那三个字的把戏,而我也毫不在意地迎合着猜了几次,谁知他说出来的竟然是——喜——欢——你虽然这三个字早些时候他说过一次,但我并没往心里去,只当是他醉后的呓语,现在听到他清晰而肯定地说出这句话,我的心开始涨潮了,掀起了一道道洁白的浪……
  他很勇敢地说,他是当真的……
  我退出来后,仍然有种身在梦中的感觉,在椅子上怔怔地坐了半晌,又掉头进入,我问他是不是清醒的。
  他说他此刻比任何时候都清醒……
  我上午将晚上的节目素材都准备好了,中午甜甜地睡了一觉,直到下午四点多才起来。
  每每想起了“枪与玫瑰”说的话,我都会不争气地心如鹿撞,他说晚上会来等我的,所以我对夜幕的降临充满了期待。
  晚上的节目我是怀着一种感动和激情去做的,和观众的交流很顺利也很精彩,这是我很久以来所没有的感觉。
  节目做完后,值班领导李副台长赞许地笑着对我说:“小顾,今天发挥得挺好的呀,好好努力呀!”
  我也很开心地说以后会更努力的啦。
  一回到家里我澡也没洗就噼里啪啦地打开了电脑上了网进了.“枪与玫瑰”早上跟我说过,晚上会在这里等我的。
  我拖下名单一看,不禁大失所望,这把破枪说话不算数,居然没在。
  我看着进进出出的人不禁发呆,想想我认识他以来,一直都是在等待中度过的,难道他今天早晨说的喜欢我,就象是说会来等我这样只是随便说说而已可以不当一回事吗?
  想着想着,刚刚满腔的迫切期待此刻一下子冷却下来,一天来的好心情也随着烟消云散。
  我不知道这样心情灰暗地坐了多久,只觉得每等一分钟心里的热情就冷却一分,而就在此时,我看见“枪与玫瑰”进入了聊天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