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者富贵而名灭,不可胜记,唯倜傥非常之人称焉。故西伯拘而演《周易》,屈原放逐,乃赋《离骚》。文人雅士一次次的谱写着千古绝唱,而我亦不能免俗,也要附庸风雅,写一部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的经典之作。 于是,历时一年,呕心沥血,结合自身3年来从事App领域的一线实战经验,写下这洋洋洒洒三百多页十几万字。初稿完成后,杜勇帮我介绍了机械工业出版社的吴怡老师,促成了这本书的出版。临近出版之际,约到了周鸿祎和刘江、屠毅敏等人的序言,为本书增色不少。 Read More
posted @ 2015-10-26 22:03 包建强 Views(15308) Comments(49) Diggs(14) Ed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