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老程序员创业札记:全文检索、数据挖掘、推荐引擎应用46

财务报表
这天吴言正在研究着他的销售脚本,对其中的某些场景还在进行斟酌,想要找到更好的途径和方法。这时,孙正东来到了吴言的身边。
“吴总,这是我刚出的运营数据报表,你看一下有没有什么问题?”孙正东说道。
吴言抬起头一看,孙正东拿着运营报表递了过来。孙正东的运营报表做得挺漂亮,抬头上还有商智网络的Logo,看得出孙正东对原始运营数据在Excel里又做了加工,显得很专业。
吴言接过报表看了起来,活跃用户分析、重复访问率、供应商分析、交易分析......,内容还很全,粗粗浏览了一遍,吴言说道:“挺好,显得很专业,我先看一下再说吧!”
“好的!基本内容我能想到的也就这些了,如果格式需要调整,您直接跟我说就行了!”孙正东说着。
“行!格式我看挺好的,辛苦了!”吴言由衷地说道。
“那您先看,我先回去了!”孙正东向吴言告辞了。
吴言仔细地看起孙正东给的报表来,确实,即使对吴言而言,看这样的报表,比直接从数据库中通过SQL语句费事地去查出相关数据要方便快捷多了,更何况对王文斌和梁秀娟他们这些不懂SQL的人来说,有了这些报表,确实可以随时掌握网站的运营情况了。想到这些,吴言心中还是满有成就感的,前一段时间自己和孙正东确实没有白忙活。
但是吴言看了这些报表,发现了一个比较严重的问题,就是当前虽然有很多代理的商家,按照王文斌的设想,应该会有销售业务产生,但是从报表来看,还没有从网站上产生任何一笔销售业务。这是怎么回事呢?现在网站的每天独立访问IP已经达到几千了,有时甚至可以达到上万,虽然可能有一些垃圾流量成分在里面,但是真实用户的成分还是不小的,因为自己并没有刻意去刷流量。但是为什么不能产生销售呢?
对于这个问题,吴言真是百思不得其解。如果不知道原因,怎么可能进行改进呢?没办法,吴言仔细研究起网站来,吴言通过一个普通用户登录进来,准备购买一种自己谈下来的代理产品,通过标签云,很容易地就找到了这个产品,然后是进入了商家列表页面,显然与自己合作的商家,排位还是比较靠后的,这是自然的,因为在开展这项业务之初,大家已经对不搞竞价排名达成了共识,难道位置因素真的这么重要吗?吴言虽然知道位置营销的重要性,但是这真的是唯一的原因吗?
噢,吴言又发现了一条,就是这些合作伙伴产品的价格很高,比京东、卓越上还高,怪不得,价格显然是最重要的因素之一,他们的价格不具有竞争力,显然很难卖出去了。
再换一个商品试试,吴言一连试了好几个商品,发现价格都处于平均水平之上,价格根本不具有竞争力,这样卖不出去就很正常了。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结果呢?显然厂家都是按销售量来定批发价格的,像京东、卓越等大型商城,他们走的量很大,所以他们拿到的价格肯定会低一些,同时由于他们的量大,所以他们还可以采用薄利多销的手段,这样看来,小的商家在社会化电子商务网站上,同样很难和京东、卓越这样的大型电子商城竞争了,王文斌这种与小型电子商务卖家合作开展电子商务的思路是否可以行得通就很成问题了。
吴言看着这些运营报表,渐渐对王文斌之前的业务模式产生了怀疑,这样做下去真的可以吗?不知道王文斌和梁秀娟看到这份网站运营报表后会有什么想法?
果然不出吴言所料,刚收到这份运营报告不久,吴言就收到了王文斌的邮件,邮件是转发的梁秀娟的邮件,应梁秀娟的要求,公司管理层要开一个会议对运营现状进行分析。
运营分析会参会者只有王文斌、梁秀娟和吴言,照常是在公司的会议室举行。会议首先由王文斌来发言:“相信各位已经看到了网站运营报表,这份报告从形式和内容上来说,还是相当不错的,辛苦吴总了!”
