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 1, comments - 0, trackbacks - 46, articles - 0

导航

公告

置顶随笔

摘要: 一个偶然的机会,在朋友的酒会上,结识了某某民政局(下面都称呼MZJ)内某某处的一个小领导(下面都称呼他),推杯换盏后,他感叹说:手头有个项目非常棘手,只有一个多月时间就要验收,但承包方由于种种原因未能把项目按质按量的提交版本,最麻烦的是,由于承包方的团队成员不稳定,导致系统结构混乱,承包方已经没有能力控制这个项目,已经到了流产的边缘。 由于这个项目的承包方是经他的手,推荐过来的,如果说这个项目最后不能通过局里面的验收,最坏的结局是他本人要受处分,他的直接领导也要跟着沾点光。 后来我跟他说:我们的团队可以试一下,但不保证能百分百的开发出来。他没有办法,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他告诉我,前期...阅读全文

posted @ 2013-07-05 00:29 一尘 阅读(293) 评论(0) 编辑

2013年7月5日

摘要: 一个偶然的机会,在朋友的酒会上,结识了某某民政局(下面都称呼MZJ)内某某处的一个小领导(下面都称呼他),推杯换盏后,他感叹说:手头有个项目非常棘手,只有一个多月时间就要验收,但承包方由于种种原因未能把项目按质按量的提交版本,最麻烦的是,由于承包方的团队成员不稳定,导致系统结构混乱,承包方已经没有能力控制这个项目,已经到了流产的边缘。 由于这个项目的承包方是经他的手,推荐过来的,如果说这个项目最后不能通过局里面的验收,最坏的结局是他本人要受处分,他的直接领导也要跟着沾点光。 后来我跟他说:我们的团队可以试一下,但不保证能百分百的开发出来。他没有办法,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他告诉我,前期...阅读全文

posted @ 2013-07-05 00:29 一尘 阅读(293) 评论(0)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