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ron之无主题空间

皆主题,此谓无主题。
  博客园  :: 首页  :: 新随笔  :: 联系 :: 订阅 订阅  :: 管理

祝我的老师们节日快乐!

Posted on 2007-09-10 17:48  Aaron  阅读(612)  评论(1编辑  收藏  举报
 

今天教师节。

我的有些老师已经很多年没有联系了,更别说致以节日问候了。因此想在此为文一并以感怀之!提起老师,以下几个是我最先能闪现出来的(以时间为序):

(一)最了不起的鼓励:“你是很有潜力的!”

我的初一、初二班主任陈寿华老师。面相严厉,我很怕他,所以总是乖乖听话!

他是个很厉害的人,他教过我们代数、几何、英语,后来据说他还带过物理、化学。神奇的是,他的带的任何班级任何科目总是年级第一。初二的春天(应是1992年),我们班“五大科”4门年级第一,只有一门语文第二。于是我们班搞了一次旅游——连云港一日游。对于那时的乡下孩子来说,那可是了不起的好事。那次,我第一次看到山、第一次看到海、第一次看到火车。

他给我说的印象最深的话,是多次在班级面前说我:你是很有潜力的!说实话,我不知道“潜力”是什么东西,我就是在这样的懵懵懂懂的鼓励之下,从成绩平平到名列前茅。

(二)最像朋友的老师

我的初三班主任颜庭成老师。我不记得他教书的特点了,好像他不批评人。只记得我初三很快乐,我是个比较好的学生,他似乎总是对我充满信心。他会在很多同学面前跟我很亲密(像忘年交一样),比如过来拍我的肩膀,跟我边走边聊,让我倍儿有面子;甚至让我帮他写很多同学的毕业鉴定。

另外,他长得很像年轻时候的达式常,很帅。

(三)最让我感动的老师

我的高二、高三的英语老师顾建民老师。他是一位在我们那地区都比较有名望的英语老师,也是一位非常朴实、非常有责任心的老师。他让我很感动是因为他不像其他老师那样过于关注少部分同学(如家长打过关照或有特殊关系的);相反,倒是觉得我被他特意关照了(跟我有同感的一定还有很多)。他是唯一一个真正谈过心的高中老师,像父亲那样的。在填写高考志愿的时候,他也给了我很大的帮助。

(四)最有大师风范的老师

我的大学乏善可陈。但是我遇到的三位没有直接教过我课的老师给我至深印象:一位是老系主任莫安民老师,一位是当时的系主任罗四维老师,还有一位是女老师,我不知道姓名,因为只带了一次课。她是通控系的,研究网络技术的,据说在铁路通信领域是个权威。

有次,莫安民老师叫我们几个学生到他家里吃饭。我只记得两样菜:一个是油炸花生米,一个是炖鸡汤。他说他第一次做那么多饭,因为他爱人出国了(也是母校很有名望的一位老教授),怕做得不好。吃的时候,他开始说了:你们知道嘛,这个花生米啊,要冷油下锅,才不会糊。接着他跟我们说了为什么要冷油下锅的道理……。接着,吃鸡汤的时候,他从鸡汤里捞出了个纱布包,他说这是花椒。花椒打散了放汤里不好,很容易被咬到,麻辣辣的。他还说,这都是Y老师(即莫老的老伴,不记得怎么称呼了,大不敬)教他的。

近十年过去了,他让我至今仍记得的是他对甚至像“炸花生米”这样的小事的兴趣。他跟我们说“花生米要冷油下锅”时的认真程度一点不亚于在实验室和课堂。

还有罗四维老师和那位女老师(又大不敬了,领罪),他们给我印象深刻的事情有点异曲同工。

老师说,有段时间在路上的很多车后窗都贴着“磨合”两个字,他刚开始以为是个地名,后来知道不是……再后来,他问了很多人、研究才知道,那是指新车,尚在磨合期的意思。

另位老师问我们BP机(10年前很流行的通讯工具)的“BP”是什么意思?我们都不知道或者瞎猜。她说都不是!她说她也困惑了很久,后来她差了很多大辞典(朗文、大不列颠什么的),然后告诉我们她认为最正确的理解应该是什么(不好意思我忘了)。

这几个甚至不登大雅之堂的琐事,被我当成了“最有大师风范”的理由,定有人不以为然;也可能有人对他们的学究态度嗤之以鼻。可是,正是他们这种态度成就了他们的学术高峰,也正是这种态度给了毕身难忘的感触。

 

能让我想起的老师还有很多,难以一一感怀了!很感激所有我的老师,谢谢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