涛声依旧

          

  

 

前记:吴军老师写过《数学之美》这本书,用艺术的形式讲述了统计学,让文科生都能看得懂。能把深刻的道理用艺术的形式讲出来,已经很了不起了。这个世界上无所谓肤浅与深刻,没有肤浅就不会衬托出你的深刻。真正的高手从来不避讳肤浅。目前nlp这么火热,它本身就是一门艺术。人类自从诞生起,就具备了学习能力,记忆能力以及语义联想能力。人和机器相比,在语义理解上一个显著的特征是具备更加丰富和灵活的联想能力,并且具备很强的逻辑推理。往往是先在感知层面初步体会,比如听到一首歌曲的时候,会联想起一幅幅美好的画面,而后会进行理性的分析,推此及彼,进行更加丰富的语义关联。机器如果做到这一步必须依靠知识图谱。理科生在业余时间多读文学作品并适当创作是有好处的,即可以放松又可以优化大脑。我在反复听《涛声依旧》这首歌的时候,起初会联想起一个羁旅人乘坐小船面对江枫渔火时惆怅的画面,进而又会想起《枫桥夜泊》这首诗,然后想起张继,再进一步分析张继所处的时代背景。最后又与涛声依旧的创作背景进行对比,发现一个共同的关键词:社会转型。于是理解了两个作者的内心状态,文思泉涌,写下了这篇文章。本文先回顾了中国历史的变迁,从宏观层面展现历史的沧桑,然后逐步过渡到特定时代下的人物内心,最后联想到涛声依旧的时代背景。整个创作过程是十分享受的,是一次对知识和思绪的梳理。什么时候机器的认知推理联想能力达到这种程度,我想离真正的AI已经不远了。目前认知推理还很初级,需要继续努力!

正文:

    夏商与西周,东周分两段。

    春秋和战国,一统秦两汉。

    三分魏蜀吴,两晋前后延。

    南北朝并立,隋唐五代传。

    宋元明清后,王朝至此完。

 

翻开历史的画卷,以时间为第一坐标,空间为第二坐标,繁荣程度为第三坐标,展现在我们眼前的是一幅三维立体画面,一个拥有三个坐标的坐标系线性空间。图中的每个点依次连接起来形成一条曲线。在这条曲线中,我们会发现有一个转折点:横坐标是公元755年,纵坐标是位于中国西北的西安。这个点过后,中国经济文化中心再也没有回到过西北,从此中国逐渐开始走向封闭,直到1979年后又开始逐步敞开大门。中国的历史似乎处在循环之中,最有力的证据莫属国民的心态和生活感受了。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就是梦回唐朝!

唐朝是中国封建社会的顶峰,从贞观之治到开元盛世延续了一百多年。研究唐朝历史会发现,有一条主线索贯穿始终,那就是大明宫。整个唐朝的命运全都映射在大明宫上,它不仅是皇权的象征,更是整个唐朝命运的载体。然而大明宫只是明线索,按照因果关系推理,会发现玄武门之变是唐朝命运的推手。整个唐朝命运由玄武门之变开启,又由玄武门之变结束。玄武门之变直接变导致了大明宫的诞生,一个面积4倍于故宫的超级豪华宫殿。大明宫建造之初,伐木声响彻山谷,好几十万名工匠参与了建造,地基高于地面差不多6层楼高。据说宫殿的设计者极有可 能是世代工匠的阎立本,至李治执政时建造完毕。至此以后,历代皇帝都住在大明宫,接待外国使臣也都在此。但是武则天死后,由于李显和李旦无能,她的孙子李隆基效仿了李世民,又一次在玄武门发动了政变,接下来开创了开元盛世。755年之前,唐朝一直都处于盛世,直到安禄山和史思宁发动了内战,争夺国家统治权。这场持续了8年的内乱,使唐朝迅速衰落。紧接着李隆基的儿子取代了老子,呵呵。李氏家族的人基本上都受到了玄武门之变的影响。后期的唐朝腐败到何种程度?有3个大臣都想到富庶的州做官,争执不下,皇上竟然让3个人赌球,胜者去富庶的州做官,这就是著名的一球赌三川!