“哪里,哪里!”吴言谦虚着。
王文斌接着说道:“从这份运营报表里,我觉得还是有些好消息的,比如我们每日独立访问IP和注册用户数都有了较大的增长,同时与我们合作的商家也增加得很迅速,这说明我们前一段的工作是有成效的!”
虽然不能否认确实取得了一些进步,但是吴言觉得始终不能取得销售收入,是个大问题,这个问题不解决,其它的进展意义就不大了,虽然心里在这么想,但是吴言没有着急地发表自己的意见。
王文斌接着说道:“按照这种态势发展下去,只要与我们签约的商家足够多,迟早我们会产生非常可观的交易量,那么我们就可以通过提成方式实现盈利了,所以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加大加盟商家的开拓力度。大家觉得有什么问题吗?”
还要加大力度?关键是现在的方向正确吗?
想到这里,吴言忍不住说道:“我觉得我们前一段也开拓了不少加盟的商家了,但是这将近一个月的时间了,却没有产生一个销售行为,我大致分析了一下,与我们合作的商家,他们的价格普遍偏高,没有竞争力,同时他们的排名比较靠后,所以用户很难在我们的网站上选择购买他们的商品。”
王文斌听了吴言的话,点了点头,说道:“不错,确实存在你说的这个问题。但是这个问题不是绝对的,如果照你这么说,那其他卖家都活不下去了,只剩下京东、卓越就完了,但是事实上淘宝上很多小的卖家活的仍然很好,这需要我们来挖掘。这不是战略的问题,而是战术的问题!”
王文斌说得也有些道理,让吴言找不到可以反击的借口。
这时梁秀娟说话了:“其实现在王总想要引入的商业模式,刚刚实行了一个多月,现在下结论还为时尚早。但是赵总那边一直在关注,我们什么时侯可以实现正向现金流。他说了,要求一家成立不到一年的企业实现现金流为正不太现实,但是我们做了这么长时间,还没有实现正向现金流,这就比较危险了,这可能意味着我们提供的产品和服务不能被最终用户所接受,他希望我们认真思考一下。”
王文斌也点了点头,接着说道:“不错,上次见面的时侯,赵总也跟我说过同样的话。但是现在我觉得有一个问题,就是我所提出的商业模式,我们并没有全力以赴地来执行,在这点上我比较遗憾!”
“王总,其实我们都已经很配合来做了,比如我虽然是个销售门外汉,我还是不停地在寻找客户,而且还找到了几家加盟商家呢!其实我们真的已经尽了全力了!”吴言听了王文斌的话,感觉有些委屈,不禁说了起来。
“噢,我不是指这一点,我知道最近一段时间你也一直在忙销售的事情,真是很辛苦。我是指在财务方面,我想要引入全员销售的模式,可惜不能得到配合。”王文斌意有所指地说道。
“你是说我不配合你了?”梁秀娟问道。
“我不是这个意思,上次我跟赵总沟通过,一般企业CEO是对财务有最终决定权的,而在我们这里,我作为CEO却对财务没有决定权,这里面有很多事情很难做!”王文斌解释着。
梁秀娟听了王文斌的话,略微想了一下,说道:“那你有什么建议呢?”
“没有,我没有别的意思!”王文斌解释着,“我只是说一下现实的问题。”
王文斌停了停,接着说道:“比如前两天,钱安江他们就找过我,说他已经超额完成销售指标了,但是却没有得到应有的奖励,觉得很委屈。我跟他解释说现在公司财务方面还很困难,希望他能理解。但是钱安江说,不仅是他自己,赵启刚、张绍志、孙正东他们都觉得自己工资太低,做得事情太多,希望能够涨工资,他们都希望和我谈这个问题。我一时就无话可说了,因为我虽然是CEO,我却没有财务权,我又不能跟他们实话实说,这令我很为难。”
王文斌这段话说得看似很轻松,但是却让吴言吃惊不小,怎么钱安江、赵启刚、张绍志和孙正东集体要求涨工资?这可是当前公司所有的中层呀!这件事情如果处理不好,可是会出大事情的。吴言不禁担心起来。
梁秀娟听了王文斌的话,陷入了沉思中,半晌之后,说道:“他们真的是这样说的吗?”
