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明史》系列—随便写写

  小时候,语文课本上鲁迅的“吃人的礼教”,历史课本上“打倒孔家店”的口号,让我一直以来都视以儒家为代表的封建思想如洪水猛兽,未敢接近。这两年,偶然的机会,接触了点《道德经》,看了点于丹讲论语,了解了些阳明心学,才发现,中华文化竟是这样的博大精深,自己竟然被骗了这么多年。仔细想想,也只能怪自己愚蠢,一种统治了中国几千年的思想,怎么可能会没料?若真如他们批判的那样,它又怎么可能活到近现代?别人可以不懂得批判地接受,自己却不能不懂小马过河。

  该从何处说起呢?还是搭乘时空机,回到那个百家争鸣的时代先吧。西周末年,由于周幽王那个情圣,为博褒姒一笑,玩儿烽火戏诸侯玩儿过了头,差点没把江山给丢掉。虽然周天子的天下最终是保住了,但西周元气已大伤,从此礼崩乐坏,战乱不断。为了建立新的社会秩序,治国安民,当时的士阶层,也就是知识分子,创立了各种救国治国学说,奔走呼号,这就是百家争鸣。

  在这百家中,最具代表性,也最为我们耳熟能详的有6家:儒家、道家、法家、墨家、名家和阴阳家。名家差不多是哲学领域的,其最典型的事迹就是关于白马非马的辩论;阴阳家,拿来算卦还可以……;用于治国,这两家可以直接排除了。剩下的四家,大家都比较熟悉了,可以各用一个字来概括:儒家是文士、道家是隐士、法家是谋士、墨家是武士。墨家虽然在当时影响力也比较大,但其思想体系里面,形而下者多,形而上者少,有点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感觉,所以注定是走不远的。法家弃人治、要法治,表面看来是很具进步色彩的,但其法律过于严酷,只适合打天下,不适合坐天下。很多人错把法家思想同我们现在所说的以法治国相提并论,惋惜中国在古时未能走上依法治国的正确道路。其实不需要遗憾,那不是依法治国,因为衡量以法治国的标准是法律是否是为民众服务的,是否是凌驾于所有人之上的。而在当时,法律只对臣民有效,君主是在法之外、法之上的。所谓的进步,也不过是从西周时的刑不上大夫变成刑不上君王罢了。道家,作为哲学,它比儒家更为高深,但作为政治学,它那种不尚贤、与民休息的无为思想只适合小国寡民式的政治模式,与大一统的中国国情是不符的。最后,只剩下儒家了,你骂它也好,恨它也罢,但却不能不看到,它是几代君王在比较了百家思想后做出的选择,它是几大主流思想在诸侯国甚至朝代的运作中唯一存活下来的。历史不是没有给其它各家机会,但它们不是自己销声匿迹了,就是带着国家一起灭亡了。历史选择儒家,是有其必然性的。

  战国时期,七雄争霸,各诸侯国都想打败其它国家,一统天下。最终秦国依靠商殃的变法强大起来,逐渐灭了其它六国,直至秦始皇时,统一了天下。秦始皇看到是法家让秦国强大起来的,便极力推崇法家,打击其它尤其是儒家。在秦朝,儒与法进行了残酷的较量,人尽皆知的焚书坑儒,就是儒家在这场较量中败下阵来并被严厉打击的最好例证。吕不韦的死,也很可能是因为在治国思想上坚持儒家,与秦始皇发生了冲突。可惜秦始皇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他只看到了法家可以打天下,却看到它不能治天下。严刑酷法,只能作为战时法律,也只能作为暂时法律,天下太平了,还长久推行严刑酷法,秦帝国的短命,也就在所难免了。

  秦亡汉立,汉初统治者怕重蹈秦的覆辙,采用了黄老之术,与民休息,休养生息,在经历了秦的残暴和秦汉之交的战乱之后,这样的政策无疑是正确的。但生产一旦发展起来,有了剩余物质,清心寡欲的黄老之术便显得不合时宜了。当是时,儒家又被搬了出来。汉武帝采纳了董仲舒的建议,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其实准确点说,应该是吸纳百家,彰显儒家。跟近现代的意识形态控制不同,汉武帝并不是不允许其它思想的存在,只是把各家思想融合起来,形成一套更适合治国的理论体系,作为官方意识形态。在这套理论体系中,儒家是主导,其次是法家(阳儒阴法),除此之外,还有道家、阴阳家等。

  至此,中国的官方思想就这么定下来了。虽然它没有那么的尽善尽美,虽然它的三纲五常也害了不少人,虽然它约略显得有些迂腐,但它却维护了社会秩序,让每个人都能找到自己的定位,让偌大一个国家在交通、信息都不发达的古代能够行之有序、正常运转;它给了人们信仰和追求,让人找到人生的目标,找到心灵的慰藉。虽然它不完美,但是你却找不到更好更合适的思想工具来取代它;虽然它不完美,那也不能因为一点瑕疵就全盘否定,毕竟它已经给了我们那么多。

  对于中国古代的知识分子,从孔孟、老庄,到普通的士,我都是怀着景仰的眼光看他们的。同是知识分子,他们跟我们不同,他们以天下为己任,奔走呼号,他们可以为了信仰赴汤蹈火,为了气节宁死不屈。可我们呢?连信仰都没有,追求的只是物质的富足。当然,这跟社会大环境有关,这不全是我们的错,可是,作为寒窗苦读十多年的知识分子,或曰教育的牺牲品,不该有自己独到的见解和看法吗,不该有独立思考的能力吗?可我们依然是人云亦云,随波逐流。人说有房有车是成功的象征,我们就都去追求房和车;人说公务员油水足,我们便挤破了头去争那一两个名额,虽然很多人根本就不知道那职位是干什么的。在劳心劳神地追求这些的时候,你真的开心吗?这些真是你想要的,真是生活不可或缺的吗?还是,所有的努力,只是为了满足虚荣心,只是为了达到别人眼中的成功?物质的追求是永无止境的,也只有在你得到它的一刹那,是欣喜的,之后,便又复归平淡了。只有内心的富足和平静,只有心灵的快乐才是最重要的。很遗憾,我们这么大个知识分子群,没能做舆论的向导,却做了舆论的牺牲品。

  我从不以作为一个现代人而感到自豪,现代科技是发达了,可那都是从人家西方引进的,我们自己创造的又有多少呢?在五千年的历史长河中,我们这段,应该算是加速度最慢的。精神领域一片空白,推翻了旧的儒家思想,新的西方思想又只知道个皮毛而已,在这青黄不接的灰色地带里,我们浮躁、肤浅,没有信仰,没有原则,更没有气节,有的只是物欲横流的拜金主义、享乐主义,还有那没有思考、没有想法的随波逐流。物质领域,虽说跟着欧美科技革命的步伐,也算上来了,可却是以牺牲环境、透支未来为代价的。若有一天,我真能穿越到古代,我会很悲催地告诉我们的古代朋友:对不起,我们几千年的文明就毁在我们这一代手里了。呃……,怎么就说到这儿了,打住,本不想发牢骚的……原本是想写儒法之争的,写着写着就跑题了,算了,既然跑了,那就随便写写吧。。

2011.12.7

posted @ 2014-06-14 18:50  lilac(雪青)  阅读(...)  评论(...编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