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您的阅读,此博客的文章都是原著,转载请您保留相关链接,谢谢!

出身在二三线城市软件工作者的悲哀

      去年在家过年,家里还是老模样,父母和亲戚朋友问得最多的是,外面工作怎么样,打算什么时候回来工作?第一个问题好回答,这第二个问题却一直困扰着我,如何能回去呢?为了能找到一些思路,过完年来,我特地加了几个类似的QQ群,还在网上找了些提出同样问题的论坛,发现很多和我类似的人都有这样的想法,大家都是在二三线城市读书、成长,从在二三线城市最底层的工作做起,不断学习、努力、任劳任怨直到真正步入正轨。

      随着时间的积累,工作能力也不断的提高,工作上的事都能应付自如,但遗憾的是我们能力不断得到增长时,公司业务却没啥增长,也就意味着我们的薪水“永远”只能原地踏步,虽几经努力向上头反映自己N长时间没加薪了,好点的上司可能考虑给你加一两百,更多的是无动于衷(也不能怪他们,公司盈利能力有限啊);我们暂且忍了,但是最让我们忍受不了的是在公司基本干的都是重复的事,一个网站做完,下一个网站来了,并且都是些超级简单的网站,毫无技术含量,你想有点创新都难,技术能力很难得到提高,这时我们不得不思考我们的未来,思考在此种条件下我们如何实现自己大学时期的梦想(每个人可能都不同,但是我们当初选择学计算机这个专业时,或多或少认为这是份体面的工作,起码能让我们衣食无忧吧),越思考就越觉得没希望,于是我们在看不到希望,内心强力不满,怀抱着对一线城市软件公司大、软件技术发展迅速的美好想象,同时在自己年轻啥都不怕的”冲动“下,毅然决然的选择了离开这座城市,背上行囊来到了一线大城市,心目中的天堂。

     刚来到一线城市,发现最不同的是生活节奏不自觉的变快了,早上7点多起床,坐1、2小时地铁去上班,晚上8点多才能回到自己的小窝,突然发现一天的时间竟然过得如此的快;还有一个最大的感触就是这边的软件技术真的很牛,而且牛人很多,自己和他们的差距很大,为了让自己跟上他们的脚步,于是乎我们除了吃饭、睡觉、上班之外,其他时间都花在学习上,床头的书越垒越高,熬夜的时间也多起来;从此后我们没有了在老家工作时的悠闲自得,每天都忙的像头牛,但是我们从来不觉得累,因为我们内心越来越充实。

    时间一晃,不知不觉中,几年的光阴就过去了,我们也成了公司里面的核心力量,个人能力和待遇方面也得到了很大的提高;虽然现在比较稳定,但是随着年龄的增加我们的负担也开始来了,要考虑讨老婆、生孩子,最重要的是还得安个家;一线城市的动辄几百万的房价对我们这些打工仔来说真是遥不可及,并且在这边也没有亲人,总有种漂泊的感觉,于是我们还是想能到家乡去安个家;如果在老家买房子安家,肯定得回去工作啊,但是面对家乡呼呼直涨的房价,杯水车薪的工资(可能回去是我们现在工资的1/3、1/4或者更少),落后好几年的软件技术,零星点点的软件公司,居高不下的物价水平,试问我们如何才能回得去呢?

    我们来到一线城市,忍受着对家人的思恋,忍受着独自一人的孤独,忍受着群居不到十平米的狭小空间,忍受着房东“乡下人”的看待,忍受着不断高涨的房租、物价,忍受着把自己最好的青春时光奉献给我们的国际大都市而换来当地人“房价这么高都是你们外地人造成的”的指骂,忍受着春运时排队一天却买不到一张站票最终只能高价购买黄牛票的无奈,忍受着每天泡面+盒饭、口味根本不合并且无法按时吃饭的生活,忍受着同样交五险一金和税但却不能享受和当地人一样待遇的现实……;一句话,我们像小强一样的活着。

     即便如此,我们换来了什么呢?换来的是北京外地人不能买房,一千万套廉租房没我们的份,不断被剥削的工资(高物价、高房租、高税收、高车费),孤独单调的生活,对家人对父母的歉疚,宅男宅女的特征(单身越来越多,相亲节目越来越多),还增加了些许被社会剥夺的筹码(我们的收入提高,就是筹码)。

    我们为什么如此惨呢?是因为我们没有马睿菈一夜八万的身材,没有进农村信用社30万年薪、春节加班6万的单位,没有当官的老爸,更没有富二代的福气吗?但是,这些我们都不强求啊,我们只祈求能有个安定的家,家里有一份安心的工作,能多照应白发日渐增多的父母(父母在,不远游),但是,这个都难,很难。

    何时能回家工作?现在只能借用古人问过我们的话“把酒问青天”!

posted @ 2011-04-16 13:26 飞洋过海 阅读(...) 评论(...) 编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