“不信我们可以把他们叫进来确认一下!”王文斌觉得梁秀娟不相信他的话,感到有些气愤。
“那倒不用了!”梁秀娟淡淡地说道:“今天虽然赵总没来,但是我们几个也可以算是一个小型的股东大会了,主要的股东都在这儿,所以我们可以做出一些决议了。”
吴言同时被梁秀娟的这句话吓了一跳,难道梁秀娟不满王文斌想要夺走她的财务权,想用表决的方式来确认自己的权务权,甚至通过这种方式逼走王文斌?那赵海波会答应吗?前一段她还劝自己呢,现在轮到她时她怎么就不能也看开点呢?如果要表决,自己该支持谁呢?吴言不禁犹豫起来。
梁秀娟接着说道:“王总刚才说得很有道理,确实如果CEO没有财务权会有很多问题,我觉得我可以交出财务权,但是王总也需要给我们全体股东一个承诺,在业绩方面可以达到一个什么指标,这样才能让我们全体股东放心!”
原来如此,梁秀娟并没有选择鱼死网破的方式,这让吴言一颗悬着的心又放进了肚里。
“是这样,如果我可以有财务权,我可以实现在一个月内现金流为正,在三个月内实现正向现金流。”王文斌说得很有保握,显然是早有准备的。
不过,王文斌怎么会有这么大的把握呢?同时,吴言也很奇怪,梁秀娟怎么会这么容易就放弃了财务权呢?吴言对他们两个人都有些看不懂。
“好,那我们把这次会议的内容写一个备忘录,抄送给赵总,一会我会把财务章给你拿过去,另外还有当初和赵总定下的财务制度,我们一个月以后来看执行的效果吧!”梁秀娟很干脆地说着。
可能梁秀娟认为王文斌没有一个月内实现正向现金流的能力,所以才这么有底气,她应该是以退为进的策略,让王文斌先试一下,等到他达不到指标时,梁秀娟就可以顺理成章地收回财务权了,这个方法确实比硬碰硬地斗争好多了,吴言这样想着。
“不着急,不着急!”王文斌说着。
“还是快点好,正好这个月快结束了,下个月就看你的了!”梁秀娟说着。
这次会议以吴言没想到的方式结束了,梁秀娟果然在会后把财务章交给了王文斌。
梁秀娟交完财务章之后,就要去清北上课去了。
吴言这时对梁秀娟说道:“正巧我也要到中关村办点事儿,你捎我一段吧!”
梁秀娟略一迟疑,然后说道:“好吧!那就快点出发吧!”
两个人一起走到梁秀娟的车旁,梁秀娟的车是一辆银白色的朗逸,吴言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上。
梁秀娟一边打火一边问道:“你去哪?我把你放在哪最合适呢?”
“嗯,你就把我放在清华西门吧!”吴言其实根本没有去中关村的意思,只是想跟梁秀娟聊几句,因为她刚被王文斌把财务权要过去,想安慰她几句,所以随便说了一个地点。
梁秀娟点了点头,说道:“你去中关村什么事儿呀?”
“嗯......”吴言一时想不起来说什么了。
“你是专门想坐我的车跟我说话吧!”梁秀娟肯定地说着。
被梁秀娟一下子就看了出来,吴言有些不好意思,只好承认了,说道:“你怎么看出来的?”