 

大明宫的3次销毁,基本象征着帝国的陨落。张养浩的“兴,百姓苦,亡,百姓苦”的确是中国历史最好的写照。黄巢的农民起义军难掩愤怒的情绪,对大明宫焚烧抢夺,这个耗费了大量民脂民膏的宫殿,第二次遭受破坏。由此可以推断出,古代的繁荣是建立在劳民伤财的基础上的,是不得人心的,是没有人权的。

然而,一个时代的变迁,必然也会引起国民心态的变化。

在盛世时期,上至天子,下至普通百姓,心态都是开放的。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物质丰富了必然会带动文化的繁荣。从初唐四杰再到盛唐的大家,唐朝的诗歌达到了历史空前繁荣。这个时候的诗歌基本上都是浪漫的,描写爱情的,或者描写大好河山的。长安回望绣成堆,山顶千门次第开。云想霓裳花想容……我想美丽的中国梦莫过于此了,呵呵。到了晚唐,社会衰败,战乱不断,最有代表的人物莫属杜甫和白居易了。车辚辚,马潇潇,行人弓箭各在腰。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卖炭翁,伐薪烧炭南山中,两鬓苍苍十指黑……可怜身上衣正单,心忧炭贱愿天寒。盛世时期的人,享受国运,而乱世时期的人连活着都不容易。

但是,最痛苦的莫过于夹在两者之间的人,那是内心的煎熬和彷徨,尤其是经历由盛转衰的落差。

不管由盛转衰也好,由弱小走向繁荣也罢,处于社会转型期的人们,心态是最复杂的。这种挣扎,怀旧,失落甚至还还不如卖炭翁。经历了安史之乱后,社会急转直下,宦官专权,藩镇割据,天宝危机,唐朝大势已去!至此本篇文章的第一个主人公该出场了。"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我想这种情景交融的高度默契,再也找不出第二首了。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不眠人。作者面对此种情景,充满了惆怅,不得志,正在处于沉思之中,忽然被远处寒山寺传来的钟声打破了。于是灵感触发,写下了这个千古绝句。一千多年前,羁旅人张继独自一人乘坐小船路过寒山寺,仕途的不如意,安史之乱后的社会再也没有了盛世时期的活力,社会处于由盛到衰的转折,张继的内心一定是彷徨的,忧郁的。此时的文人,不可能有黄巢那种"他年我若为青帝,报与桃花一处开"的抱负,因为社会还没有到崩溃边缘,也不可能有李白那种"贵妃捧墨力士脱靴"的桀骜不驯,只能随着时代慢慢消磨,无所作为。这种痛苦是老天对张继最大的惩罚。寒山寺还是原来的寒山寺,只可惜此时的唐朝已非彼时的唐朝。写到这里,忽然想到晏殊的"一曲新词酒一杯,去年天气旧亭台。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物是人非,悲从心来,此时的文人难逃时代的枷锁。

回到现代。目前中国正在野心勃勃地实现复兴的愿望,处于社会转型时期的人,又何尝不是如此。

中国历史的曲线如今又一次发生了转折,从1979年开始,国民心态和经济开始变得开放起来。中国版的工业革命拉开帷幕。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转型时期的社会历来都是如此。90年代是传统文化和新文化碰撞最激烈的时代,是改革开放摸索,失误,各种体制争论喋喋不休的年代。本篇文章的第二个主人公陈小奇在读了张继的《枫桥夜泊》后有感而发,创作了涛声依旧这首歌。处于夹缝中的陈小奇很显然与张继十分相似。怀旧?彷徨?失落?过去的时代就好像自己的恋人一样,由于种种原因不能走到一起,被迫分手,又有点儿舍不得。新的总得要来,但是并不清楚新的东西到底是什么,惆怅是在所难免的。这种藕断丝连割舍不掉又不得不放弃的痛苦,完全反应在了歌词之中。久违的你,是否还保存着那张笑脸,许多年以后能不能接受彼此的改变。月落乌啼,总是千年的风霜,涛声依旧,不见当初的夜晚。今天的你我,怎样重复昨天的故事。这一张旧船票,能否登上你的客船?物是人非,眼前的景致已经不是当初的了。改革开放带来的巨大冲击,让处于社会转型期的人们心态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而10年前一直延续至今的高房价又何尝不是一次大的冲击?90后的佛系就是目前社会的真实写照。

希望若干年后,不会有人再记得涛声依旧这首歌。

带走一盏渔火,让它温暖我的双眼。留下一段真情,让它停泊在枫桥边。无助的我,已经疏远了那份情感。许多年以后却发觉,又回到你面前。留连的钟声,还在敲打我的无眠。尘封的日子,始终不会是一片云烟。久违的你,一定还保存着那张笑脸。许多年以后能不能,接受彼此的改变。月落乌啼,总是千年的风霜,涛声依旧,不见当初的夜晚,今天的自我,怎样重复昨天的故事,这一张旧船票,能否登上你的客船。

2018年6月9日于北京

 

posted @ 2018-06-10 18:09  佟学强  阅读(...)  评论(...编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