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码改变世界

泰国行敏捷培训第一天:欣赏式探询(Appreciative Inquiry)(上)

2012-09-09 13:23  菜阿彬  阅读(1655)  评论(0编辑  收藏  举报

  9月3号到9月7号,部门到泰国华欣offsite meeting。其中有两天是Daniel Teng给我们做的敏捷培训,很多人本以为培训就是老师讲,我们听,结果完全不是这样,那两天都是需要每个参与者积极参与,完全没有打酱油的机会。

  9月4号是敏捷培训的第一天,主题是欣赏式探询(Appreciative Inquiry),以下简称AI。

什么是AI

  传统上,当一个组织反省过去时,总是去总结出过去做的不好的地方,避免以后再犯。而AI反其道而行之,它聚焦在过去做的好的地方,继续强化。——这就是“欣赏式”的意思所在。(AI focuses on increasing what an organization does well rather than on eliminating what it does badly.)下图是一个对比:

  也许有人会有疑问:只聚焦好的东西,那不是文过饰非吗?答案是:我们不断强化那些做的好的地方,那么做的不好的东西自然就走开了。(When you do more of what works, the stuff that doesn't work goes away.

AI中的4D

  • DISCOVER: The identification of organizational processes that work well.
  • DREAM: The envisioning of processes that would work well in the future.
  • DESIGN: Planning and prioritizing processes that would work well.
  • DESTINY (or DELIVER): The implementation (execution) of the proposed design.

  上面是维基百科上的解释。下面会详细介绍Daniel帮我们Facilitate的这次AI。

Discover

  在第一个D里,我们两个人一组,分成若干组,每组的两个人用“互相访谈”的形式,谈谈自己在过去团队里经历过的一个“尖峰时刻”(the best moment)。这个moment必须非常具体,其次被访谈者要回答访谈者三个问题,访谈者负责用卡片记录:

  1. 在那个moment,你的感觉是什么?
  2. 你当时的角色是什么?
  3. 有哪些因素(factor)让你觉得那是“the best moment”

  

  为了让大家知道怎么做,开始之前我和Daniel Demo了一下,由Daniel采访我,我的回答是:

  • the best moment:在一个会议室,有一台电脑,有投影仪,所有developer坐在一起,我们用pair的方式,轮流做到电脑前,重构上个sprint刚刚完成的代码。
  • my feeling:成就感、professional。
  • my role:facilitator。
  • fators:1,对代码质量的在乎(Daniel又问为什么,我回答:人们花在“读代码”的时间远超“写代码”的时间,对代码质量的在乎可以显著减低IT部门的cost)。2,所有人Learn from each other。3,所有人有种sense of ownership。

  接下来的访谈很热烈:  

 

  访谈完毕,

  1. 我们得到20多张“尖峰时刻卡”(每人一张),然后所有人分成5组,每组5到6个人。
  2. 每个人向组里的人介绍他的被访谈者的“best moment”,然后每个组选出一张大家认为最有代表性的、最有意义的“尖峰时刻卡”。
  3. 每个组把选出来的“尖峰时刻”画出来。同时在画上注明这个“尖峰时刻”之所以为“尖峰时刻”所拥有的要素(factor)。
  4. 每个组把画贴在墙上,然后每个组轮流向所有人介绍这些画面。
  5. 介绍完毕,所有人用投票的方式选出top 3的factors。我记得得票最高的那个factor是:sharing and collaboration。

这些factor就是Discovery的Output。

Dream

  在这个D里,我们用上个D里发掘出来的Factors作为参考,用短剧的方式去表演一个我们梦想中的理想的场景。

  举个例子,我所在的组表演的短剧是:

  一年前的今天,老大对所有人说:十点前要发布最新的版本。这时我就出来准备,结果两个人扮演的bug跳出来,我对老大说:有些小bug需要修一下。结果我不断fix,bug也不断涌现,我手忙脚乱了。

  一年后的今天,老大仍旧说:十点前要发布。我举起一张卡说:Automation regression tests passed。第二个人举起一张卡说:Stage ready。第三个举起一张卡说:Live ready。搞定,老大很惬意地说:so easy!

插播:Appreciation

  两个D完毕,Daniel暂停了下AI,帮我们做了一个Appreciation。所有人围成一个圈,每个人用post-it写下因为某件事要感谢的某个人。一张卡写一件事。

  这个session以前Daniel帮我们做过,当时写完纸条后,每个人把“感谢卡”送给被感谢的人,然后每个人轮流读出自己收到的“感谢卡”。但问题是:有些没收到“感谢卡”的人,会觉得小尴尬。

  Daniel也觉得有时会有这个问题,所以这次我们把“感谢卡”丢在一个帽子里,然后抽出十张感谢卡,给这十个人(有重复)发了个小奖品。其它感谢卡封存,避免了可能的小尴尬。

  

  第二轮,每个人轮流发言,发言内容:1,因为某某事情感谢自己,这是required的。2,因为某某事情感谢某个人,这是Optional的,我估计这是因为有些“感谢卡”被封存了,在这里再给一个机会给说出来。

  轮到我时,我说的是:1,John,感谢你对代码质量的坚持。2,boss,感谢你的support(好像如此,忘了。)

  

  Daniel帮我们总结说:感谢的力量比指责/评论的力量大多了,如果你要别人继续做一件事,先感谢他。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