“你那点儿心思都写在脸上,谁看不出来呀!”梁秀娟说着。
“是吗?我倒没觉得。”吴言不好意思地说道。
“对了,今天你为什么那么容易就放弃了财务权呢?如果你不是那快就答应王文斌,我肯定会支持你的!”吴言直接进入了正题。
“你没看出来,王文斌为这事儿已经算计了很长时间了,他先跟赵海波告状财务不支持他,然后又鼓动钱安江带头,领着赵启刚他们集体要求加薪,明显就是在逼宫嘛!”梁秀娟一边开着车,一边说着。
这些吴言虽然不知道内幕,但是也可以猜出来一些。
“但是,如果是这样,你就更不应该这么轻易地就放弃财务权了。他这么想要财务权,肯定有问题!”吴言有些气愤地说着。
“也不一定,我觉得可以先让他试一下,他今天不是定了很高的目标吗?先看他有没有本事达到了,如果他能达到,说明他有本事,那么把事情做成了,大家都可以得到更大的好处。如果他做不成,那么他也就死心了。”梁秀娟说着。
果然不出吴言所料,梁秀娟确实是采用了以退为住的策略。
“那你觉得他完成的可能性大吗?”吴言很关心地问道。
“你说呢?”梁秀娟没有回答,反问起吴言来。
“我觉得他肯定做不到,主营业务收入方面,他在一个月内实现正向现金流几乎不可能,三个月实现正向现金流也不太可能,要知道在现在的情况下,实现每月十几万的利润绝对不可能。”吴言很有把握地说着。
“你说得很对,我也是这么想的。”梁秀娟说着。
“那王文斌为什么还要这么做呢?”吴言显得很不解。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到时侯就知道了。”梁秀娟平静地说着。
“对了,你也别过车瘾了,在哪下车方便呀?”梁秀娟问道。
“那就在前边的过街天桥停车吧!”吴言指着不远处的过街天桥说道。
吴言从梁秀娟的车上走了下来,知道梁秀娟没有什么情绪,吴言就放心了。
之后的一个月过得出奇地平静,梁秀娟还是照常过来上班,好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样,只是分别找了赵启刚、张绍志和孙正东谈了话,然后就是给行政、人事、财务开了一次会,强调了安保措施问题。
王文斌这边的动作也不大,只是经常和财务人员加班,加盟商家的增长速度明显放缓了,同时也依然没见有什么销售业务发生,真不明白王文斌怎样完成他的任务。
可是事情突然出现了戏剧性的变化,就在这个月快结束时,突然有用户购买了几十万的加盟商家的产品,这一下子凭空多出来了几十万的正向现金流,在吴言看来简直就像变魔术一样,真是太神奇了。
虽然吴言很佩服王文斌的能力,把这样不可能的任务都完成了,但是说心里话,吴言还是希望梁秀娟能掌握财务权,但是现在王文斌居然把指标完成了,而且完成的很漂亮,梁秀娟想要再要回财务权就很难了。
带着这样的心情,趁人不注意,吴言走进了梁秀娟的办公室,然后立刻就把门随手带上了。
梁秀娟正在看着财务报表,看吴言很神秘地走进来,问道:“什么事儿?”
“你看到刚发的财务报表了吗?”吴言问道。
“正在看!”梁秀娟说着。
“王文斌真的实现了一个月实现正向现金流,而且是几十万的业务!”吴言不无惊讶地说道。
梁秀娟点了点头,说道:“我也没想到!”
“不过他在最后几天才实现的销售,而且数额那么大,我总觉得有些问题。”吴言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
“我也这么觉得,不过从资产负债表、利润表、现金流量表上看不出有任何问题。”梁秀娟颇有点无奈地说道。
梁秀娟的话倒是提醒了吴言,吴言说道:“他会不会是通过会计欺诈的行为来实现的呢?”
