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老程序员创业札记:全文检索、数据挖掘、推荐引擎应用38

股权分配
第二天一大早,梁秀娟就来到了吴言的办公室,两个人约定要谈好股权分配和按照赵海波的意图制定一下公司的章程,今天看起来梁秀娟的心情还不错。
两个人在吴言的办公室坐下之后,梁秀娟首先问吴言:“你对这次融资的感觉怎么样?”
吴言想了想说道:“我觉得简直有些不可思议,如果按赵海波出两百万只占20%的股份算,那咱们网站的估值就达到了一千万,太不可思议了!”
梁秀娟接着吴言的话题说道:“确实如此,不过咱们有十万注册用户,而且是真实的注册用户,通常如果按照注册用户来估值的话,我昨天查了一下,每个注册用户最高可以估到四百多。”
“每个注册用户能估到那么多?”吴言觉得太不可思议了,忍不住插了一句。
“千真万确,Facebook现在估值是500亿美金,现在他有6亿多用户,平均每个用户的价值就是80多美金,换算成人民币不就是400多吗!”梁秀娟很有把握的说着。
“不过Facebook的市盈率太高了,达到了25倍!”梁秀娟感慨地说着。
“对了,你们一直提市盈率,这到底代表什么呀?”吴言有些不好意思的问着。
“这你都不知道?”梁秀娟显得有点儿吃惊,接着说道:“看来你除了搞计算机对别的什么都不关心,市盈率就是拿股票价格除以每股盈利,说白了,就是上市公司拿盈利来还股东的钱,需要多少年才能还清,比如Facebook的市盈率是25,就表示需要25年才能还清。”
“噢!你解释得真清楚,我以前也看过,不过讲得很复杂,没太明白,经过你一解释,现在就清楚了。不过我发现你自从上了清北的MBA,真的好像变成另外一个人了,进步神速呀!”吴言由衷地说着。
“是吗?”梁秀娟脸上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神情。
“如果这样看来,赵海波是按每个注册用户100块的价格来算的,虽然有些高,但是也能说得过去。昨天我就在一直想赵海波为什么会给我们那么高的估值,后来回去查了一下,才发现也在合理的区间。”梁秀娟接着分析着。
吴言点了点头,说道:“看来你还真细心,我就没想到这一点!好了,咱们先来看看赵总给咱们留的作业吧!咱们讨论一下股权分配和工资问题吧!”
梁秀娟说道:“就按昨天我说的来吧,有什么问题吗?”
吴言坚持着说道:“我觉得还是按照实际出资来吧,这样你占24%,我占36%,你的钱来的也不容易!”
话刚一说出口,吴言就觉得有些不恰当,可是已经说出去了,也收不回来了。
好在梁秀娟好像并没有特别在意,语气坚定地说道:“其实你不知道,资金是有时间成本的,我在项目基本成功的情况下进入,不像你那样需要承担那么大的风险,我的建议对我来说已经是非常优厚了,我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好了,别在讨论这个问题了,就这么定吧!”
“其实我觉得这个项目你的贡献比我大,所以你应该多占一点!”吴言发自肺腑地说道。
“好了,这以后再说吧!你看看咱们的工资怎么定?你有什么意见?”梁秀娟适时的把话题岔开了。
“我觉得为了对投资人负责,我们最好只领基本生活费。你看呢?”吴言征求着梁秀娟的意见。
“我也是这个意思,不过,现在北京生活成本这么高,适当多一点吧!咱们就开每月五千吧!”梁秀娟建议着。
“好的!”吴言点头表求赞同。
“下面就是公司章程的问题,你考虑了吗?”梁秀娟问道。
“我已经草拟好了,就是按照公司法的样本,加上了赵总说的意思,就是红色的部分!”吴言一边说着,一边指给梁秀娟看。
梁秀娟把笔记本搬到跟前,仔细地读了起来。
吴言不解地问道:“真不知道赵总到底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要咱们俩个人必须一个人退出呢?”
“如果不退出一个,那不就变成你一家说了算了吗?那样他作为投资人不就等于被绑架了吗?这还用问!”梁秀娟一边恨恨地说着,一边狠狠地看了吴言一眼。
“是这样啊!赵总那天只说股权纠纷的事,我也觉得这跟股权纠纷没太大关系呀!”吴言这样说着,但是始终感觉这个条款有些不舒服,但是也不好说是为什么。
在仔细看完吴言的公司章程之后,梁秀娟说道:“好了,就这样吧!赶快把这个发给赵海波吧!”
于是吴言把股东出资协议和修改后的公司章程发到了赵海波的邮箱中。
两个人的效率很高,三下五除二,就把今天最主要的任务给完成了。下面就剩下张绍志的问题了。
梁秀娟主动问吴言:“那个张绍志的问题你准备怎么处理?”
吴言想了想说道:“我觉得他水平不错,负责系统研发工作肯定没问题,就是待遇问题上我现在还没太想清楚。之前跟他的沟通是给他一部分股份,适当低一些的工资。”
梁秀娟点了点头,说道:“我相信你对他技术能力的判断,可以把他作为核心员工看待。我建议给他三个档让他来选择,第一档是开每月一万八,不给股份,但是有期权,第二档是每月一万五,给1.5%的股份,第三档是每月一万,给3%的股份,让他来选。你看怎么样?”
