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迷随想冷饭集 之 手术前后之随想

        果不出老天爷的预料,从没有享受过住院待遇的伍迷必须要住院手术了。

        原以为手术就是进了医院,往手术台上一躺就行,谁知刚进去就是全身上下彻彻底底的检查。花样实在是繁多,又是称体重,又是量血压,抽了整整一大针管的血,好象怀疑伍迷是本.拉登化装,而一定要验血查基因,而拍胸片做心电图又仿佛是想知道我的体内是否有自杀性炸药或是否有这种极端的心理倾向。其实来这里的伍迷实实在在没敢有那种非分之想,再说,我有那本事吗?
        花了两天的时间,终于算是证明了伍迷的清白,医生宣布:可以手术了。后来才听病友说,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上手术台的,要是有什么心脏病、高血压等等,你就是天王老子,也得以后再说,可见伍迷当真是强壮得不得了,而躺在病床上的这些朋友们原来也个个都是无比健康之人,哈哈,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盼了那么多天,终于可以开刀了,实在是等得不容易啊。进手术室前,我在外婆、舅舅面前说道:“一个小手术,没事的,不要怕。”外婆笑道:“这话应该吾对侬讲,侬晓得就好。”就这样,我兴奋的进了手术室。
        怪怪,哪能这许多人,这又不是肉市场,用不着都来屠宰吧,嗨,没办法,随便吧,肉虽在我身,可刀在你手上。
        手术室里的钟指在9点46分时,第一针麻醉打了下去,我才发觉,好象有点事的,很痛哦,比想象中的要力道足啊。接着,明显的感到有小虫在爬,越爬越深,越爬越深,怎么搞的,这虫敢咬我——不是说麻醉过后不疼的吗?哎哟,我再也忍不住了,啊……!啊……!
      “很痛啊?快了,马上就好了!”医生心平气和的说道。看来我这狼狈样不是第一个,早已见怪不怪了。我仿佛看到了曙光,在任由那虫子在肆意的撕咬之时,也算有了点奔头,此时是10点02分。
        随着时间的一分一分推移,我额头的汗珠也一滴一滴的淌下,牙齿紧紧的咬住,可还是不时的哼出声音来,不觉想道,要是我被抓,敌人用此酷刑,我招是不招呢?哼,你当我就那么软弱,打死我我也……也……才说。
        哎哟,虫子又咬我一口。怎么还不好,不是说马上好的吗,医生啊,你的“马上”也太长了,都过了10分钟了,骑在“马上”太长时间会摔跤的。
        ……
        在10点18分时,天谢地谢大闸谢,实在是太感谢,医生终于完了,哈,应该是手术终于完了。出来时,舅舅问起“哪能?”我说:“蛮好,蛮好,小手术吗,没事的”。嗨,没事才怪呢。

