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程序员的自白(浅水淹人)

他曾说过,他是一个不断思考的人,但却不懂得如何去思考。这都是事实,因为他已经深深地感受和体会到他自身各种处事的心态控制着他身体上每一个细胞的内分泌、每一滴血液的流动和每一个情绪的起伏。处理一个家庭琐事,他可以;接受朋友的一个小小请求,他乐意;解决一个工作事务,他肯定没问题;当这些事情接踵而来的时候,无论水有多浅,他都能把自己给淹了。

他沉思的时候,会想到“减法”

他曾经提到过这个“减法”,但我相信他对减法的真正理解还只是停留在数理化的层面上,有些事他可以拒接、有些人他可以避免,有些欲望他可以控制,但我认为这都是减法的肤浅理解,甚至是错误的理解。通过同时对其他人的一些观察和分析,这种错误的理解还较为普遍,各种“退而求其次”之后并不理想的状态足以证明这种错误的理解将会衍生成一种“逃避”。

人天生害怕不确定性,从德鲁克的《新社会》中可以看出,群众面对“技术发展”所带来的不确定性竟然可以促使工人大范围通过破坏设备来抵制社会的进步和发展。这种“自然而然”的事情在“潜在人性”的放大下竟然会有如此“不以为然”的一面。作为目前只剩下“变化”的“后现代社会”,已经普遍被人类接受并深知“不进则退”的道理,这可能算是人类思想的一大进步了。但是,就算各种“学习”的盛行,终究还是无法掩饰思想的总体“落后”以及社会还大量存在这种“逆向”情绪的事实,只不过,这种情绪的显性化会显得自身的“落后”而努力掩盖而已。

 他面对“改变”的时候,会情绪起伏

 

以上提到存在的“大量”当然也包含了他,他不缺乏阅读和思考,但“道理学了一大堆却过不好一生”可能形容的也却却是他。面的一些突发计划的改变,他会存在一些情绪上的不稳定,不过现在比以前好多了,可能他也意识到自身的问题。他甚至有一次在努力压抑住情绪过后竟然上网查起了“为什么女人在经期期间会脾气暴躁”这个问题,他可能试图从中找出自己情绪起伏的诱因。其实这也并非不是一个好办法,至少让他知道了女人经期期间会引发内分泌失调的情况而引起情绪不稳定的一大因素,所以他也会联想到了自身不稳定的心态影响着自身各种细胞的分泌而导致了这个结果,这就回到我开始对他的一些列观察的结果。这也许就是比较重要的原因之一,在所有医生的叮嘱中,“心态”往往放在了第一位,例如“放宽心情”,这可是一剂最便宜而且最有效的药物。“心态”最可怕的是“事与愿违”,就像他所面对的突发改变。归根到底,还是因为他的“成熟度”不够,让他自身的“潜意识”很轻易地就看得见的范围内预估了未来情节的“美好”,从而给了自己一种期望值,如果最后的情节“不按常理”出牌,就会把这种“挑拨”外挂到别人身上,触发了自己的“底线”,归根到底,还是他的各种处事心态不正而环环相扣的结果。

 他反问了我:怎样才能“成熟”

如果我再用“高度”二字打发他就会有失我这个“旁观者”的身份,我拿他自己的场景举例了一番。我让他思考了为什么他要研发分而治之的微服务框架,并他让说出了在管理上职能分工的目的,他告诉我说在团队协作中,同一件事情,处于模糊边界的叫“繁杂事务”,分工明确的叫“专业职能”,给一件事情明确的定位和划分就可以带来“不可想象”的总体效能提升,软件架构同样如此。他的这番解释,其实说明他已经触碰到他当下问题的答案,只是他并没有换位思考而已。他已经意识到了管理者的价值所在,他切换到管理者思维之后把以前工作所遇到的问题逐一解决、淡化甚至不复存在。放到个人层面,道理大同小异,未经思考的思考叫“感(qing)性(xu)”,对思考有了一定的顶层认知的叫“理性”,哪怕一个层次提升的思考主导,换来的可是大局和沉稳,没有一个高层次的思(mu)想(biao)进行统一引导,我们的“潜意识”会介入默认主导,主导着我们去恐惧、焦虑、自责和逃避,这些都是我们尚未进化的内在思想。这种细想会主导我们思考各种悲观,让我们永远活在“以后就好了”的未来而导致自己永远过得都不好。所以我想真正的“减法”不是去主动舍弃或逃避,更多是让各种“琐碎”和“情绪”在一个正确的统一思想或目标之下慢慢地淡化和消失。用人话解释,那就是这些事在我面前都不是事,前提是赶紧找一个哪怕比这些“琐事”高一个层次的定位或目标,提高各种处事情绪的底线。而且一个非常重要的事实是:“退而求其次”之后的事情一点都不会减少,甚至还会误导自己浪费了解决原来问题的时间而欠下更多的“时间债务”。在事情面前往往一句看似不起眼的“还好”和“哪有那么简单”就能分辨出人与人之间的巨大差异。 

posted @ 2018-08-15 09:55 wc的一些事一些情 阅读(...) 评论(...) 编辑 收藏