“我原则上同意,不过,是不是在股份方面给得少了一些?”吴言问道。
“已经很多了,别忘了,咱们已经获得天使投资了,如果到了A轮融资,即使外聘的CEO也不见得能够获得超过2%的股份!”梁秀娟回答道。
确实,吴言还始终没有把自己的想法转变过来,确实现在这个项目估值已经过到千万级了,梁秀娟说得很有道理,这时股份已经切切实实变成最昂贵的东西了。
“这个你来跟张绍志谈,不过别提咱们已经拿到天使投资的事情,因为确实现在还没完全搞定,我倾向于给第一档,工资再多一些都可以,如果我们可以获得后续投资的话,可以给他的工资翻一倍。”梁秀娟向吴言提出了自己的意见。
“好的!”吴言这次痛快地答应着。
如果是以前,吴言肯定会提出异议,觉得应该给张绍志更多一些,但是最近梁秀娟的各种办事能力使吴言特别佩服,所以这次他心悦诚服地准备照办了。
忙完了这一切,吴言无限感慨地说道:“以前没发现,你真是个办公司的奇才呀!”
“别瞎扯了,我也是第一次干,都是摸索着来!”梁秀娟也很轻松地回答着。
“对了,你们男人是不是为了成功,什么都愿意做呀!”梁秀娟也有些责难的口气问着。
“没有呀,我们也是很讲原则的呀!”吴言辩解着。
“原来陈永强在做大区销售经理的时侯,就经常带着我去见客户,让我装成他的小秘,让人觉得他很成功,而且出手豪爽,就这样连蒙带骗地签了很多单子。”梁秀娟略带着恨意地说着。
原来是这样,看来小A做得是有些过份,吴言心中暗想着。
“永强做得是有些过份,不过,这些都是过去的事情了,毕竟还是好人多嘛!”吴言劝解着。
“好人多吗?我觉得你也是在利用我!”梁秀娟忽然来了这么一句。
“我......”吴言惊讶得嘴都合不上了,半晌才接着说道:“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呢?”
“不是你一直让我去找投资吗?”梁秀娟反问道。
“是,不过不是你自己提出来的吗?而且你也是最适合做这件事情呀!”吴言充满委屈在说着。
“是,我是适合,可是你把我看成什么呢?”梁秀娟追问着。
“我......,我一直把你当成合作伙伴呀!”不过吴言说这句话时有些不理直气壮。
“那赵海波提出咱们俩个关系的条款时,你为什么不说话?”梁秀娟还在追问着。
“我,我不知道你的想法,我怎么说呀!而且你不是当时就发表了你的意见吗?”吴言反驳着。
“你自己就没有什么意见?”梁秀娟不相信地问着。
“我......”吴言感觉无话可说了。
“怎么样?没话说了吧!”梁秀娟冷冷地说着。
“我明白了,那我现在就跟赵总说,就说我改变主意了,觉得不能接受他的附加条款!”吴言显得少有的干脆,立即拿起电话,从通信录里找到了赵海波的电话,拨了起来。
“你明白什么了!”梁秀娟一边说着,一边抢下吴言的电话。
“你不是对这个条款有意见吗?”吴言问道。
“谁说的,我对那个条款没意见!”梁秀娟肯定地说着。
“那你刚才说的那些话?”吴言真的有些不解了。
“我的意思是你最好对这些条款也没意见!”梁秀娟说道。
“我,我听你的意见!”吴言说道。
“那你自己的意见呢?”梁秀娟又问道。
“我的意见......”吴言一时还真难说清楚。
“好了,我一会儿还得回去上课,你有意见就说出来,别说听我的!”梁秀娟说着,拿起随身的包,起身告辞了。
屋里只剩下吴言一个人,不明白梁秀娟刚才一番话到底是什么意思。是告诉自己她那天说的就是真实想法,要自己不要有非份之想呢?还是说她当时说的话是言不由衷,希望得到自己的回应呢?想不明白到底她是什么意思。不过自己对梁秀娟到底是什么态度呢?吴言现在也说不清。
好在梁秀娟自从那次说过之后,就再也没有提起过这件事。
接下来,吴言按照梁秀娟的想法,约谈了张绍志。果然,张绍志接受了梁秀娟的第一档方案,就是月薪一万八,外加期权的方案,看来他虽然想创业,但是还是希望先得到看得见的利益。
一周之后,赵海波承诺的投资款也到账了,然后吴言就忙着验资、名称核准、公司注册、税务登记等等手续,在这期间,吴言还负责寻找新的IDC机房,购置服务器、安装软件、系统迁移、负载均衡等工作,而梁秀娟负责在上地国际创业园租到了两百平米的办公室,对新办公室进行装修,招聘行政、人事、财务人员、市场、运营人员,由张绍志协助招聘研发人员和测试人员,经过三个多月紧张的筹备,新公司终于可以正式挂牌运营了。
新办公室一进门是一个前台,从前台转过来之后,是一个大厅,可坐八个人,目前市场和运营人员坐在这里。旁边是一个小隔间,行政、人事、财务的三名同事坐在里面。再往里走是一个大了单间,是会议室兼接待室。大厅的另一侧,前边的一个单间是研发和质量保障部门,里面可以坐六个人,再往里是两个小隔间,分别是吴言和梁秀娟的办公室。这已经完全是一个正规公司的架式了,吴言感到非常满意。