        麻药终于有点作用,我竟然是直着走到自己的病房,而不觉有什么大碍。躺在病床上还不时的和亲戚朋友们开着不着边际的玩笑:“手术的滋味很不错的,正所谓‘久逢手术千刀少’,我正在享福,不要嫉妒哦。”
        手术当天,医生和护士来看望了几拨,病友吃醋道:“小伙子,关心你的人真多,我们手术完,人家都不来看的。”我不觉得意,年轻的伍迷当然有点魅力。后才得知,原来不是年轻,而是自己毛病不轻,所以格外关注,哈,这么说,我宁愿一个人也不要来。不过,被人关心毕竟是件好事,别不知好歹哦。
        才晚上9:00,病友就说:“朋友们,拉灯睡觉了哦。”不会吧,我平时都12:00才睡的,太早了,“拉 登”要睡觉关我什么事呢。嗨!睡吧,现在已不是正常人了,哪还能那么逍遥。砰!怎么会事,那么大的声音,难道有飞机撞大楼了?我可是在上数的第二楼啊,十七楼的房子虽不算高,可我又怎么可能像911的幸运儿们,很正常的走出大楼呢?灯又被拉亮,外面人声嘈杂,我也有些慌了四肢,难道真的发生了不幸?今天几号,1月14号,主呀,14号,“要死”哦,苦命的孩子,等待升天吧——“没事的,隔壁一暖瓶爆了”一病友探查回来说道。大家虚惊一场,我也伸展了一下五体,发表了一通感慨:“今天是14号,在简谱当中,读作‘多发’,哈,是多多发财的意思。”
        深夜,大家都已入睡,疼痛难忍的伍迷依然在算计着:我在手术时是挨了48刀呢?还是51刀?实在是记不太清了,听说这半个多小时的手术,要1500多元,天!单就手术,一刀就30,我这肉还真值钱。什么时候去卖掉点,发点小财也是不错的。
        有朋友发短消息来羡慕的说,伍迷住院可以过足睡觉瘾了。其实她有所不知,在病房里过足的不是睡觉,而是听呼噜的瘾,有大呼噜,也有小呼噜,有长嘘呼噜,也有急刹车呼噜,应有尽有,很是精彩。伍迷考虑,若作一曲呼噜交响乐,一定可以赚足了金钱,哈,拥抱着钞票的睡觉才是真的过瘾。

        手术过后的日子,生活就变得极有规律,总结为一二三。一就是,早晨的一次上厕所,都是按住院时间前后排好次序,出来一个,轮到下一个,如果第一个起晚了,就意味着后面人要匆匆办事,很是不爽,反之,如果第一个人起得很早,那么大家也只得提前把事办完,然后一同坐在那里发呆等待着天亮。。二、就是每天的两次换药,一个病房的五个人排成一排,换药路上象囚犯似的(这个比喻不好,应该象南极企鹅似的)摇呀摇,被议为医院110,巡逻摇摇兵,一道很不错的风景线哦。然后是三顿极为准时的正餐,说也奇怪,每天什么也不做,吃可一点不含糊,外婆每天送来的鸽子、黑鱼,我都是吃得只剩丝毫。不过也是,长肉吗,不吃能行吗?谁知伤口没长多少,体重却一路狂增,看来,是补错了地方了。

        说到外婆,真的是难以言表内心的感激,刚手术时的几天,为我的洗脸洗脚,住院的一个多月,每日的送菜送汤,真的是凝聚了多少老人对外孙的厚爱。手术的第二天当外婆帮我洗完脚,按摩脚心时,我因痒痒而笑出了声,但眼泪却是无声的流下。无论如何,这份爱我将永远牢记。其实,曾来看望过伍迷的亲戚、朋友,医院照顾伍迷的医生、护士,远方为伍迷祝福的兄弟、姐妹,以及在网上没谋过面的JJ、MM们,伍迷又何尝把你们忘记,真心的感谢你们。

        果不出我的预料,享受了一个半月住院待遇的伍迷终于出院了。人都说出院之时别回头,可我还是回首望了望那座十七层的高楼,48天或许不长,但人就是在一次次经历与感动中逐步的成长,伍迷当然也不例外。

伍迷自评:此文写于2002年3月,伍迷刚出院的时候,当时不少朋友都来问伍迷得了什么病,其实就是肛瘘(痔疮),爱吃辛辣或烧烤的朋友,实在是要当心,虽然不算什么大毛病,不过只要是病,都是痛苦了。健康很重要呀。


 

 音乐简介:《When a child is born》第一次听到这首歌,我已经就喜欢上了它。当时我的大脑里就有了夕阳西下时大海的浪潮飞舞和生命的诞生时人们的痛苦欢欣。宇宙创造了美妙的地球,再在地球上创造了生命,真的是一个伟大的奇迹。所以每当一个生命诞生时,一个新的奇迹就将开始。珍惜身体,其实就是尊重生命。

posted on 2007-04-25 17:36  伍迷  阅读(1727)  评论(5编辑  收藏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