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录

献给中学生涯的终章。

Chapter 0

我在一座小县城长大,在小区里认识了几个好兄弟,度过了一段很快乐的小学时光。

小学五年级的时候,新换来的数学老师开了个奥数班,不知道咋回事我也被安排进去学了。

奥数倒没学到啥,只记得上课的时候,她告诉我们,有所中学叫做绵阳东辰国际学校,非常牛逼,她以前的几个学生去了之后都走上了光明的前途,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我参与了招生考试,运气还不错,顺利地被录取了。

于是我就这样来到了东辰,一切的一切,也从此拉开了帷幕。

Chapter 1

预备年级(小学六年级)毫无疑问是过得最开心的一年,班导是老乡,而且人特别好,甚至让当时年轻的我相信东辰都是这样的好老师。我也是在这一年认识了一批高人,并被拉进了二次元的坑。

初中奔着所谓的平板教学报了云班,结果上课的时候平板压根就没怎么用过,后来只是沦为了我看番的工具。

初一的时候因为不想回寝室睡午觉,就报了一堆兴趣班(东辰初中的兴趣班是中午上课),开始只报了书法和绘画,发现还空出来了一天,正好微机老师在班上宣传的 “C++兴趣班“ 就在这一天,于是就报了这个东西。

当时我还不知道有 OI 这个概念,只是觉得还比较有意思,就坚持学了下来。到了初二的时候,老师让我们去高中部的机房深造,我才认识了后来的教练,也算是正式开始学习 OI 。

NOIP2017 本来打算参加的,结果初赛撞上了 KET 考试,NOIP2018 本来也能去的,结果名额又莫名其妙被安排掉了,只能在机房打同步赛,记得当时应该是差一点就到了本省的一等奖线,也坚定了高中继续学习 OI 的信念。

我那个时候的东辰还没有初高中一体化的贯培策略,所以我初中时候学 OI 也只是在文化课之余投入少部分时间。初一初二的时候我的文化课水平基本在年级前 50 左右,于是到了初三之后,我加大了对 OI 投入的力度,因为我认为高中升学对我来说并没有什么压力。

初三的时候是每天中午都会去机房,差不多每天能有一个半小时的训练时间,然后就直接回教室上下午的文化课。但不得不说,那段时间我的学习效率并不是很高,只是凭着自己的热情瞎搞,缺乏一个靠谱的引路人。

过了几周之后,班导偶然从生活老师那边知道我每天中午都去学 OI 而不睡午觉,又恰逢那次月考考砸了,就把我叫上讲台当着全班数落了我一顿,并要求我以后中午都不准再去机房。

其实我清楚那次月考没考好是因为那段时间有点浮躁,和左右两个同桌天天浪(上课吹牛逼,吃零食等等)。初中安排的睡眠时间有点饱和,客观来说我中午学 OI 并没有对下午的学习状态造成影响。但是多少还是有点难受的,因为班导似乎并不能理解我的想法与做法,只是一昧地向我,向全班同学灌输常规至上,中考至上的毒瘤思想。

好在我的同学虽然也不太了解 OI 与竞赛,但他们能相信我,理解我。就在我被班导数落的几天后,我收到了一张卡片,上面写了十余位同班同学鼓励我的话,鼓励我相信自己的判断与选择,也有几个其他班的好朋友听说了此事后在 QQ 上鼓励我,真的特别感动,谢谢你们。

于是我还是坚持每天中午去机房学 OI,而我的文化课也没有像班导所警告的因此落下,反而越战越勇,达到了中学阶段的巅峰水平,最后初三一年的文化课综合排位是年级第二(第一自然是那位大人)。

初三下的时候身边许多朋友都要去考成都七中,开始我也有去的打算,但后来因为个人,家庭等种种原因还是选择了留在东辰读高中。于是没有升学压力的我也并没有把精力放在中考上,最后三个月的空闲时间基本都在学习 OI 和数学中度过。最后中考时,虽然班导对我寄予厚望,但我还是在自我预料之中地考出了很下饭的成绩,结束了我的初中生涯。

