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行》读后感:白夜行走,暗中羁绊

一、关于此书

   白夜行

  《白夜行》是日本作家东野圭吾的代表作,该小说于1997年1月至1999年1月间连载于期刊,单行本1999年8月在日本发行。故事围绕着一对有着不同寻常情愫的小学生展开。1973年,大阪的一栋废弃建筑内发现了一具男尸,此后19年,嫌疑人之女雪穗与被害者之子桐原亮司走上截然不同的人生道路,一个跻身上流社会,一个却在底层游走,而他们身边的人,却接二连三地离奇死去,警察经过19年的艰苦追踪,终于使真相大白。

  小说将无望却坚守的凄凉爱情和执著而缜密的冷静推理完美结合,被众多东饭视作东野圭吾作品中的无冕之王,被称为东野笔下最绝望的念想、最悲恸的守望,出版之后引起巨大轰动,使东野圭吾成为天王级作家。2006年,小说被改编成同名电视连续剧,一举囊括第48届日剧学院赏四项大奖。

 东野圭吾,日本著名作家。1958年生于大阪。1985年,以第31届江户川乱步奖获奖作品《放学后》出道,开始扬名立万。20年作品逾60部,几乎囊括日本所有大奖。

二、时间线梳理

1973年 桐原亮司11岁小学5年级,西本雪穗11岁小学5年级(故事开始) 
  10月 桐原洋介死亡 
  11月 寺崎忠夫死亡
  12月 笹垣润三发现破旧大楼门的疑点
  同年 松浦离开桐原当铺
1974年 桐原亮司12岁小学6年级,西本雪穗12岁小学6年级
  5月22日16点 西本文代被发现死亡
  笹垣润三开始对西本雪穗产生怀疑
1975年 桐原亮司13岁初中1年级,西本雪穗13岁初中1年级(被唐泽礼子收养,改名为唐泽唐泽)
1977年 桐原亮司15岁初中3年级,唐泽雪穗15岁初中3年纪
  夏季 藤村都子事件发生
  同年 亮司离开桐原当铺
1979年 桐原亮司17岁高中2年级,唐泽雪穗17岁高中2年级
  6月 亮司与园村友彦结识
  7月9日 夕子意外死亡
  7月9日20点 友彦找到亮司商量对策
  7月9日21点 亮司开始解决夕子事件,雪穗接到电话
  7月9日22点 雪穗被补习老师中道正晴发现接电话后偷偷出门
  7月10日14点 夕子尸体被发现
  7月12日 警方开始调查友彦
  7月17日 夕子丈夫找到友彦
  8月12日 亮司开始创办“无限企划”
1980年 桐原亮司18岁高中毕业(毕业后离家出走),唐泽雪穗18岁高中毕业
1981年 桐原亮司19岁,唐泽雪穗19岁大学1年级
  4月10日 开学,雪穗和江利子加入社交舞团 
  4月24日 雪穗与亮司见面,莜冢带江利子去美容院 
  4月28号 雪穗接触到社交舞社的银行卡
  5月12日 社交舞团银行卡被取走十二万
  5月14日 江利子事件发生
  5月22日 筱冢接到要求付款电话
  5月25日 社交舞团银行卡被取走十三万
1982年 桐原亮司20岁,唐泽雪穗20岁大学2年级,高宫城被分配到东西电装东京总公司专利部(应该是实习),友彦 
打工时认识女友弘惠
  3月12日 友彦冒充女性使用假银行卡取钱
  3月13日 奈美江被亮司和友彦藏在酒店中
  3月16日 奈美江死亡
1983年 桐原亮司21岁,唐泽雪穗21岁(向高宫城谎称自己怀孕)
1984年 桐原亮司22岁(开始经营个人电脑商店MUGEN,Memorix公司成立),唐泽雪穗22岁
1985年 桐原亮司23岁,高宫雪穗23岁大学毕业(与高宫城结婚,改名为高宫雪穗)
  7月 高宫城感觉到自己电话被监听
  10月 高宫城与三泽千都留相识,高宫城与雪穗结婚
