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悟还俗

邮箱 key_ok@qq.com 我的收集 http://pan.baidu.com/share/home?uk=1177427271
  新随笔  :: 联系 :: 订阅 订阅  :: 管理

金庸

Posted on 2013-11-01 00:17  大悟还俗_2  阅读(168)  评论(0编辑  收藏  举报

原对:

 

   飞雪连天射白鹿,  笑书神侠倚碧鸳。

 

这副包含了金庸十四部小说,读起来却浑然天成的对联大概要数70年代人念得最顺口。

熟读金庸小说的人们很容易知道,这幅对联,是用金庸的十四部武侠小说书名的第一个字连缀而成的。事实上,这幅对联非常具有比喻意味,可以概括金庸、巴金、鲁迅的某些共点。 

  飞—《飞狐外传》(1960年) 

  雪—《雪山飞狐》(1959年) 

  连—《连城诀》(1963年) 

  天—《天龙八部》(1963年) 

  射—《射雕英雄传》(1957年)--金庸“射雕三部曲”之第一部曲,也是其成名作;被金庸小说的读者称为“侠文化的歌颂” 

  白—《白马啸西风》(1961年)--附在“雪山飞狐”之后的短篇小说 

  鹿—《鹿鼎记》(1969年)(封笔之作)韦小宝七个老婆:沐剑屏、方怡、建宁公主、曾柔、苏荃、双儿、阿珂。 

  笑—《笑傲江湖》(1967年) 

  书—《书剑恩仇录》(1955年)--第一部小说 

  神—《神雕侠侣》(1959年)--金庸“射雕三部曲”之第二部曲,被金庸小说读者称为“情的赞美” 

  侠—《侠客行》(1965年) 

  倚—《倚天屠龙记》(1961年)--金庸“射雕三部曲”之第三部曲 

  碧—《碧血剑》(1956年) 

  鸳—《鸳鸯刀》(1961年)--附在“雪山飞狐”之后的短篇小说 

  《越女剑》(1970年)--金庸本意为“卅三剑客图”各写一篇短篇小说,最后只完成了头一篇《越女剑》,亦没有包含在对联之中。

编辑本段寓意 

  中国人往往把某些邪恶之徒称之为“白眼狼”。在这幅对联里,“白鹿”也可以比着和“白眼狼”差不多的意思;雪是白的,像银子,象征着金钱,“飞雪连天射白鹿”的意思就是:在日益世俗化、拜金主义思潮泛滥的年代,作家依然坚持“射白眼狼”,抨击丑恶,弘扬正气,不为了金钱铜臭而放弃自己的立场。显然,这在金庸、巴金、鲁迅的写作中都很突出。金庸的武侠小说尽管是写给市井看的,但始终保持着比较高的精神格调,没有黄色描写,也没有刻意渲染暴力,而是弘扬惩恶扶善、关注国计民生的侠义品格。 

  “笑书”,是指把东西要写得更好看些,给阅读者以精神享受,三位大作家都具有这个特点,他们的作品中都透露着幽默,虽然有的深沉有的浅露,但作品的格调始终是带有亮色、昂扬向上、意图给人欢笑的,譬如鲁迅的《阿Q正传》是“笑书”,而悲剧的《药》最后不忘记给殉道者的坟上填一些花圈,这还是“笑书”。巴金的小说同样引人入胜,不难想见作者是“笑书”,金庸就更不必说了。“碧”是“碧血”,忠臣的血才能化碧,“倚碧鸳”,是秉持忠于国家、人民之志来写作,出呕心沥血之作,虽为“笑书”,而“笑书”背后是“碧血”,主题严肃。

编辑本段相关介绍 

  简单来说,金庸的武侠小说经历三个版本:旧版、新版和新修版。1955年至1972年的稿件称为旧版,主要刊在报刊,也有不少没有版权的单行本,现在恐已散佚。1970年起,金庸著手修订所有作品,至1980年全部修订完毕;是为新版,冠以《金庸作品集》。到了1999年,金庸重新开始修订工作,正名为新修版(或世纪新修版),至今除了《鹿鼎记》外,所有新版本均已完成。 

  每一次修订,情节都有所改动。新修版的故事细节和结局也略有改变,引来不少回响。目前两岸三地的出版分别授权于广州的广州出版社(2005年底开始出版,代替原来的三联书店)、台湾的远流出版社、香港的明河社。 

  题外话:著名科幻、武侠小说家倪匡先生是金庸先生的好友,曾在金庸外游时代笔《天龙八部》。

对仗特点

        这副对联另一个主要目的也是为了增强作者本人及广大“金迷”对其小说名字的朗朗上口。至于对仗的问题,在下觉得不必过于挑剔,须知金老先生成书之地在香港,用粤语来读对联及古诗比较正确、好听及有韵味,对联中的“雪”、“侠”、“白”都是古入声字,广东话还能念出属于比较短促的发音,所以是仄声,但今、古韵不能同时出现对联中,所以在上、下联第六字字义上的颜色相对,而格律上同是仄声的“白”、“碧”又同属仄声,是本联的唯一遗憾! 
View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