Chapter 3

进了高中,我才终于算是开始正式的学习 OI 。

高一的时候,除了中午的学习时间之外,每周还多出了一天的时间全部用于学习 OI,得到了这样较长时间段的训练,我才发现初中时零碎化训练的效率还是有些低。

NOIP2018 终于有机会参加了,在考试前我停了三周文化课用于训练,虽然模拟赛的多数题只能打打暴力,但那段时间我还是很快乐的,每天都能学到很多新东西。结果 NOIP2018 我的 D1T1 由于数组越界直接爆零了(在场上写的时候用 windows 系统能通过),其他题也挂了一堆分,只拿到了二等奖,离一等奖还差了 20 分左右。

于是我暂时又回到了同时学习文化课和 OI 的状态,这期间做了不少 bzoj 的题目,也开始接触一些省选相关的算法。不过有了第一次停课的体验,我就更多地将精力投入在 OI 上,文化课方面只是跟着学学,啃下老本。

临近高一上期末的时候,教练告诉我们要跟着高二先辈去友校长沙一中集训,要鸽掉期末考试。我自然是狂喜,结果就在出发前一周左右,被班导强行取消了。他给出的理由是:期末考试很重要,大学的自主招生(那时候还没凉)都要参考期末考试成绩的。虽然这个理由从各方面看上去都很鬼扯,但无奈他是竞赛部主任,最后我和教练也没能说服他,只得留在学校,他甚至还把最后几周的竞赛课停了,用于复习迎战期末考试。

寒假的时候和高二先辈去了绍兴一中集训,被吊打。绍兴一中食堂的饭菜是真的好吃,花样还多,东辰的垃圾食堂再过个二十年应该都比不上。也是在绍兴一中,我算是第一次看到了雪景,第一次切身体会了雪中漫步的感觉。

再开学之后就是省选季,我也以此为理由搞到了三周的停课机会,虽然进省队机会不大,不过能借此提高自己的水平,也可以暂时免于文化课之折磨。结果是 SCOI2019 再次下饭,D1T1 签到题再次直接挂了 100 分,不过就算没挂也不够进队,心态还不至于彻底爆炸。

然后我又被赶回去学文化课了。省选后不久是 APIO 和 CTSC ,当时刚从省选回来,感觉自己技不如人,菜的出奇,就没有报名参加。过了几天才知道学校在 CTSC 的那几天正好安排了月考,当时后悔惨了,只可惜报名时间已经过了,只好硬着头皮去月考,结果莫名其妙考了年级第一,可能也用尽了我在文化课上最后的力量。戏剧性的是,我在初中认真学文化课的时候没有考过第一,到了高中划水之后反而搞到了。此后我的文化课就开始彻底摆烂,后面的月考和期末考试随便糊弄了几下,班导也知道我基本已经弃掉文化课了,也没多说什么。

Chapter 4

高一下的期末考试过后,我就完全停课了。暂时摆脱文化课的第一感觉是爽,爽完之后就是面对压力与挑战。

NOI2019 考了同步赛,写了签到题和一堆暴力,结果距离 Ag 的分数线还差了 4 分,算是打铜了。

暑假去了学军中学集训,被吊打。由于附近没找到比较合胃口的饭店,就吃了两周 KFC 。休息日去看了西湖,确实是有 “百闻不如一见” 之感。搞笑的是返程的那天同行的四个人默契地都睡过了,醒的时候已经是 11 点,错过了飞机,第二天的航班又因为台风取消了,玩到了第三天才成功返程。

回来之后就是准备 CSP2019 ,第一次参加了正睿的线上集训,又被一群人吊打,不过还是很有收获,也结识了一些新朋友。CSP2019 考前几天又感冒了,和 NOIP2018,SCOI2019 如出一辙。不过这次我还是吸取到了一些教训,写完程序之后用虚拟机测了一下,避免无端爆零的惨案发生。

考完之后回家休息了两天,回学校又被抓去学文化课了。本来计划是学到 CSP 成绩出来再做规划,但我学了一天就实在学不下去了,于是继续停课。12 月初才出分,这次一分未挂,不过 D2 策略有些过于保守,打了三个中档暴力之后就没有取得什么突破了,最后总分是 433 分(恰好是机房的门牌号)。