  12月 亮司在自己的个人电脑商店遇到松浦,准备盗版《超级马里奥兄弟》
  雪穗开始进入股票市场
  12月31日 《超级马里奥兄弟》盗版失败,亮司将个人电脑商店托付给有彦后再无联系
1986年 桐原亮司24岁(化名为秋吉雄一进入Memorix公司担任主任研发员),高宫雪穗24岁
  6月 雪穗与高宫城第一次吵架,雪穗声称除了基金以为的所有股票全部脱手,实际上并没有
  9月 雪穗开始进入服装业,开设精品店“R&Y”
1987年 桐原亮司25岁,高宫雪穗25岁,高宫城成为南青山店房东
  2月 高宫城所在的东西电装东京总公司专家系统遭到复制
1988年 桐原亮司26岁,唐泽雪穗26岁(与高宫城离婚,改回原来的名字)
  4月初 亮司调查三泽千都留到老鹰高尔夫球场
  4月11日 高宫城所在的东西电装东京总公司发现专家系统被盗,今枝当时所属的东京综合研究公司受到委托前往调查
  4月23日 高宫城再次遇到三泽千都留,之后双方一直见面
  7月13日 雪穗与高宫城再次吵架,高宫城酒醉误伤雪穗(应该是酒里面被下药)
  7月14日 雪穗前往意大利出差
  7月15日 高宫城与三泽千都留婚外情正式开始
  7月23日 雪穗回到日本
  8月 雪穗与高宫城离婚(离婚的时间是猜测的,我估计这个计划应该不会拖太久)
1989年 桐原亮司27岁,唐泽雪穗27岁,今枝直巳开设侦探事务所
1991年 桐原亮司29岁,唐泽雪穗29岁
  4月 亮司开始跟踪观察药剂师栗原典子
  5月 今枝与高宫城在老鹰高尔夫球场相遇
  亮司与典子相识,不久后开始同居 
  6月27日 莜冢委托今枝调查唐泽雪穗
  7月 今枝对唐泽雪穗展开全面调查
  亮司从Memorix公司离职
  8月中旬 今枝的临时助手菅原绘里遭到窃听
  笹垣润三找到今枝,今枝得知秋吉雄一就是桐原亮司
  今枝从典子处得到氰化钾
  8月20日 今枝中毒死亡
  9月上旬 雪穗养母唐泽礼子蛛网膜出血在大坂住院
  笹垣找到莜冢
  9月18日 亮司与典子前往大坂 
  9月19日 唐泽礼子死亡
  9月20日 莜冢到达大坂参加唐泽礼子葬礼
  10月以后 筱冢药品的内部资料遭到泄露
1992年 桐原亮司30岁,莜冢雪穗30岁(与莜冢康晴结婚,改姓莜冢)
  春季 美佳第一次见到雪穗
  9月前2周 亮司离开典子
  9月 典子找到今枝事务所(此时事务所由绘里照看)请求调查亮司下落
  莜冢从“筱冢药品”调理至“SH油脂”
  10月10日 莜冢康晴与唐泽雪穗结婚
  11月 笹垣找到莜冢成一,将所有的事都一一说明
  笹垣找到典子询问亮司下落
  莜冢美佳事件发生
  12月中旬 笹垣与莜冢成一找到莜冢康晴,说明雪穗往事,并查出筱冢药品的内部资料泄露是亮司所为
  从大坂带回来的盆栽里面发现了松浦的眼睛片
  笹垣再次拜访桐原弥生子,解开很多心结
  12月31日 “R&Y”大坂店开业
  桐原亮司死亡(1962-1992,享年30岁,故事结束)

总结:写人心之凉薄,人性之扭曲。太凉。人物多且丰满,结构复杂却清晰。无怪乎人称此书是东野作品中的无冕之王。

三、白夜行走,暗中羁绊

  书中的两个最重要的人物:雪穗和桐原。

  (1)西本雪穗

  对雪穗来说,雪穗的童年是没有光的,她独自在黑夜里徘徊,直到认识了亮司。与亮司在图书馆里一起读书剪纸成了她所有的慰藉。

  我的天空里没有太阳,总是黑夜,但并不暗,因为有东西代替了太阳。虽然没有太阳那么明亮,但对我来说已经足够。凭借着这份光,我便能把黑夜当成白天。你明白吗?我从来就没有太阳,所以不怕失去。