梁秀娟拍了一下桌子,说道:“对,我也是这么想的,不过就是没有把握,不太清楚他到底是通过什么手段做到的,而且在财务报表上看不出问题来。如果没有什么确实的把握,咱们也不好提出查账的要求。”
吴言点了点头,说道:“确实如此,如果是引入了三方的关联交易,就很难通过原始凭证查出问题来。”吴言由于以前给自己做过小型财务系统,对各种会计准则还是比较了解的。
此刻两个人基本可以肯定王文斌肯定采用了会计欺诈手段,但是却苦于无法找到证据。
忽然吴言想到了什么,兴奋地说道:“对了,我们可以看一下发生交易的商家,看看有什么规律。”
吴言一边说着,一边抢过梁秀娟的笔记本,麻利的打开后台数据库,通过SQL查询出所有发生了交易的商家,同时列出了这些商家的加盟入期以及销售人员,很快吴言和梁秀娟就发现了规律,他们都是钱安江找到的,而且都是第一批加盟的,这说明这批商家和他们的关系肯定非同一般。
吴言指着其中的一家说道:“比如这家吧,从咱们网站上售出的商品,在他们自己的商城中也会被计算到已售商品中,咱们来看一下。”
吴言接着打开了那家商家自己的商城,一边操作一边说着:“先找到在咱们网站上销售的商品,你看已售数量是......,一共售出5件,再来看咱们网站的销售数据量,啊,光从咱们网站就销售出了八件,你看,这怎么可能呢?”
吴言终于找到了证据,显得很兴奋。
梁秀娟也看到了这点,奇怪地说道:“那他们怎么做到的平账呢?”
吴言也觉得很奇怪,难道王文斌他们伪造了原始会计凭证?这不太可能,因为从自己网站的日志来看,确实是向商家发出了购买请求,这表明购买行为确实已经发生了,但是眼前的现象又怎么解释呢?
“噢!”吴言恍然大悟,兴奋地说道:“是退货,他们一定是在咱们网站上订了货,然后直接调用的退货接口,就把货给退了,这样咱们网站上显示购买了这么多的商品,但是商家那里由于购买的又都退了货,所以销售数量比我们的还少。”
“嗯,你说得很有道理!”梁秀娟对吴言的推理很认同。
“原来为了调试程序方便,对商家接口程序都写了日志,而且据我所知,为了便于对账,现在还在写日志,这应该可以从日志中看出来!”吴言兴奋地说着。
吴言一边说,一边打开了日志文件,日志文件很大,内容也很复杂,显然一时半会看不出什么名堂。
梁秀娟不免有些失望,喃喃地说道:“这怎么可能找得出来呢!”
“没关系,我先存下来,晚上我再慢慢找!”吴言一边说着,一边把日志文件下载下来,然后通过邮件形式发送到了自己的邮箱。
这时,系统来了一条提示信息,是王文斌发送的邮件。
在梁秀娟的建议下,吴言打开了邮件,是王文斌发送给梁秀娟和自己的邮件。邮件的大意是要在明天召开管理层会议,讨论一下财务报表的问题。王文斌的动作还挺快,吴言似乎看到了王文斌觉得自己已经掌握了财务权时的得意神情。先别高兴得太早了,吴言心中暗暗地想着。
吴言这时起身和梁秀娟告辞了,他要专心研究一下系统日志,找出王文斌作弊的线索,看来今晚又要加班了。
吴言带着笔记本回到家里,开始慢慢地找了起来。首先按照时间范围,将发生销售业务时间段的日志找出来,再找出IP地址是合作商家的日志,最后是查找是否有退货接口的调用。
随着搜索的范围越来越小,吴言的心情也越来越紧张,心渐渐地悬到了噪子眼,生怕自己辛苦一晚,什么蛛丝马迹都找不到。
哈哈,就在这里,吴言终于找到的退货接口的调用,显然是通过程序直接调用的,果然没有通过前台界面,吴言兴奋得从椅子上跳了起来,由于用力过大,把椅子都带倒了,在寂静地深夜,椅子重重地倒在地上的声音特别刺耳,吴言这才意识到,赶紧把椅子扶起来,这才注意到,现在已经是凌晨三点多钟了。
不过此刻的吴言一点睡意都没有,给梁秀娟发了封短信,然后就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等着天亮,好去参加那个管理层大会。
敬请期待下集:管理层大会

posted on 2011-10-14 12:04 最老程序员闫涛 阅读(...) 评论(...) 编辑 收藏

导航

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