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中总结

19年疫情以来,改变了全世界。这个病毒怎么来的,大家都知道,反正不会是凭空产生。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可恶啊。

从一开始做墙头草,键盘侠,认为是武汉的同胞吃了蝙蝠。后来经历了很多反转,就像《三年A班》的网民一样,随波逐流,被人拿枪使。而如今呢,大多数人依然如此。比如前几天的王冰冰事件。网络实名制太有必要了。

说了大环境,再来说说个人。本来打算今年过年的时候再写一篇总结的,但是我好想现在写出来。

20年来杭州,20年12月份我的姐姐脑瘤复发,她也才30岁,走的时候31岁,多活了一年半。第一次脑瘤做手术挺成功的,但是也留下一点点可忽略的后遗症,就是右侧眼睛不如以前看的视角广了。几年过去,相安无事,我们都以为生活恢复平静,一家人马上就迎来幸福生活了。姐姐在国企,我在互联网,起码能够改善家里的生活了。可是,命运开玩笑,不是仅仅存在于影视剧里。12月份我第一时间到了我姐姐那里,那个时候,她因为头疼,一直是躺在床上。一开始还可以上厕所,后来没几天,就要人搀扶,左侧偏瘫了,脑瘤影响了运动神经。可是现在医院床位紧张,不能第一时间安排手术,这就又等了几天。还好主治医师抢到了一个床位,让我们过去,办理住院还要做核酸,那个时候做核酸还不是免费的,然后还要等结果,本来就着急,又因为疫情添乱。后来半夜做好了手术,没办法全部切除,只切除了百分之九十几,因为脑瘤是浸润性生长的,没有包膜。无法彻底切除。可想而知的,我姐姐的左侧手脚,还是不能动。人活着就可以,接下来的一年半里,我妈妈照顾她,督促她做康复训练。很多脑瘤患者一样,她变懒了,不爱动,也许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接下来就是恢复期,定期做放疗,定时吃化疗药。病人本来就胃虚弱,化疗药又很刺激,经常吃进去就吐出来。还好我妈妈在,每天给她做顺口的饭菜,人也一点一点精神起来了,手脚也恢复了一些。就这样,我们都以为过去了,我也打算好了,以后坐轮椅就坐轮椅,等我在长沙买个房子,就和我一起生活。谁知道,上海疫情爆发了。一时间整个上海都乱成了一锅粥,这可是一线城市,魔都,上海啊,竟然搞成这个样子。上海不好了,我姐姐的情况也随之变差,几次视频都没精打采的,说话也含糊不清了。家里也没有营养品了,更没有水果,手里的水果一个当四个吃。一个足不出户的脑瘤患者,居然还被要求推出门外,去排队做核酸。今年6月初,爸爸打来电话,说我姐姐日子不多了,我在想的是,怎么会这样。可想而知,脑瘤第二次复发,医生说,这次神仙难医了,就算再次推上手术台又如何?她已经痛苦了一年半了。我妈妈说,目前最大的问题是影响到了张嘴,吞咽功能,吃饭只能吃流食,并且吃一口,撒半口。她说话不清了,很多时候都不知道她说的是啥,我妈让她写下来,我妈说我姐姐写的是”想小弟“,我好伤心。没过两天,我姐姐走了。每次我饿的时候,都会想起我的姐姐,吃不下饭,她肯定很饿吧。

工作之后,和学妹在一起了。学妹脾气不好,经常网抑云我。过年的时候,和她妈妈打了电话,她的妈妈之前也有过脑出血,好了之后一直在家里,性格很好,像个孩子。她的性格像她爸爸,她的爸爸在她妈妈脑出血的后一天也脑出血,抢救无效走了。家里只剩下妈妈和外公,外公身体常年不好,家里的药堆满床。今年3月份的时候,外公身体不舒服,去了医院就没回来。家里做丧事的一天夜里,她的妈妈倒在了沙发不省人事,地上吐了好多血。送去医院,同样也没回来。很多遗憾,本来过年想让我去她家里的,可是我姐姐这边,也想我去。二者不可兼得。并且谁会想到她的外公和妈妈会出事,因为日常好好的,这么突然就走了。虽然和她妈妈没见过几次,但是我觉得她妈妈人很好,真的很遗憾。

 

在这个公司呢,工作生活都还可以,就是工资有点拉胯,时薪算下来血亏。推了一个同学,给的也实在没啥诚意。目前唯一的优势就是主管对我印象还不错,看后面能不能争取一下,毕竟我这个人肉干电池还有几年就要没人要了。

 

posted @ 2022-08-01 11:26  露娜妹  阅读(162)  评论(3编辑  收藏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