  也可能正是儿时的阴影,让雪穗扭曲的认识到了“夺取”灵魂的方式-强暴。但我更喜欢另一个词-征服。对雪穗有不利影响的女性都运用此法征服了她们,藤村都子,川岛江利子,莜冢美佳。在经历了对女性最残酷的遭遇后,她们的意识心灵已经被夺去,只有对雪穗深深的依赖。

  总体来说,雪穗,一个自小被黑暗吞噬的孩子,即使长大在完美光鲜的外表下仍然藏有无比阴暗卑劣的内心。在作者笔下,仅从外貌与行为描写来看,她真的是一个完美的无可挑剔的女子,但最后真相的展开给读者一种强烈的完美与缺陷的反差。雪穗缺少的太多太多,她的身体只是一个空壳,里面早就被“恶魔”掏空,留下了无底黑暗。

  (2)桐原亮司

  亮司和雪穗的童年类似,但显然要比雪穗好太多。父亲是个恋童的变态,不知什么时候开始窥见母亲与店员之间发生的丑态。在图书馆遇到的雪穗,是他的天使,同样也是他的光。不知道亮司看到死在刀下的父亲和被侵犯的雪穗后是什么感想,一种悲凉,一种痛心,一种恐惧,一种歉疚。自此,她们两人的命运被彻底的连在了一起,彼此成为彼此的光,互相依靠,彼此保护着依偎在一起,就像两只受伤的小动物,舔吮着伤口。

  我想亮司对雪穗是有歉意的。毕竟是自己的父亲让雪穗的身体受到玷污。另外,亮司是喜欢雪穗的,但并不是爱,仅仅是一种扭曲的喜欢。正是因为这种感情,亮司为雪穗付出了一切,为了雪穗达成目的而迫害同学,创建无限企划赚钱也是为了雪穗积攒股票本金,开店。

  亮司的人生就是在白夜中行走。他只能生活在阴影中,他抬头望去,是雪穗的身形,那是光从另一面找到雪穗身上,在身体轮廓上形成的,他看到的雪穗只是一个光保围的身形,里面是一片漆黑,也只有他才能看到雪穗的真面貌。

  在本书结局,亮司纵身一跳,他的死让雪穗彻底摆脱了警方对她的侦查,自此,亮司用他的死成就了一个完整黑暗,没有一丝光的雪穗。当雪穗看到他的尸体时,我相信一定是有悲伤的,但也是有了一定的心理准备。“她一次也没有回头”正是这句话让无数人对雪穗批判。然而,真的,如果她回头了,哪怕是有一丝动摇表于言行,那它就不是西本雪穗了。这不是坚强,是雪穗明白,自己唯一的那道光也消失了,从此只剩自己在无边黑暗的夜里行走。她的内心封闭了,她的灵魂黑透了。她无暇对亮司表达什么,只能一直的走下去,却看不到前方有什么。

总结:枪虾和虾虎鱼,雪穗从不以真面目示人,而亮司却永远在通风管中爬行。最近一部反贪题材的电视剧《人民的名义》中有一对CP特别像这本书里的两位主角桐原亮司和西本雪穗,他们是祁同伟和高小琴,也是在黑暗世界里互相取暖的一对。

这两对,共生的愿望却是一致的。雪穗和亮司在遥远的彼此守护,只能在背包的RK字母,和东野的字里行间,看得出一丝联系。而祁和高,一个是公安厅长,一个是民营女企业家,看似没有交集的生命轨迹里,却时刻照拂对方,有一个共同的孩子,尽管依然上不得台面,只能由妹妹在香港抚养。

所有的梦境都会碎裂,祁同伟和高小琴的结局和《白夜行》一样,冰冷到让人窒息,但我们却并不觉得陌生,因为这就是现实。

 

posted @ 2017-05-18 00:32 Edison Chou 阅读(...) 评论(...) 编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