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作恶:这次我是一个坚定的五毛党

最近有些地区Google的基站定位不能用(比如我现在住的地方)。网上好多自称为P民的,又把这个事情归功于墙,或者归功于中国移动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其实既然WIFI定位可以用,这就说明前者不成立。

为了搞清楚到底怎么回事,我反编译成smali并稍微修改了代码看了一小下,Google的服务器是可以连接的,只是返回的内容说不包含这个基站的信息。问题是我旁边这个基站Google是认识的:第一我原来可以用;第二即便Google丢失数据了,那我的手机肯定也重新上报过了。

难道中移动NB到基站动态编号了?那为啥有些肯定没有WIFI的区域、比如大型公园,似乎基站又可以有了?在英文论坛看到老外也是分地区、分时期、分运营商(很有迷惑性吧)的基站定位挂掉(同样是某默认URL不能返回正确结果),经过一段时期又恢复,这似乎不太可能也归功于中移动吧?

值得一提的是,这基本发生在Google Maps有了打开包括WIFI和GPS在内的全部位置源“提高精确度”的那个欺骗性质的对话框以后。

作为一个五毛党、在加拿大用户让Rogers背这个黑锅的时候,本人就猜测这是Google故意的;这是为了配合本文末尾所附这个新闻所述的事情:故意屏蔽基站支持、欺骗用户同时打开GPS和WIFI用以收集信息。如果真的是这样(请自行判断),我们应该如何看待这家声名卓著的公司?

我不是说某些公司好,但那些公司的名声已然很臭了。而Google呢,借助一部分用户某种纯洁的信仰、并且这些用户以为Google真的也有相同的信仰,来建立起声誉;而这些声誉最后却被用来帮助Google更加不受质疑的做小动作,对比那些天真的可人儿、真相就让人觉得特别残忍。

总之,无论这猜测有几分真实:

强烈呼吁Google不要再装成不认识基站的样子,并明确告知用户目前这样的收集阶段、在很多场合打开WIFI对提高精确度屁用没有;而且这一行为会让手机用户发挥Google巡逻车的作用进而很有可能涉嫌侵犯周围WIFI拥有者的隐私,因为这些WIFI拥有者从未在该手机所显示的信息收集协议上打勾。

同时呼吁Google,如果这事你非干不可的话,还应该开放全部收集到的基站和WIFI信息。毕竟这本质上应该是用户帮用户的Web 2.0行为,而不应该是某个企业通过自己在市场上的有利位置建立信息垄断、单纯打击对手的机会。

关键是那张遮羞布、那张全世界就属你耍的最好看的遮羞布,你Google还想不想要?

另外看新闻说什么中美人权交流会在北京举行。中国政府和美国政府是不是应该好好调查探讨一下这个个案,毕竟若这件事是真的,那它可正在世界范围发生着、包括那些号称最重视人权和隐私的国家。

------

from mydrivers.com

谷歌机密邮件曝光:强调收集位置信息重要性

据国外媒体报道,美国《圣何塞信使报》(The San Jose Mercury News)网络版日前披露了一些被泄露出来的来自谷歌首席执行官拉里·佩奇(Larry Page)、以及其他谷歌高管的电子邮件。这些电子邮件表明了谷歌收集用户地理位置信息对该公司的移动战略有多么重要。

去年,谷歌最大的移动合作伙伴摩托罗拉,曾计划在其手机中使用提供地理位置相关服务公司Skyhook无线(Skyhook Wireless,以下简称“Skyhook”)的地理位置数据,而不是采用谷歌的相关数据。《圣何塞信使报》指出,当佩奇得知摩托罗拉将使用“竞争对手的地理位置服务”的决定后,他向谷歌高管通过电子邮件转贴了这篇文章,并问道“我能就此问题得到回应吗?”

《圣何塞信使报》称,很快便有“一份详尽的内部备忘录”发送给了佩奇,该备忘录由Android业务主管安迪·鲁宾(Andy Rubin)撰写。鲁宾在该备忘录中指出,来自手机的地理位置数据“对谷歌极具价值”,因为谷歌通过街景汽车收集数据已经遇到了一些麻烦。

谷歌的街景汽车因为通过不固定的Wi-Fi网络收集数据而遭阻挠,在这种情况下,谷歌想要打造地理位置数据库就变得极具挑战性。为打造自己的地理位置网络,谷歌必须加大对Android手机的依赖。但是如果谷歌的合作伙伴将不再使用谷歌的定位技术,那么谷歌想要收集地理位置信息就会变得更加困难。

谷歌地理位置产品经理史蒂夫·李(Steve Lee)也曾向佩奇致信,指出“我不能强调谷歌的Wi-Fi地理位置数据库对我们的Android和移动产品战略有多么重要。我们当然对此感到担忧(指摩托罗拉的决定),因为为了维护和改善我们的Wi-Fi地理位置服务,我们需要收集Wi-Fi地理位置数据。”

Skyhook当前已把谷歌告上法庭,指控后者不公正的阻碍摩托罗拉使用Skyhook的服务。

posted on 2011-05-02 15:18  怪怪  阅读(4390)  评论(55编辑  收藏  举报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