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你特么什么意思?就事论事,你搞地域歧视什么意思?到底是特么谁小心眼?” 林萧几乎是用最大的音量,朝着程刚办公室里吼出了这句话,或许是由于心中过于气愤,林萧不自觉的连脏话都出来了。 如此过了约莫几秒钟,办公室里传来了程刚略显心虚的声音,“我没有地域歧视,你不要瞎说。” 林萧此刻显然是已经豁出去了,反 阅读全文
posted @ 2020-08-10 22:35 左潇龙 阅读(358) 评论(2) 推荐(0)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