在人员配置方面,前台、行政目前是一个人,人事、财务各有一个人,市场部和运营部各一个人,研发部四个人,质量保证部一个人,总共算下来,一共有十个人。吴言负责研发、质量保证和运营部门,梁秀娟负责行政、人事、财务和市场部门,公司架构也基本确定下来了。
在梁秀娟的主持下,公司的第一次全体员工大会在公司的会议室召开了。
“各位同事,大家好!咱们公司是一家新公司,这是咱们的第一次全体员工大会。下面请咱们的CEO吴总来给大家讲话。”梁秀娟来了个开场白。
吴言在大家的掌声中走到了会议桌前,开始说起来:“各位同事,大家好!我首先介绍一下商智网络这家公司,商智网络主要专注于社会化电子商务,也叫比较购物、个性化推荐购物或社交商务,这块是继团购之后电子商务领域又一个热点,绝对会出现类似Groupon这样大公司。正如刚才梁总所说的,我们现在还是一家新公司,而且是一家小公司,但是我相信经过大家的努力,我们可以成为像Groupon那样的大公司,上市公司,甚至是五百强公司。”
员工们又一次给吴言鼓了掌,不过,吴言觉得这并不是出于他们内心的掌声。
“我们大家今天走到一起来,都有着各自的梦想,我觉得商智网络这个平台,最大的功能就是成为实现大家梦想的平台。我先说一下我的梦想,我首先是想把商智网络做成一个大公司,同时,我也想让在座的各位,至少可以在北京实现买房买车的梦想,目前北京的房价这么高,这个不太好实现,不过,我相信,通过大家的努力一定能在三五年内实现的!”
吴言把第一次给员工开会时的话又说了一遍,这也是他的心里话。吴言的这番话得到了员工热烈的掌声。在一年之前,吴言说这句话的时侯,员工肯定还以为是空谈,而现在还是吴言,说的还是同样的话,确可以引起员工的共鸣,看来人所处的平台真的很重要。
“一会梁总会向大家介绍公司的五险一金以及福利方面的情况,这部分内容是与大家息息相关的,有建见大家可以随时提出来,公司目前虽然刚刚得到一笔投资,但是目前还处于比较艰苦的时期,但是我向大家保证,公司即使再困难,也不会在大家的薪酬福利上打折扣。”吴言向大家保证着。
这一次,大家又给了吴言热烈的掌声。
吴言还是没有像惯常的老总那样,一方面描绘公司美好的未来,一方面要求员工积极主动地工作,因为吴言觉得还是应该说一些与员工切身利益相关的东西,自己也做过员工,那些大而空的东西,员工们早已经有审美疲劳了。
“好了,我不浪费大家的时间了,下面就请梁总给大家介绍一下关于公司制度和薪酬福利的内容吧!”吴言以这句话作为自己讲话的结束语。
接下来就是梁秀娟向大家介绍公司各项规章制度、薪酬福利了,梁秀娟讲得条理很清楚,中间不停地有人在问这问那,看得出,员工们对这些还是非常关心的。
开完员工大会,梁秀娟跟着吴言走进了吴言的办公室,不无感慨地说道:“看不出来,你还挺能讲的!”
“是吗?只是说些心里话罢了!”吴言谦虚地说着。
“对了,咱们得准备一下,请赵海波到公司来参观一下!”梁秀娟提醒着。
“你说得对,那你就安排一下吧!”吴言回答着。
赵海波可是个大忙人,约了好几次,都临时有事没有来成,这次终于可以成行了。
吴言和梁秀娟从楼下把赵海波接了上来,一进公司的大门,赵海波看着新装修的办公室,连连说:“不错,不错!看来你们搞得还挺正规嘛!”
“就是你们俩的办公室有点小!”赵海波在看到吴言和梁秀娟的办公室时这样说着。
“主要是为了节省些成本,留下地方可以多坐些员工!”梁秀娟回答着。
赵海波看了一圈,最后一起来到会议室,三个人坐了下来。
赵海波首先开口说道:“你们搞得很不错,希望你们也能把业务在短时间搞上去。”
“一定,一定!”吴言向赵海波保证着。
“行!你们先搞,有需要帮忙的就跟我说,我还有点事儿,就先回去了!”赵海波说着,就起身告辞了。
吴言和梁秀娟把赵海波一直送到楼下,直到赵海波开上车,驶出了国际创业园的停车场才回来。
终于一切都搞定了,下面的任务就是怎样把业务做起来了,这件事说起来容易,真正做起来可难度不小,怎么开始做呢?这成为困扰吴言和梁秀娟的一大问题。
敬请期待下集:磨合

posted on 2011-09-29 12:00 最老程序员闫涛 阅读(...) 评论(...) 编辑 收藏

导航

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