CSP 后到 THUWC 之前是我感觉学习效率最高,进步最快的一段时期,比较系统地学习了一些算法,掌握了一些常用的方法与策略。THUWC 考得很戏剧性,D1 拿了 170+,在正式选手中算是很靠前的分数,D2 却只有 90+,D2+ 因为 Task1 的模拟死活调不出来,直接爆零了。后面两场的糟糕表现注定了我连面试都进不了,考完后我直接回宾馆睡大觉,第二天的讲座听了一小会就跑路了,找在北京的先辈 Nicodafagood 吃了个饭,稍微缓解了下情绪。没过几天,强基计划的消息就传出来了,想到就算我后两场正常发挥,也充其量搞到一张废纸,心里还是好受了一些。

THUWC 结束之后几周就放寒假了,原定两周的寒假由于疫情原因无限延长,WC 也鸽了,在家里的学习效率比起在学校来说差了不少,一开始还是全天训练,后来变成晚上摸鱼,再到后面就变成下午 + 晚上摸鱼了。

4 月初才回校开始正常训练,省选也延期了,这段时间开始更多地在 Loj 和 Codeforces 上做题,主要是学会了一些数学知识和乱搞的方法。到了 6 月中旬的时候,SCOI 才终于放出了确定举办的消息。

6 月末就是 SCOI2020,由于疫情等种种原因,这次只考一场,三个题。我的发挥并不是很好,T1 自作聪明去写全整数的高精度做法(其实因为出题人没卡精度,直接 double 就能过),结果 T 成暴力分,导致最后得分比较难看,不过还是接近踩线进了省队。

NOI 前两周是鸽了几个月的 WC,讲课日不过是从冬眠变成了夏眠,可能印象最深的东西就是 CCF 的 3M 原则(money,money,money)了吧。考试日我选择了开自己比较擅长的数学题 T2,T1 和 T3 写了低档暴力,T2 在接近考试结束时终于把细节都改对了,如果不挂的话总分能有 160,结果 T1 和 T3 都挂成 0 分了,只拿了 T2 的 100 分,拿了个 Ag ,不过信心还是涨了一些的。

WC 结束后就前往长沙一中集训,期间打了 APIO ,很下饭,混了个 Ag 。考了三轮 NOI 模拟赛,场地也是在正式比赛现场打的,算是提前适应了下环境。第一轮是 rk3 ,第二轮是 rk1,第三轮 Day1 我由于某些已经记不清楚的原因鸽掉了,Day2 是 rk2 ,按照这个情况的话,我还是相信自己正常发挥就能进队的。

可 NOI 却偏偏没能正常发挥。这其中可能有考前半夜空调跳闸被热醒导致我头痛了几天的客观因素,可更多的可能还是我在场上的紧张与急躁导致了退役的结果吧。D1T1 写错浪费了不少时间,导致了 T2 会做却没时间写的局面,结果 T1 还是挂了 30。D2T1 又挂了 36,如果只挂一题还是能进队的,可是我却挂掉了三个,惨淡收场。

我就这样带着不甘与遗憾,以一块银牌结束了 OI 生涯。

Chapter 5

退役之后回家颓了两周才去上学,不得不重新拾起文化课,班导一开始还对我期望很高,期望我文化课回到之前的水平,大杀四方。但我从退役的那一刻就知道,无论如何都已经回不去了。

学了两个月文化课之后回到了 100 多名的水平,却难以再有所突破,考了几次月考都是 100 多名,每次总有那么两三科会爆炸,感觉无计可施,于是更加颓废。班导对我的期望也逐渐变成了能走强基计划上学就行了 。高三上的期末考试,也就是绵阳二诊,更是考出了 300 多名的下饭成绩,一度更自闭了。

寒假回家休息了两周,回来之后突然爆发,考了前 30 名,结果后面的月考又被打回原形,仍然是日常 100 多名的入土水平,就这样浑浑噩噩地混到了高考。

最后高考 rp 爆发考了个 681,省排位 441,也算是有学上了

Chapter 6

没学上了。

去北京参加了 thu 的强基面试,感觉并没有作大死。过了几天发现自己被弄到未央书院(理+工)去了,校方给出的说法是 “面试不够理想” ,校测给的是满分,但还是被调剂了。

结果在未央书院选专业又要依据一个从来没听说过的“标准分”,于是连选专业的余地都没有,最后只弄到一个环境工程。

回东辰复读了,争取裸分上 pku 。一年之后再见吧。

posted @ 2021-06-17 01:03  jklover  阅读(218)  评论(1编辑  收藏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